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党史 > 党史研究 >  正文

冀中星火

——记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的诞生与发展

2017-04-21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为有牺牲多壮志


弓仲韬不仅把自己献给了党的事业,整个家庭也做出了巨大牺牲。他的父母本应过着富足安稳的生活,但受弓仲韬的牵连,经常遭到各路敌人威逼、打骂,被反复折磨而去世。为避敌人耳目,不能白天出殡,只能偷偷在夜间安葬。弓仲韬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在八岁时被敌人投毒害死。大女儿弓浦从小在家乡跟着他闹革命,1926年在北京上学时参加了“三一八”反帝爱国游行示威,遭到段祺瑞执政府军警开枪镇压。弓浦被打伤,回到家乡治疗,其间被选为中心县委妇女委员,后不治而亡。当时率队游行的李大钊、陈乔年也负了伤。鲁迅先生曾悲愤地写下《记念刘和珍君》一文,揭露和控诉反动政府的残暴、黑暗,满腔热情地歌颂革命青年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是“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将更奋然而前行”。这是中国人民的觉醒,是向反动军阀的示威,向帝国主义的怒吼和反抗!

弓仲韬的三个堂妹均在弓仲韬影响下投身革命。大妹弓惠诚和丈夫王子益发展了许多共产党员,其中有不少人新中国成立后成为重要领导干部。在革命最低潮时,他们千方百计逃过敌人追捕,颠沛流离,后来终于找到了党,王子益到八路军一二九师工作。二妹弓蕴武在家乡参加革命,入了党,抗战时在冀中战斗,爱人是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由于音信不通,在一次战斗后,双方都被告知对方已经牺牲,二人万分悲痛。后来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若干年后,他们才知道对方还活在世上。残酷的战争年代,这样的人间悲剧曾发生在多少革命者的身上啊!

三妹弓彤轩从小就追随哥哥闹革命。1937年10月加入共产党,是台城村第一个报名参军抗日的女子。抗战时期,弓彤轩在冀中区党委工作时与常德善结为革命伴侣。常德善是红二方面军的老红军,长征中屡立战功,是贺龙最信任的红军干部之一。抗日战争时期,随贺龙到冀中,后被任命为冀中八分区司令员,指挥部队多次重创敌军。1942年6月9日,常德善带领部队本已跳出敌人包围圈,但为了掩护群众,又杀入险地,在肃宁县雪村一带遭敌层层包围,负伤后,拒绝战友们救助,用机枪掩护同志们突围,最终身中27弹,壮烈牺牲。战斗结束后,群众掩埋了烈士的遗体。日寇知道后,把常德善的遗体挖了出来,砍下头颅放在笼子里,挂在河间县城门上。贺龙对常德善的牺牲十分痛惜,曾题词:“常德善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人民军队的坚强干部”“功勋卓著,业绩永存”。此事也曾引起毛泽东主席的惋惜和关注。

小女儿弓乃如是弓仲韬唯一活下来的孩子,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她1925年加入共青团,同年转为共产党员,1926年在父亲帮助下建立了台城村“女子团支部”并担任支部书记。她是本县女子师范的学生领袖,曾领导学生开展了驱逐国民党在学校安插“钉子”的斗争。在父亲隐蔽之后,她仍在家乡的女子师范以教员身份为掩护开展党的工作,其间培养了几十名党员,不少人在党的革命和建设事业中作出了贡献。

1937年8月,作为一个视组织为生命的忠诚共产党员,弓仲韬不能忍受与组织失去联系的生活,毅然带上全身是病的妻子,与女儿弓乃如一起到陕北找党。途中遭土匪抢劫,身无分文,历尽艰辛,走到了西安。此时妻子病重,无法前行,只好让女儿先走。弓乃如几经曲折,终于到了延安。弓乃如到达延安后,千方百计寻找父亲的下落,却没有任何音信。1939年冬,弓仲韬的妻子病逝,他以席裹尸,把妻子葬于当地。找不到党组织,又不敢暴露身份,他只好隐姓埋名到一家工厂当了伙夫。即使处境艰难,弓仲韬却始终没忘记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所肩负的责任,每天晚上教工人识字,给工人讲故事,宣传资本家如何剥削工人,鼓动工人起来斗争。他的举动引起了资本家的注意,警告他不许和工人在一起,不许工人晚上集会并趁着弓仲韬害眼病,让他到一家医院“看病”,借机刺破了他的眼球,导致双目失明,工厂随即将他开除。弓仲韬身陷绝境,唯一的选择只有想尽办法回家。他一路乞讨,由陕而冀,两千余里,九死一生,1943年秋终于回到了台城。

此时,党领导安平军民正与日寇进行着殊死斗争。弓仲韬回村后,请人领着找到县委,接上了组织关系,恳请党组织给他分配工作。党组织对这位前辈非常关心,在生活上予以悉心照顾。弓仲韬虽然已经57岁,衰老病残,但仍然跳动着一颗共产党员炽热的心,积极参加力所能及的工作,为村党支部出主意、当帮手。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弓仲韬喜极而泣。此时的他已经是63岁的老人了。1950年,弓仲韬积极响应中央号召,在台城村建起了全县第一个“弓、杨合作社”,给不少贫困户提供了帮助。

1945年,弓乃如被派到东北工作,先后在佳木斯、哈尔滨担任过区委书记,后到黑龙江省委统战部工作。1951年,她将父亲接到哈尔滨居住。党组织按老红军的标准,每月发给弓仲韬生活补贴,使他感到党组织的温暖。1959年,弓仲韬下肢瘫痪卧床,1964年病逝。临终前他再三嘱咐:“一定要把我节余的1000多元钱交给党,作为我的最后一次党费!”

在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精神的培育下,台城人民在历次革命斗争中都走在前头,英勇奉献,弓仲韬家之外的革命烈士就有52位。如今,当地党和政府在村里修建了烈士纪念碑,镌刻着52位烈士的英名,并把弓仲韬的遗骨安葬故里,和“全国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纪念馆”一起,供人们瞻仰缅怀。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