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从“三月扑城”到“攻打长沙” 开国少将喻缦云早期革命历程

2018-01-08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刘标玖




说起平江起义,必然要说到“三月扑城”。

1928年3月,中共湖南省平江县委组织20万农军武装攻城,史称“三月扑城”。由于敌强我弱,最终未能完全占领平江县城,但“三月扑城”为我党积累了武装暴动的经验,为平江起义和红五军的建立奠定了扎实的思想基础和群众基础。电影《怒潮》就是“三月扑城”的光辉再现。

在这20万农军中,有一个25岁的青年,他的名字叫喻缦云。

当时,他是平江县长寿镇赤卫队的副队长,后来随彭德怀领导的红五军攻打长沙,并参加了红军。历任司务长、会计科长、财政处长、太岳军区后勤部部长、华东野战军后勤部副部长、总后勤部军需部部长、总后勤部顾问(大军区副职)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他是如何走上革命道路,又如何成长为我军高级将领的?这要从他的家庭说起,从他参加农民赤卫队、参加“三月扑城”“攻打长沙”等重要战事说起——

1903年9月27日,喻缦云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长寿镇邵阳乡蔡家湾村一个农民家庭。

父母仅种着几亩薄地,根本不够一家人糊口,只能租种地主家的土地来维持生计。可是,终日辛苦劳作,收成却依然不够维持全家的日常生活。

家里虽然穷,但父母知道读书识字的重要性,还是支持小缦云去读书。

1910年,7岁的喻缦云和大哥永昌的儿子喻谷贻一起,来到四里外的花园里村,在他大姐夫方挹棻家念私塾。

从蔡家湾到花园里虽然不算远,但都是土路,遇到下雨下雪天,满地泥泞,又粘又滑,不小心就会摔跟头。在这条路上,喻缦云赤着脚,风里来雨里去,不知摔了多少跤,但他坚持每天去学堂念书,始终没打退堂鼓。

辛勤的努力换来了丰富的知识。在姐夫的私塾里,喻缦云先是念“三字经”“百家姓”“四书”“五经”,后来又写模本字,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1912年11月,喻缦云的父亲去世。弥留之际,父亲拉着他的手叮嘱他,一定要好好念书。

1913年秋天,喻缦云转到嘉义镇柏树山的喻家族学念书。因柏树山离家很远,他只能住在学校,每个月要交40斤大米,伙食费200文钱。虽然不用再交学费,但这些米和钱家里也很难拿出,总要东拼西凑。不管怎样,大哥永昌和二哥楚杰每月都会把米和钱送到学校,保证他继续读书。他住校不能常回家,母亲也会抽时间来看他。母亲带着糖果,拐着小脚,走十几里路来到学堂,总会累得气喘吁吁,但她总是乐此不疲。

年终,学堂考试,喻缦云又考了个第一名。

1915年,平江县在长寿街成立了公办学校,命名为“平江县第二高等小学”(简称“平江二高”,今维夏中学)。12岁的喻缦云在他大哥和叔父的劝说下,参加了“平江二高”的入学考试,并在80名应考生中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喻缦云来到“平江二高”后,语文教员易先生很喜欢他,每次班里作文,易先生都用他的卷子做展览,当范文来念。这年底,期终考试,他在班里又考了第一名。易先生很高兴,直称赞他功课好,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可是,“平江二高”的学费太贵,每月要交45 斤大米,一块半光洋伙食费。因家境困难,喻缦云虽然还想继续念书,但终于无力再交学费,不得已辍学回家。后来,他在回忆录中说:“我文化水平不高,是经济条件限制和社会的不公平造成的。”

失学后,喻缦云回到蔡家湾,帮哥哥做一些轻松的农活。哥哥心疼他,不愿让他干重体力活,便去长寿街找到做生意的二叔,让他去二叔在长寿街开的铺子里当学徒。

二叔开的铺子名为“万丰源”,经营的是日杂百货。喻缦云虽是自家人,但二叔安排他干的活并不轻松。每天清晨天刚亮,他就起来下门板,打扫屋内屋外卫生,给二叔擦烟斗、打洗脸水,一直忙到二叔起床吃早饭。饭后,他就开始站铺面,随时招呼过往前来买货的客人,给进店的客人拿烟斗、倒茶招待。晚饭后,二叔开始打麻将,他就在旁边侍候着,直到二叔玩累了去睡觉,他还要收拾好房间,常常要忙到深夜。13岁的少年正是睡不够觉的时候,他一天晚上只能睡四五个小时,经常又累又困。更让小缦云受不了的是,二叔并不因为他是自家人就放松对他的要求,不仅让他干很多重活,还常会拿棍子打他。有时,他觉得,他不是在这里当学徒,简直就是当牛作马。

喻缦云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坚持着,最重要的原因是想学点东西。他迷上了打算盘,店里无客人时,他就练习打算盘,不久就把算盘打得又快又好。算盘打得好,账目清楚,这为他后来在军队做后勤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1918年,“万丰源”由于经营不善,股东们又不团结,一夜之间倒闭关门。喻缦云在这里做了3年牛马,从白天忙到深夜,说好每年给20 吊钱工资,但他一文钱也没拿到,就莫名其妙地失业了。

这年,已经16 岁的喻缦云怀着满腹无处诉说的愤怒,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家乡,走向外面的世界。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