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海外文摘 >  正文

消失的信徒

2017-07-24《中外文摘》

  基督徒秦显声怀抱着4岁的女儿,迟疑地推开了算命大仙的家门。
  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光线昏暗,拥挤而凌乱。一张靠墙的八仙桌上供奉着各路神佛,秦显声认不全。大大小小的符咒撑满了他的眼眶。不知道藏在哪里的音箱,正播放着佛教音乐。
  大仙没有搭理他,自顾自地来回走动,嘴里念着他听不懂的咒。反倒是另外两个老太太热情洋溢,她们告诉秦显声,大仙很灵的,但要先上贡。
  秦显声摸了摸口袋,他本是准备了钱的,但是看到神像前贡着的四五百块钱,他又犹豫了,不知该给多少合适。同时,他的心里升起了另一重顾虑——“如果真算出了什么,是信还是不信呢?”
  踌躇间,小女儿又往他身上缩了缩——她被这一屋子的神神鬼鬼吓着了——这个微小的动作让秦显声决定放弃。他匆匆丢下一句告辞的话,然后推门而出,跨上自行车,逃离了这个令父女二人都倍感不适的地方。
  秦显声想求的,是妻子的去向。她因信奉邪教而离家出走,至今已有4个月。和众多失踪的邪教信徒一样,她没入人海之中,再无音讯。
  为了寻找信教的妻子,他想尽了各种办法,接受了基督教的洗礼,又去敲开了算命大仙的门。
  “什么招都想到了。”
  “妈妈出差了。”
  4个月来,秦显声一直对女儿撒着同样的谎。以她的年纪尚不可能想象,世界上还存在着这样一种力量,能将母亲带离这个家。
  在妻子离开之前,秦显声也不敢作此想象。记忆中的妻子,贤良、孝顺,对小女儿疼爱备至。
  “做梦都没想到有这么一个教”。妻子出走后,秦显声懊恼不已。
  “那些贪恋家庭肉体享受的、不能撇下一切跟随神的都是忠于魔鬼撒旦的人,绝对不能蒙神的拯救,更没有神的祝福。”全能神如此教导它的信徒。
  一开始,他注意到妻子不按时回家,每周外出频繁,手机经常关机。面对丈夫的疑惑,妻子告诉他,自己信仰基督教,出去是参加教会的聚会活动。秦显声没有再追问,他知道妻子在大学期间就信仰基督,婚后由于工作、生活的牵绊,停止了在教会的活动。现在重拾起信仰,虽有些突兀,但也不奇怪。
  结婚十年,秦显声和妻子一心一意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活。和大多数夫妻一样,生活中也有矛盾和争吵,和大多数夫妻一样,吵完架他们仍好好过日子。
  他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继续下去。
  “我们都是良民。”这是秦显声对自己和妻子的定位。在他的心里,“良民”意味着与世无争。对良民而言,“邪教”只不过是报纸上的两个字而已。
  直到那一天,秦显声接到了小姨子的电话。
  “姐姐信的全能神,是个邪教。”
  从这一刻起,他在脑中重新审视几个月以来妻子的变化,心生疑窦。
  她曾是个进取心强、追求生活品位的人。女人爱美,她更不例外,喜欢用漂亮的衣服和首饰装点自己,在北方话里,这叫“爱捯饬”。
  信教之后,这个“爱捯饬”的妻子形象慢慢褪色。畸形的信仰像一杆喂饱了墨水的毛笔,一笔一笔地抹去了她的世俗世界。秦显声主动提出要为她买衣服首饰,却被拒绝了。
  过去一直寻思着做点小买卖,补贴家用的她,如今对挣钱也失去了兴趣,“现在快到世界末日了,挣钱没有什么意义。”
  “什么世界、家庭、工作完全撇弃,心甘情愿,俗世的享受与他毫无关联……”邪教的女基督如是说。
  从小姨子那儿,秦显声还得知,妻子已是组织中的一名“带领”,她也曾试图将妹妹拉入组织,但未能如愿。令他更惊讶的是,妻子早就不去上班了,而一直骗着他,每日她依旧出门,去的却是“神家”的聚会。于是争吵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并一直延续到了妻子出走。
  秦显声清楚记得那一天,小女儿上的幼儿园开家长会。还在上班的他收到了妻子的一条短信:“老公,我有事,回不去了。你给孩子开家长会去。天热,回头少给她穿衣服。”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因为信仰而离家出走,但过去至多三天便回来了。秦显声本能地感觉到,这一次不一样。前所未有的不安降临在他身上。
  果然,一回到家里,他便看到了妻子留下的信。信中,妻子把过往生活里的种种不满和矛盾全部倾吐出来。不仅针对丈夫,也针对自己的娘家姐妹。“我看透了,什么姐妹之情,我与她俩(指其姐姐和妹妹)已断绝关系……娘家和婆家都容不下我,这辈子注定要漂泊。”
  秦显声意识到,事情远比自己所想的严重,他慌了。
  他想找回妻子,却不知从何找起。她从来不告诉他每次聚会的具体地点,只用公用电话报个平安。他不愿呆坐在家里等待,总得干点什么。
  于是他找来一辆自行车,每日瞒着上司提早离开公司,上幼儿园接小女儿。
  “爸爸带你去玩会。”他继续对女儿撒谎。
  父女俩在偌大的城市里,一条条街道、一条条胡同寻过去,希望能在路上碰见她。
  静静伫立在城市街道上的公用电话亭,是上个时代的遗物,肮脏、破败,贴满了小广告,步入手机时代的人们早已将它遗忘。但这些橙红的遗物,却成了寻妻日子里罕有的一点亮色。
  每遇到一个电话亭,秦显声总要试着插入IC卡,看看号码。他找到了妻子当初使用的那台电话,但也仅此而已。他寻遍了周围的每条街巷,一无所获。
  有时车后座上的女儿会感到无聊,他便停下来,让她在路边的健身器材上玩会儿。他在一旁看着玩耍的女儿,不知道这样的寻找还要持续多久。
  寻妻的日子里,秦显声常常每天只吃一顿饭,夜里则噩梦连连。
  “三四点肯定会醒,会梦见她。”
  一个月后,秦显声接受洗礼,成为一名基督徒。他本希望在教堂里找到妻子的线索,但是基督徒们告诉他,你老婆走邪了,你在这里找不到她。
  “借助神来找她。”他们为他指了一条路。
  从那之后,每一个被噩梦惊醒的夜晚,他都虔诚地为妻子祷告。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