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部论坛 >  正文

赵锦花:共产党人心有主宰能容物

2018-03-30党建网赵锦花

忍所不能忍,容所不能容,惟气度识量过人者能之。

明人焦竑在《玉堂丛语》中讲到,杨守陈任洗马时,探亲途中住在一处官驿。驿丞不知其为何官,与公平坐施礼,并问:“公职洗马,日洗几马?”杨漫应曰:“勤则多洗,懒则少洗,无定数也。”

原来,这“洗马”可不是《西游记》里的“弼马温”,其官职不低,职责主要是教太子政事,官从五品。在封建社会,不少官员都有官本位思想,一旦掌了权便官威十足,岂能容下属不敬?正如陆游所说:“但得官清吏不横,即是村中歌舞时。”杨守陈身为未来的帝师,心田似海,对一个小小驿丞的不敬和无礼表现出如此宽宏大量,还是让人颇生敬佩的。如果这位驿丞遇上个涵养很差的主儿,就算不被革职,也要被严厉追责。

翻阅史书,许多为官从政者心中都有个主宰。这个主宰犹如定力,容得下人,放得下物,受得了气,彰显了一种海纳百川的胸襟,一种从容大度的气量,一种成熟宽厚的修养,也就是今之所提倡的良好政德。

武则天看到骆宾王为徐敬业写的讨伐檄文,览及“蛾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时,微笑而已,读至“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便不悦,主要是因为宰相没发现这个人才,而不是因为骆宾王对自己的“人身攻击”。吕蒙正初参政事,入朝堂,听到有个朝臣在帘子后面指着他说:“此子亦参政耶?”吕事后不闻其事,不查其名,就是怕“一知其姓名,则终身不能复忘”。曹时中任浙江副使时,邻居因先辈旧怨用白灰将其名字写在牛屁股上,且向其僮加鞭。僮归以告,曹却让其速去往谢,全然没有放在心上,用宽厚处理旧怨。

“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以上这些人身为居上者,没有恃权自重,以大欺小,对他人的无礼、不敬淡然处之,高德立显,境界倍增。

与之相对的便是那些心胸狭窄、小肚鸡肠的人,他们与“容”相背、与“雅”无缘,凭一时之位,得一时之胜;仗一时之威,显一时之能,虽光鲜了面子,却丢掉了里子。唐代宗时期宦官鱼朝恩,专权使气,宰相决策政事不预先找他商量,就睚眦曰:“天下之事,岂不由我乎!”明代御史陈智,每天洗面时用七人:二人揽衣,二人揭衣领,一人捧盘,一人捧漱水碗,一人执牙梳,稍不如意,便打一掌,至洗毕,必有三四人被其掌者。真不敢想象,与这类人在一起,整日提心吊胆、惶恐不安,哪里还有什么人格平等、上下一致?

“知而能容愚,博而能容浅。”亘古不变的道理通俗易懂。然而现实中有个别同志似乎还不太明白,工作上不能集中精力谋主业,常与人争名利,争你高我低,争谁大谁小。有的容不得别人批评,稍一较真便“脸红脖子粗”,翻脸比翻书还快;还有的忌人之成、乐人之败,别人好了不为好,自己好了才算好。诸如此类,必不利于团结和谐,不利于严肃党内政治生活。事实证明,锱铢必较,眼光必流于琐碎和浅近;浅仇深怨,心性必陷入局促和褊狭。

真正的大器,不在于形状的大小,而取于容积的大小;高尚的政德,不限于职务的高低,而归于境界的高低。心有主宰,对共产党人来讲,就是视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就是要讲真团结而不是假团结,就是要善于接受批评、接受监督。毛泽东在听到了咒他被雷劈死的恶言后,不仅要求释放了当事人,而且反思自己工作中的失误和问题。

良好的政德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需要后天的觉悟与提升、修习和培养,需要以见识、智慧、勇气来支撑。“惟宽可以容人,惟厚可以载物。”领导干部只要心里装着党和军队,一切工作为了新时代的强军事业,闻过则喜、有过则改、见善则迁,就能达到“度量如海涵春育”的境界,领略“抬眸回顾乾坤阔”的意蕴。

(作者单位: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服务局)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