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国际政治形势分析 >  正文

2017:乱中有治的中东地区形势

2018-02-01学习时报

2017年,中东地区仍旧是备受瞩目的地缘板块之一。地区格局在域内外各种力量的搅动下,处于动态的酝酿塑造中。大国博弈呈现出“美退俄进、美强俄弱”态势,美俄两国暗中较量多于直面冲突,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优势地位正逐渐弱化。域内大国间的碰撞较量,塑造着地区格局的走向,也成为美俄大国介入中东事务的抓手。热点问题的解决进展缓慢,老问题悬而不决,新问题亦不断涌出。

特朗普“试水”中东有政策延续更有政策调整

2017年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执政元年,内外政策处于摸索起步阶段。整体看,在中东地区仍处于整体收缩,特朗普政府对地区事务实行有重点的介入。打击伊斯兰国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优先目标,并有所收获,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嚣张气焰得到压制。重新修复中东盟国体系,但效果喜忧参半。力挺以色列,放弃二战后美国在耶路撒冷地位的模糊态度,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美以关系走出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低谷状态,重新进入“蜜月期”。美沙关系略显高开低走,特朗普打破美国总统首访常规,将出任总统后访问的第一站放在沙特,并向沙特送出两份“大礼”,回归美国对伊朗以“大棒”为主的强硬政策,同时与沙特签署军售大单,满足沙特对美国的军事诉求,保持沙特在中东地区的比较军事优势。但2017年6月爆发的卡塔尔危机以及沙特国王访问俄罗斯并购买俄式导弹系统,一定程度上拉低了美沙关系的升温速度。土耳其是特朗普政府修复盟国体系的“短板”。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土两国因为居伦问题、库尔德问题龃龉不断,渐生裂隙。特朗普在这两个问题上,延续了奥巴马政府的政策,美土关系未有明显进展。除运筹盟国关系外,美国突出伊朗的危险性,强调伊朗为地区的共同敌人。加大对伊朗的政策硬度,在短暂承认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后,最终不顾国际社会反对,拒绝承认伊朗履行协议,致使协议处于垂死边缘。2017年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其他事务上,较为收敛,在叙利亚危机和也门内战上,均未有深度介入。尽管特朗普政府希望保持在中东地区的主导地位,反对竞争势力与美国争夺地区主导权,但实际上,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主导力和领导力都在下降。

俄罗斯巧施力量精耕中东地区

自2015年9月军事介入叙利亚危机,俄罗斯在中东地区打开了突破口。成功保住了巴沙尔政权,保住了中东地区的亲俄阵地。并且,俄罗斯在战后重建叙利亚上占得先机,主导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在解决叙利亚问题上的作用日渐显现。同时,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上痛击伊斯兰国,在国际上树立了打击恐怖主义的良好形象。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以叙利亚为抓手,不断扩大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提升与中东地区大国的关系。与土耳其、伊朗形成了协调叙利亚问题的三方机制,进而丰富和增进了与两国的关系。面对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强势存在,沙特也寻求与俄关系突破,去年沙特国王访问俄罗斯,成为沙特历史上第一位访问俄罗斯的在位国王,开创了俄沙关系的历史。更为重要的是,为俄罗斯运筹中东提供了更多空间。可以预见,随着俄罗斯势力在中东地区的延伸和深化,必将与在中东地区居主导地位的美国产生摩擦和矛盾,两国间的博弈将更趋激烈。

以教派为分野的阵营化对峙特征突出

中东地区各种矛盾相互交织,其复杂性在于超越传统主权国家的范畴。有专家认为,“在中东地区部族认同高于国家认同,宗教认同高于国家认同,教派认同高于共同宗教认同”。因此,教派纷争是厘清中东地区格局的有效切入点。2017年,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阵营和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阵营是中东博弈场上的主要“风景线”。沙伊博弈更多的不是直接厮杀,而是以代理人为主要方式在第三国的间接角力。从也门至叙利亚,从黎巴嫩总理哈里里的闪辞风波至卡塔尔断交危机,背后都有沙伊博弈的影子。可以说,沙伊矛盾渗透至2017年诸多中东地区争端,体现出很强的张力。从双方博弈的姿态看,沙特显示出更强的进攻性和冒险性,而伊朗则比较持稳和内敛。这些不同不是双方实力的映射,更多的是执政者外交风格和手腕的体现。需要注意的是,反伊朗阵营有扩容趋势,伊朗是沙特和以色列的共同敌人。在美国协调下,沙以有联手对付伊朗的现实性。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