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技术 > 科技动态 >  正文

坚守孤岛25年的科学家于丹:草长水清我就欢喜

2017-05-12新华社李伟 俞俭

5月5日,于丹(左一)在梁子湖湖泊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指导学生。新华社记者 李伟 摄


  新华社武汉2017年5月10日电题:“草长水清,我就欢喜”——记坚守孤岛25年的科学家于丹


  5月的梁子湖平静美丽,波光粼粼,微风吹拂下,漾起层层縠纹。

  这片水域正是武昌鱼的故乡,一湖净水的背后离不开一位老人的付出,他就是远离喧嚣、坚守孤岛25年,通过种植水草恢复水生植物生态系统,建立起“学术王国”的“种草带头人”,梁子湖湖泊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站长、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于丹。

“我就是一个种草的农民,看到水草就高兴”

  从武汉市驱车一个多小时,再换乘冲锋舟近20分钟后,记者来到了湖心的梁子岛,找到了正在“干农活儿”的于丹。

  一顶草帽,摘掉帽子露出灰白的头发,一双拖鞋方便随时下水,双手格外粗壮……眼前的于丹与印象中的大学教授形象相去甚远,倒像是一名地道的农民。

  “我就是一个种草的农民,看到水草就高兴。”常年暴晒黑里泛红的皮肤、淳朴的笑容、谈起岛上的草木时温和的语调,都散发着与这座孤岛天然的和谐。眼前的这个“农民”简直就是这个岛的主人。

  放下手里的活儿,于丹带着记者在岛上边走边介绍“建岛历史”。

  1992年,35岁的于丹从东北林业大学博士毕业后来到武汉大学开展博士后研究,需要寻找一个野外观测站,在考察了长江中下游多个湖泊后,他选中了湖北省湖容第一面积第二的梁子湖。

  从此,于丹把自己的命运与梁子湖紧紧绑在一起。

  “一开始真是一穷二白,啥也没有。”于丹有着东北人的幽默乐观,对于初来岛上时睡觉屋顶掉下蛇等危险,讲起来绘声绘色。岛上生活的困难,对于曾经在内蒙古农村插过队的于丹来说,“相比起来已经算是好的了”。

  “最苦的是采集水草样本、到水底种草。”师从于丹,在岛上已待了12年的王力功说,每次采集样本、种草,教授总是带头潜入湖底。种草讲究精细化操作,如同稻田插秧,需要潜到底用手刨坑,尤为费劲。

  “每种一棵草要潜入水底30多秒,有时潜水几次才能种好一棵水草。每次都是于老师带着我们,不断地潜入水底。”王力功告诉记者,于丹面对年轻小伙儿一点也不服老。

  如今年近六旬的于丹,“4米深的湖上来下去,没有问题。”于丹告诉记者,冬季水少相对容易种草,但湖水刺骨人更遭罪,“怎么办?下水前喝口酒御御寒。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