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党员:朱凤兰老人自豪的身份

2018-01-17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7年11月,天有点凉了。记者进门时,朱凤兰老人正盖着被子休息,一听是来采访老党员的记者,她的脸上现出了精神气儿。

朱凤兰是王庄村人,她有三个兄弟,是娘最心疼的女儿。21岁时嫁给本村公家,丈夫公茂堂忠厚老实,新中国成立后当过村支部书记,现在村支书是朱凤兰的五子公培建。

朱凤兰生养了五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代十数人紧跟党组织,让她最为自豪的身份正是——党员。她介绍人时,总是要附上一句他是不是党员。“俺大哥朱凤祥,党员;俺二哥朱凤来,党员;俺兄弟朱凤松,也是党员。俺就姊妹四个。”

朱凤兰历数自己做过的工作:给伤员捐鸡蛋,要挨家挨户动员征集;给部队做衣服做鞋,总是“截接”着上级发的布尽量多做一身或一双,绝不浪费,实在不够了就顺便从自己的大袄襟上扯下一块来补缺,只要完成任务就行;碾米,三人一组,全是妇女,两个推碾,一人簸簸箕,轮换着来,一晚上能碾二百斤小米……但她印象最深的是宣传。

在农村,演出是最生动的宣传动员方式。一有演出,老奶奶小媳妇都来看,那些曲调新颖的歌曲就如现在流行歌曲一般很快传唱开来,起到了文字宣传起不到的作用。在山东分局的组织下,朱凤兰成为村里的主要演员。70多年后,朱凤兰还会唱很多红歌,张嘴就来,现在听起来还曲调悠扬,比如《缝衣歌》,套用的是周璇唱的《四季歌》曲调:

“春季里来绿满窗,妇救会员缝衣裳,缝好新衣送前方,战士们穿着喜洋洋;夏季里来荷花香,妇救会员劝夫郎,劝我夫郎去打仗,为家为国多荣光;冬季里来雪花儿飘,妇救会员去慰劳,熬过了今年艰和苦,建立了我新中国乐淘淘……”唱完后,她马上发现秋季没唱,再补唱一段:“秋季里来菊花儿黄,妇救会员缝衣忙……”四季各唱一遍,同时宣传了四个类型的工作。

1944年,经过党的严格考验后,朱凤兰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年龄太小,她是兄妹四个里最后一个入党的。

朱凤兰说,入党那天是个晚上。“村里的党小组长王成祥来家里叫我出去开会,要保密,不敢直说,他悄悄地戳我一下,示意晚上有事。被娘看见,说你个闺女家叫人戳什么,晚上要干什么去?”她跟娘说演节目要排练。娘不信,自己端着油灯到地屋子找了去,看见点着油灯,二三十人在“排节目”……娘放了心。其实,是党小组在村边上高姓富农家的地屋子里开会,秘密的事,有青年,有老年,对着党旗宣誓。就这样,朱凤兰入了党。

刚刚入党的朱凤兰就遇上一次生死考验。鬼子扫荡开始,朱凤兰随村里的骨干转移了。汉奸队进村搜查,直奔朱凤兰家,让娘交出共产党。娘说,闺女真没参加,她去卖烟叶子去了。然后,拿出女儿的一双花鞋给他们看,“八路军可不穿这个”。

汉奸半信半疑,在屋里乱翻,打翻了炕上的针线笸箩。笸箩里花样子中间夹着朱凤兰的入党志愿书,一下子掉到炕上。娘知道,这要是被发现,闺女是要掉脑袋的。娘一屁股坐在花样子上面,没被发现。搜查中,汉奸想推开娘,娘坚决不挪地方,汉奸打了娘好几枪托子,娘也不挪开。最后,娘把一块两丈左右的布塞给汉奸,又塞给他两把烟叶子,“你快拿着走吧,孩子卖烟叶子去了。”汉奸才悻悻地走了。

记者问:“朱奶奶,您的入党志愿书还保留着吗?”

朱凤兰说:“哪还敢留着,汉奸们走后,娘赶紧把这张纸放在灶里烧了。末了,娘抹着眼泪跟我说,闺女,咱不干了吧。”

记者问:“你怎么回答?”

朱凤兰毫无犹豫地说:“娘不让干,那也得干。入党时,咱不是念了入党誓词吗?”

一个92岁的农村老太太,极其流利地背起了入党誓词:“……执行党的决议,保守党的秘密……不怕困难和牺牲而奋斗到底!”


(责任编辑:聂敏)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