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人物 >  正文

“堪称共产党人的楷模”

2018-01-22《中华魂》2018年1期

一生出生入死、光明磊落的黄克诚6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蕴含着极其丰富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作风,是我们每个共产党员特别是党的领导干部永可借鉴的宝贵财富。仅从他注重艰苦奋斗勤俭节约、识才爱才护才、深入调查研究、抓党风建设,清廉正派铁面无私等方面的表现,就足见他优秀共产党员令人钦佩的可贵风范。1985年9月,黄克诚感到身体状况无法适应工作需要,主动辞去了担任的一切领导职务。中共十二届四中全会给黄克诚写了致敬信,高度评价了他的光辉革命业绩和崇高的革命品德,并给他发了致敬电,赞誉他“具有坚强的阶级党性,不盲从,不苟同,坚持真理,刚直不阿,不论身居高位还是身陷逆境,都一心为公,无私无畏”。1986年12月28日,黄克诚病逝。他的夫人唐棣华写了一副挽联:“为人复何求少逢国危坚信马列青年从戎毕生尽瘁幸得见中华民族光荣屹立;既死无憾矣仰不愧天俯不怍人国运日兴人才辈出惜不随全党同志再尽绵薄。”当秘书为黄克诚追悼会的规格征求唐棣华意见时,她无言地取过黄克诚生平介绍草稿,将仅有的几处较高评价的词语删去,平静地说:“他一生没有给自己争过什么,我们还是尊重他吧。”追悼会上,中共中央的悼词中称他:“堪称共产党人的楷模。”

勤俭节约不忘本

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的黄克诚,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他虽然功勋卓著,身居高位,但却从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到如火如荼的和平建设时期,都一以贯之地始终保持着公仆的本色,艰苦朴素,勤俭节约。

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黄克诚带领抗日部队活动在盐阜区5年时间。其间,由于日伪军的重兵封锁和频繁的“扫荡”、“清乡”,部队的生活供给十分困难。他带领大家节衣缩食,渡过难关。刘少奇在新四军军部召开的各师供给部长会议上曾多次讲:“全军7个师,三师人最多,花钱却最少,应当学习他们的经验。”由于他在增产节约方面处处以身作则,1942年被评为全军的“节约标兵”。

1941年至1943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日伪军对敌后抗日根据地实施残酷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并在经济上严密封锁,不准任何物资运进根据地,妄图把我军困死饿死。国民党反动派也在全国掀起反共高潮。此时正逢苏北荒年,粮食歉收,加上敌人下乡抢粮,老百姓的生活也很困难,形势非常严峻。三师指战员经常只能吃埋在地下的霉玉米、霉黄豆和霉山芋干,严重影响身体健康。面对困境,黄克诚提出:自己开点荒,种些蔬菜,不就可以改善改善生活了!很快全师上下掀起了自己动手,开荒种地的热潮。黄克诚自己亲自带头,和师参谋长洪学智合开了一块地,种上了番茄、青菜等蔬菜。

在师首长的带动下,干部、战士一齐动手,开荒种菜,省下的菜金可以买点荤菜,几个月时间,连队伙食就得到了改善。黄克诚和洪学智还将不少自己在菜地里种的番茄,送给村里的群众。群众吃了,都高兴地说:“吃了番茄甜在心,黄师长和我们一条心。”

盐阜区种植棉花,却没有纺织厂。老百姓穿衣,全靠自己手工纺织,一年织的土布还不够自己穿衣用,干部战士军装用布就更困难了。为此,细心、爱琢磨的黄克诚,从拆帽箍到去掉军装上装的翻领、衣兜盖,再到将宽大的串式肥裤腰改成西式裤腰??他这样想出了一连串省不少布的办法来。但是当他同几位师领导商量此法时,有人不赞成,说:去掉帽折圈还好说,衣兜盖、翻领都去掉,就不像军服了,这也省不了多少布呀。黄克诚却不这样认为,他很深沉地说:“我也考虑过,一套军装省不了多少布,可全师官兵的服装加起来,节省的数目就可观了,能减轻群众的多少负担啊!”经过讨论,一致决定采用黄克诚的办法。

在漫长的戎马生活中,黄克诚的节俭是出了名的,他是军中节俭带头人。

抗战时期,部队实行供给制,官兵一致,每月每人发3两油、4两黄烟和2盒火柴。黄克诚吸烟很厉害,每天晚上还要点灯熬夜,发的2盒火柴,个把星期就用光了。没火柴吸烟时,他就到群众家的灶膛里点火。后来,黄克诚干脆买来火刀、火石,打火抽烟。

发给他的洗脸毛巾他总剪成两半,一半自己用,一半给别人用。他说剪开来用就可以节省一半。5000条毛巾剪断,够1万人用。为了节省烧洗澡水的柴草,黄克诚一年四季坚持洗冷水浴。冬天穿的棉袄,他好几年都不舍得换新的,总是补丁摞补丁。对于指战员的好心劝告提醒,他总是笑嘻嘻地回答说:“破了,再补一补,还能穿嘛!”他总会又语重心长地说:“目前我们的财政经济还很紧张,能节约的要尽量节约,好积蓄力量来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啊!”说完黄克诚就把旧棉袄接过来,拿出针线包,缝补了起来。一天,张兴旗看到黄克诚躬着腰到灶膛里点火,既不方便,又影响工作,就悄悄替他多领了两盒火柴。黄克诚发现后,立即又退给张兴旗。

新中国成立后,各方面条件逐渐好起来了,黄克诚的生活该理所当然地有点改善了吧?但他依旧一如既往地坚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老传统,本色不变。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