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天地 > 企业动态 > 非公企业 >  正文

红岭创投“搞事情”:清盘反转 冲刺备案

2018-01-08和讯网


人称“老周”的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一直是互金圈的大红人,以敢言而吸粉无数。

最近他的一句“快来吧,老周要搞事情”引来看客无数。周世平说,2018年上半年要全力冲刺备案。此言一出,看客“傻眼”。

还记得几个月前,老周还声称“网贷不是我们擅长和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清理出去,只是时间而已”,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红岭创投顶不住了,要退出P2P业务。

可是,老周改口了!他近日称,“2017年7月所说的清盘并不是将平台清盘,而是清盘大单资产,合法合规业务后续还会继续开展”。

为何短短几个月时间,老周的态度就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仅清盘大单资产

对于2018年的工作重点,老周强调,“为满足备案条件,红岭创投签约厦门国际银行为存管银行,并成立专项工作小组,实质性的工作已经启动。上半年所有的工作都是围绕备案来做。具体方案会一步步公开。”

然而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17年7月27日,老周在“红岭社区”发帖称,网贷不是红岭擅长和看好的,最终会被清理出去,“清盘”过渡期大概要三年,到2020年底,会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又发了一帖子说所谓的“清盘”,只是清盘大单资产,合法合规的业务将会继续做。

这一转变,令投资者和业内人士都颇为吃惊。

周世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解释称:“去年7月清盘网贷业务,主要是大标资产的处置压力,目前已经有很好的解决方案,合规备案的可行性已经具备,继续做合规业务并备案成功也是确保红岭创投品牌价值得以延续的可行方案。”

的确,大标资产一直以来是红岭创投多年来得以快速发展的一大优势,但也是红岭创投未来发展的最大症结所在。可以说是“成也大标,败也大标”。

2017年3月25日,红岭创投股东大会上暨投资交流会上,老周宣布,3月28日起正式停发100万元以上大标,大标业务将通过对接金交所方式进行过渡。2017年将大力发展房易贷业务,目标新增规模做到60亿元,转型小额业务的主要任务都放在房易贷身上。

2017年3月28日,红岭创投公告称,自即日起暂停发布100万元以上大标,在交易所挂牌的承销标(金交所产品)将继续展示。然而,同年7月6日监管下发通知,要求互联网平台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开展违规业务增量,红岭创投承销标红盈宝被迫下架。之后,红岭创投一度陷入无标可发的境地。

当时,老周坦言,因为本身大标不能做,但是小标也不是强项。“其实不是突然做的决定,大概在2015年开始就在想这个事情,怎么样安全退出”。

对于老周的“改口”,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红岭创投在去年7月上线房易贷项目,目前已经成为平台的主要业务,发展不错。另外,红岭创投也在积极尝试新的业务模式。而且,8年多老平台的品牌价值还是不错的。因此,在能够实现转型的情况下,老周自然会选择延续红岭创投这个平台。”

其实,老周在去年谈及红岭创投的未来时就说过“做该做的事,做擅长的事,为值得的人付出”。如今,红岭创投正打算切入农村普惠市场。老周此前透露,作为红岭创投的重要一部分,其正在与神州控股旗下子公司农村普惠金融进行合作,开发农村土地扭转金融服务,利用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形成新的合作模式,做合规产品。

流动性压力顶峰已过

上述业内人士指出:“老周之所以不再打算清盘红岭创投的整个网贷业务,除了寻找新的业务模式之外,备案通过的可能性应该也是一大原因。”

周世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的监管政策已经有比较明确的预期,经过备案成功后的平台,发展合规业务有比较大的空间。

从网络舆论看,红岭投资的投资者对老周的转变基本抱持欢迎的态度。不过,大家对于红岭创投不适曝出的坏账问题还会颇为担忧。其实,老周在去年7月突然对外宣布“清盘网贷业务”的导火索就是红岭创投的一笔坏账。

去年红岭创投一个数百万的标的逾期超过1年,处置进展缓慢,于是老周自己掏钱还给了投资者,而这也招来了不少投资者的指责。于是,在2017年7月26日晚间,老周发帖《操心的人这么多,真够闲的》称:“你不是投标的人,体会不到投资亏损的痛;你不是老周,大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你就是你,唯恐垫付别人少了你的那份;别跟我扯规则,某一天损伤到你本人,会来跟老周讲规则吗?”对于这起本标垫付,周世平表示,“产品天然缺陷本就不看好,加上当时管理不到位,甚至出现低级错误,这是红岭创投本应担负的责任”。

过去几年间,红岭创投踩的雷的确不少,坏账成为红岭创投一大致命伤。

2017年12月27日,周世平在官网社区发布《成都新都区“鲜花小区”项目说明》(下称《说明》),称该项目截至目前逾期本息2000万元。他表示,2015年该项目方成都某置业公司以1.5万平方米、价值8000万元的在建工程向红岭创投平台借款2000万元,由银行抵押并委托贷款。借款人利息支付至2016年6月21日开始逾期。《说明》显示,红岭创投清收小组在2017年9月份多次去成都协商该项目解决方案,因多方诉求不一致而未有结果。

从辉山乳业到亿阳集团,这些违约事件中都不乏其身影。去年底福建三元达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报告书》中披露了红岭方面行政处罚、刑事处罚、或者涉及与经济纠纷有关的重大民事诉讼或者仲裁的情况,其中不仅提到了红岭踩雷辉山乳业5000万之后资产处置的进展,还首次披露了红岭踩雷亿阳集团6000万元。

此前,老周说,红岭创投做了8年多,投资人通过该平台赚了60多个亿,但红岭创投本身有8个亿的坏账成本,还有经营成本,所以需要花一定时间,靠8年的收入很难覆盖掉。一句“网贷有规模,有不良资产,没有利润”也是透出相当多的无奈。

“成都项目本息总额2000万元,有足额抵押,该项目已经在去年垫付过,目前虽然重组过程中有些矛盾,但总体风险可控,今年有望全部收回。”周世平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红岭创投项目风险主要集中在2014年和2015年的标的,2016年和2017年风险已经集中释放,现在大部分已经进入重组。随着回收力度加大,流动性压力顶峰已经过去了。”

接下来,备案和寻找合规资产是所有网贷平台面临的难题,红岭创投也不例外。杀了一个“回马枪”的周世平究竟能否带领红岭创投转型成功?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王会丽)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