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杨靖宇:一肚子棉絮和树皮仍打鬼子

2017-05-25解放军报刘洪林

  


  1 黑的雪

  激烈的枪声终于停下来,喳呼呼冲上山的日本警佐西谷和日伪军惊呆了——

  顽强抵抗的那个高大汉子,半倚着大树,紧握在手里的考尔特式手枪垂在胸前,胸膛和手腕上还淌着血,鲜血洇透了衣服,在冰冷刺骨的雪天里散发着热气。糊在脸膛上的冰霜,掩不住一双圆睁睁的眼睛……

  “警佐,打死了!真的打死了!”

  西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命令:“立即报告岸谷厅长,击毙匪首杨靖宇!”

  “警佐,警佐!”一日本兵叫喊着,从高大汉子身上搜出一个磨得溜光锃亮的东西跑过来。

  伪军队长李道善凑上前,惊叫:“魔笛儿!魔笛儿!”

  “八嘎!什么魔笛儿?”西谷接过那个叫魔笛儿的东西, 眼珠子直转。

  2 “梳篦子”

  1939年的冬天嘎嘎冷。

  日本关东军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消灭杨靖宇。10多万日伪军围山、封路,进行“梳篦式”的“拉网”“讨伐”。

  风雪中,杨靖宇率领队伍与敌艰苦周旋。这天,鬼子的飞机又在头顶上盘旋,撒下传单,警卫员黄生发拾起一张递过去,杨靖宇看了一眼,愤怒地说:“岂有此理,要我们放下武器,除非倭寇滚出中国!”

  他抹了一把胡子上的冰碴儿,说:“天黑前,我们冲进青江岗,钻进林子,敌人就没招了。”

  枪声骤响,日伪军连续发动猛攻,只向前推进了20多米。激战中,十几名战士壮烈牺牲,杨靖宇身边的刘福太左手被子弹穿透,黄生发大腿挨了两枪,杨靖宇下令:“黄生发,你马上带伤员撤到北山,我带人继续突围,掩护你们撤退!”

  杨靖宇领着俩战士拖得敌人疲惫不堪。日军资料这样记载当天的战斗:“早晨出发队伍有600人,逐渐剩下300人、200人、100人,到16日凌晨两点钟,仅剩下50人。”

  踩着三尺多深的积雪,杨靖宇和俩战士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趟着。这个季节,他们只能铲开积雪刨草根、扒树皮充饥。

  翻过眼前这座山,很快就能到达濛江县保安村的三道崴子。杨靖宇记得,山那边有个低矮的窝棚。

  窝棚搭在山坳里,正患着重感冒的杨靖宇刚进窝棚,就一头栽倒在地。现在要能吃上半块玉米饼子该多好啊,他对聂东华说:“咱们先歇一歇,等攒足力气再出去找粮食。”

  此时,西谷抓不住杨靖宇,正大骂讨伐队,崔胄峰憋着气说:“杨靖宇是老山贼,想抓活的不容易。”

  岸谷隆一郎狂躁了:“给我封山,困死杨靖宇!”

  这招果然厉害,聂东华和朱文范趁黑摸进大东沟居民点买粮,刚出村口,就碰上了几十名日伪军,他们与敌人激战了半个多小时,俩人身中数弹牺牲。

  敌人从他们身上搜出了杨靖宇的印章,认定杨靖宇就在附近,马上紧急缩小包围圈,警告村民“入山打柴不准携带午饭”。

  3 歌唱

  太阳落到山后面,呵气成霜,杨靖宇好几天没吃东西,他裹紧棉衣,靠在窝棚墙上打了个盹儿。恍惚中,肚子“咕噜、咕噜”叫,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块榆树皮,放进嘴里细细地咀嚼,艰涩而痛苦地咽下。

  月光从窝棚的缝隙照进来,今天不是正月十五吗?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里面的衣兜,那里搁着一把他心爱的口琴。想起来,他还是跟进步音乐家塞上萧学会的。这会儿,他连拿口琴的力气都没了,便轻轻闭了一下眼,在心里默默哼唱:

  我们是东北抗日联合军

  ……

  一切的抗日民众快奋起

  夺回来丢失的我国土

  结束牛马亡国的生活

  英勇的同志们,前进吧

  打出去日本强盗

  ……

  冲锋呀,我们的第一路军

  冲锋呀,我们的第一路军

  ……

  北风呼呼地刮,杨靖宇使劲咽下嘴里嚼成碎沫的榆树皮,感觉身上暖和了一些。

  4 汉奸

  杨靖宇不见聂东华和朱文范回来,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迅速离开了窝棚,孤身向西南方向突围。

  寒风从身后飕飕刮来,棉衣一下就透了,冰冰凉,杨靖宇感到刺骨的冷,他不敢停下脚步,棉鞋跑烂了,积雪钻进开了口的棉鞋里,结成了冰疙瘩。

  第二天清晨,山路上走来几个砍柴的农民,他上前试探着拿钱从他们那儿买些食物和一双棉鞋。

  几个农民惊讶地看着他,有人顿时紧张起来。当中的赵廷喜,见面前这人灰头土脸的,脸和手上都是冻疮,就猜出了几分,劝说道:“你还是投降吧,如今满洲国不杀投降的人。”

  杨靖宇笑了,岂止不杀,如果投降,日本人还打算让他出任伪满洲国军政部长呢!他痛心地说:“老乡,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

  那天,杨靖宇在山洞口没有等到他们答应送来的粮食和棉鞋,却等来了一大群日伪军。

  5 血战

  敌人在三道崴子703高地,一边向岩石缺口处的人影开枪,一边分左右两队包抄过去。

  杨靖宇想把敌人甩开,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山顶上跑,脚步越跑越沉,凌乱了。曾经他是多么能跑啊,日伪资料《阵中日志》记载,“他(杨靖宇)已经饿了好几天肚子,但是跑的速度却很快。两手摆动得越过头顶,大腿的姿势,像鸵鸟跑的那样。”他“完全像巨人那样跑着,最后终于逃进密林之中。”

  他肚子饿透了。看到前面的人越跑越慢,西谷率日伪军紧追不舍,终于把杨靖宇逼到了一棵老槭树下。

  “杨司令,你跑不了啦!”

  杨靖宇靠着大树,见文件烧成了灰烬,喘着粗气说:“杨司令也是你们能活捉的?”

  “我知道你几天没吃东西了,特意给你带来了好酒好肉。你是大大的英雄,只要你放下武器……你的部下程斌、崔胄峰都归顺皇军……”

  听到叛徒的名字,杨靖宇火冒三丈,“啪”地举枪打碎了白酒瓶子:“狗日的,你的酒肉留给那些王八羔子吃吧!”

  “你抵抗也没有用了,投降吧!” 敌人还在喊话。这一次代替回答的是愤怒的子弹。

  西谷恼羞成怒,吼道:“打!干掉他!”

  100米、50米,日伪军一步步逼近,杨靖宇躲到大树后奋勇还击,打死了冲在前面的两个鬼子。这时,一颗子弹打中他的左手腕,手枪掉下来,滚烫的鲜血涌出,他迅速掏出身上的第二把手枪还击。

  敌人见生擒困难,遂轻重武器猛烈开火,杨靖宇胸部中弹,一下靠在大树上,又一排子弹重重地打过来……

  杨靖宇重重地倒在雪地上。这天,是中国农历正月十六。

  6 琴声

  “杨靖宇身上怎么会有口琴?”岸谷隆一郎纳闷,又叫来叛变的安光勋。

  杨靖宇的躯体被绑在一块门板上,西谷叫人掀开白布单,安光勋看到蒙着血肉模糊的一个人,身上至少中了十几弹,左颧骨下方的冻伤露出了肉。他瘦了,瘦得颧骨凸出,两腮塌陷……我的司令啊,你怎么会躺在这儿啊!

  西谷从一个木盒子里拿出一把磨得溜光锃亮的口琴问:“这个,你的认识?”

  口琴比鬼子烧红的烙铁还烫人,安光勋像被电击了一下,手一哆嗦,口琴“当”地掉到地上。远处传来口琴声:“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他不再理会任何人,嗓子眼儿发干、发咸、发腥,突然,一头扑在那具高大的躯体上:“杨司令啊,我安光勋不是人啊……”

  残忍的日军军医剖开杨靖宇的腹部,肠胃里只有还未消化的草根、树皮和棉絮。

  鬼子大受震骇,他们怎么也不明白,这个塞了一肚子棉絮和树皮的人,怀里怎么会揣着一把口琴?

  岸谷隆一郎感觉自己在这场决战中被耍弄了,他下令:铡下杨靖宇的头颅!

  大雪纷飞,北风弹奏着古老的琴弦……


(责任编辑:梓菲)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