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汪建新:战地黄花分外香

2017-09-07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演讲人简介:汪建新,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副院长、教授,江西婺源人。1989年6月进入江西省委党校工作。2001年2月至2003年4月担任南昌市青山湖区区委副书记。2004年9月调入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先后担任对外交流与培训开发部主任和教务部主任,2015年8月担任学院副院长。著有《破译广告》、《问鼎名牌》、《品读历史深处的女人》、《毛泽东诗传》等专著,主讲电视系列片《毛泽东的诗人情怀》,译著有《战略管理》、《面向未来的管理————组织行为与过程》。

■被誉为“中国革命的摇篮”的井冈山,自1927年由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率领中国工农红军来到此地开始,它就成为中国革命历史中一个特殊的标志,在中国革命的史册上,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史上,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正值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本期讲坛邀请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副院长、著名学者汪建新以毛泽东诗词为切入点,讲述井冈山和中央革命根据地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的战斗故事和革命精神。

井冈山,是中国革命胜利的摇篮,是中国共产党在大革命失败后创立的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挺进井冈山。从此,在湘、赣、闽等地区,革命根据地不断扩大,逐渐形成了中央革命根据地。从1927年10月到1934年10月,毛泽东在井冈山、中央革命根据地战斗了整整七年。这七年光阴,在毛泽东光辉战斗的人生历程之中,在中国共产党艰难曲折的革命道路当中,都具有不同凡响的特殊意义。

在这一时期,面对着国家的兴亡、人民的忧伤、斗争的艰苦以及胜利的喜悦,百感交集,诗兴勃发,写下了《西江月·秋收起义》《西江月·井冈山》《清平乐·蒋桂战争》《采桑子·重阳》《如梦令·元旦》《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菩萨蛮·大柏地》《清平乐·会昌》等脍炙人口的诗词佳作,堪称是他一生当中诗词创作的高峰期之一。

从书生意气到文人统兵

1927年,是毛泽东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井冈山,是毛泽东寻找中国革命道路的转折地,是培养他军事才能的最初摇篮,也是他成为马背诗人的难忘起点。

1927年以前,毛泽东做过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和统一战线工作,甚至曾在辛亥革命爆发后的湖南新军中当过半年兵,却从来没有做过军事工作。然而,“霹雳一声暴动”的秋收起义,使毛泽东的个人角色和人生道路发生了重大转变,穿长衫的他成为一个带兵打仗的军事指挥者,成为一名用枪杆子改写中国历史的叱咤风云的军事战略家,领导着中国工农红军建立了一个新中国。

井冈山,成为毛泽东率领“霹雳一声暴动”的工农革命军创立的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从《西江月·秋收起义》开始,毛泽东告别了纯粹的“书生意气”,不再是单纯摹景抒情,他的诗风转入纪实,走向战争。

战争,在毛泽东笔下,不再是想象中的场景画面,而是他的生存状态,“旌旗”“鼓角”“围困”“壁垒”“炮声”“敌军”“突变”“开战”“战地”“行军”“命令”“席卷”“风烟滚滚”“枪林”“横扫千军”“鏖战”“弹洞”等,这些用于描写战争场面的常用词汇,开始在毛泽东诗词中频繁出现。诗词成为他领导的战争风云的真实写照,成为讴歌中国革命和战争的“史诗”。

1965年,毛泽东回到阔别38年的井冈山,“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可谓是百感交集。他在井冈山和中央革命根据地时期的诗词作品反映的大小战役,除《西江月·井冈山》所描绘的黄洋界保卫战他本人没有参加外,其余全是他的亲身经历。这些作品向人们介绍了革命形势的严峻和战争风云的艰险,如“秋收时节暮云愁”“敌军围困万千重”“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白云山头云欲立,白云山下呼声急”。尤其是“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这两句的表达方式,不免使人想起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中的“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两句连用四个地名,传达出杜甫返回家乡的狂喜心态。而毛泽东的诗句连写三个地名,紧接着出现三个词组,既化抽象地名为具体形象,又使景物描写有了具体位置,三个地名就像电影中的蒙太奇,从读者眼前一闪而过,足以显示中国工农红军行军之急、征程之难、进军之险。

“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充满了众志成城、智退敌军的轻松与幽默。“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反映出毛泽东准确判断形势,利用蒋桂军阀混战之际,在敌人统治比较薄弱的地带,艰苦转战,开辟闽西革命根据地的战略眼光。这是继开创井冈山根据地之后中国革命的新的飞跃发展。

“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描绘出一幅红军队伍威武雄壮的雪里行军图,点出了这次出征的方向是风雪弥漫的赣江地区,因为红军此行意在“夺取江西”,开展土地革命,建立革命根据地和革命政权。“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奇突不凡,直截了当,如一声霹雳,既明确表达了红军出征的时间和目的,形象地描绘了红军行动的气势,同时毛泽东这位胸中自有百万雄兵的革命领袖和军事统帅的高大形象也跃然纸上。

“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这是大气磅礴的战歌。红军埋伏于深山密林之中,加以云雾缭绕,犹如藏龙隐豹,令人莫测,龙冈战役大获全胜,活捉敌军师长张辉瓒。第一次反“围剿”是红军由游击战发展到运动战战略转变中,首次取胜的著名战役,也是毛泽东提出的“诱敌深入”作战方针,以弱胜强的一次歼灭战。诗人以词记事,一次规模很大而又复杂的战役,只用寥寥数语,抓住特征,大胆取舍,就写得有声有色。“七百里驱十五日,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千军如卷席”,三句话如狂潮奔涌,排山倒海,点明了红一方面军第二次反“围剿”战役的时间和空间跨度,点染了战地山河的壮丽景色,概括地描绘了在辽阔的战场上红军远程突击、连续作战、一往无前、所向披靡的大无畏气概。“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当年消灭赣军刘士毅部是朱毛红军1929年离开井冈山、向赣南出击以来所取得第一个重大胜利。诗人描绘那一场决定红四军命运的“鏖战”之“急”时,全然不用正锋直进之法,而是避实就虚,腾挪跳跃,呈现战场附近村庄墙壁上犹存的累累弹痕,让人由弹痕去想象当年枪林弹雨、战火纷飞的白热化战斗。

从这些诗词中可以看出,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和巩固的军事斗争中,毛泽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初步形成了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原则,创造了一个个战争奇迹,但他还是说自己不大懂军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我不是个武人,文人只能运用笔杆子,不能动枪。”也就是在这时,毛泽东一生仅背过一次枪。在“朱毛”会师大会上,身兼师长的毛泽东挎上了一支匣子枪,并说:“背上驳壳枪,师长见军长。”会师仪式结束后,他就把枪交给了警卫员,从此再也没有挎过枪。然而,中国革命把这位气吞山河、纵贯古今的诗人造就成为中国人民军队的伟大的军事统帅。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