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陈利明:看胡耀邦如何读书

2017-12-11中国共产党新闻网陈利明

胡耀邦用功读书,博闻强记,博览群书,早已传为佳话。

1952年,中央团校校部请了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全国文联副主席周扬来给学员上大课。当讲到青年团干部和广大团员、青年应当多多读书、勤奋学习、用全人类的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时,周扬说:“你们团中央书记胡耀邦同志,就是一位喜爱读书、知识丰富的领导同志。他在延安时,就以好读书、读书多出了名。他不但读了大量马列主义和毛主席的著作,还读了许多文化知识和文学艺术作品。像中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他就很熟悉。”

曾长期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的陆定一,在粉碎“四人帮”后曾感慨万千地对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说:“过去许多人年龄大了不想读书,也读不进去。只有很少数老干部觉悟到文化程度低了不行,下苦功读书,有很大长进。这样的人中,第一个就得算胡耀邦。他读的书真不少,很有见解。诗词歌赋也都能来几首,字也写得不错。他从‘红小鬼’成了个大知识分子。”

孜孜不倦读书

胡耀邦对马恩列斯和毛主席的著作一卷接一卷、一篇接一篇地反复学习,有的还读了好几遍,不仅作眉批,还写了许多读书笔记。在湖南挂职时,胡耀邦从北京带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一卷卷地通读。在湘潭县楠竹山蹲点的时候,有几天空闲,他安排来专门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那几天他足不出户,除进餐和午休之外,整天披着大衣围着火盆,端坐不动,聚精会神,边读边画杠杠和做摘记。大家跟他开玩笑说,耀邦同志这样坐下去,头上要长草了。他感慨地说,光读有什么用?用不上还不是白读?要求学以致用之情,溢于言表。事实上,他总是力求以马克思列宁主义观点分析阐述事物,所以在新鲜感和理论色彩上,总有他独到之处。

胡耀邦从头到尾读完了《二十四史》中的列传、世家本纪,也读了一些教育学、农学和科技著作。他主张要按毛泽东主席的教导,有分析、有批判地研究,决不囫囵吞枣。对各种流派的著作,择其善者予以借鉴。他的书桌上放着一叠《中华活页文选》,对那些历代文学精品,他一篇篇出声朗读,有的竟能背诵如流。

有一次,他在安徽省委书记万里的陪同下,视察了滁州琅琊山的醉翁亭。琅琊山管理处副处长张华盛向他讲解醉翁亭及《醉翁亭记》时,他一直静静地听着。当张华盛说到这篇文章有21个“也”、18个“者”时,胡耀邦兴趣盎然地问:“你讲得很好,文章有多少个‘也’‘者’你都记得,那么这篇文章有多少个字呢?”张华盛一时语塞,无言以对。这时,胡耀邦打破沉默,继续问道:“那你说说《岳阳楼记》和《醉翁亭记》的区别在哪里呢?”张华盛立即回答说:“《岳阳楼记》表达忧国忧民的思想,《醉翁亭记》描述寄情山水和与民同乐的情怀,这不是一类文章。”胡耀邦非常满意,连连点头,把张华盛称赞了一番。

之后,胡耀邦意味深长地告诉身边的随行人员和围观者:“琅琊山为八名(名山、名亭、名文、名人、名寺、名林、名泉、名洞)胜地;《醉翁亭记》是千古名文,它词采多姿,妙用‘者’‘也’虚词,一唱三叹,有骈有散,骈散相偕,回环往复。全文仅431个字。文章不在字的多少,而在于意境是否高远,内涵是否精深。此文意味无穷,具有上述特点,故能世代传扬。”他沉思片刻,接着说:“琅琊山有极高的旅游品位,我们要尽快把它开发成中外宾客理想的集旅游观光、休闲度假、科研教学、访古探幽为一体的风景名胜区。”

在场的人们无不为胡耀邦渊博的知识和远见卓识所倾倒,尤其对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高尚情操和谦逊品德敬佩不已。这些,都与他长期以来养成的良好阅读习惯不无关系。当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的《十万个为什么》出版后,胡耀邦不但自己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还向别人推荐,赞扬这是启发儿童智力的好读物。他经常引用列宁的名言告诫广大青年:“只有用人类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他自己正是这样身体力行的。

1955年,中央编译局翻译的《列宁全集》开始面世,胡耀邦便叮嘱秘书务必及时买全。因此,《列宁全集》每出版一卷,秘书就立即去书店购买交给他,他拿到手后总是爱不释手,利用工作之余或节假日,孜孜不倦地阅读。白天读,晚上读,睡前靠在床头继续读,一般总要读到凌晨一两点。买一卷就读一卷,决不拖延耽搁。次年,新翻译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开始出版,他也是出一卷就买一卷,买一卷就读一卷,如饥似渴、夜以继日地读着、思考着。

他酷爱文史书籍,当时还没有出版新版本的《二十四史》,就从中国青年出版社借来一套解放前开明书店影印出版的《二十五史》。其他的书,胡耀邦只要认为是应当阅读、值得一读或可以看看的,他也找来翻阅、浏览。

20世纪50年代,中国同印度、印度尼西亚建立了密切的友好关系。印度总理尼赫鲁、印尼总统苏加诺,先后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为配合这两次重要的外交活动,中国出版部门翻译出版了尼赫鲁的《印度的发现》、苏加诺的《苏加诺文集》。胡耀邦及时买回这两本书,迅速把它们读完。

他反复读了许多古文名篇以及唐诗宋词,有些熟读得能够背诵。他坚持读完了艾思奇的《辩证唯物主义》和王学文的《政治经济学》。他为青少年树立了长年手不释卷、学习上永不满足的楷模。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