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恩格斯致马克思 1868年10月2日

2015-12-11宣讲家

  伦敦

  1868年10月2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摩尔:

  波克罕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查理[注:查理·勒兹根。——编者注]、龚佩尔特和我曾经从波克罕那里拿过七十二英镑的酒,上月底付款期已到。但本月初我才弄到钱。因此,我昨天把钱寄给了他,并且问他能否给你弄到一百英镑或者把付款期延长到2月份。他同意后一办法,甚至把另外的二十八英镑也借给了我。我想,现在我们至少可以安静一些日子了。

  现在该搞第二卷[11]了!要多活动活动,因为这对你的肝脏是必要的。

  西班牙事件[162]的进展到目前为止十分顺利。“王朝”业已覆灭在“无辜的女人”[注:伊萨伯拉二世。——编者注]的腹中。这样就会出现更换王朝,至少是选举国王,再加上成立制宪议会。所有这些发生在波拿巴先生边界上的事都很不坏。可能还会发生某些更好的事。

  施韦泽的东西今晚退还,昨天由于疏忽把它忘了。的确,给自己和弗里茨舍弄两个终身受用的肥缺是个极好的办法。何况整个这件事没有实际意义。在“联合会”中有三个来源不同的独立的权力机构!(1)由工会选出来的委员会,(2)由普选产生的主席团,(3)由地方选出来的代表大会。这样一来,就到处都是冲突;而竟说这样有利于“迅速行动”。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普遍信任者而由普选产生的人处境最好。拉萨尔从法国宪法[174]中搬用了所有这些荒谬的东西,而施韦泽把它们看作是永恒的普遍适用的公式,这实在愚蠢。然而,整个这件事如果只是拉萨尔分子参加,那就会失去任何意义;如果其他人也参加,那小店铺就得停业。

  邮局要关门了。

  你的  弗·恩·

  附上“大名鼎鼎的戈迪萨尔”[注:波克罕。——编者注]从你那里拿去的庄严收据一张,以便向你证明他是个办事认真的商人。

  注释:

  [11]根据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一版序言,整个《资本论》的出版计划规定还要出版两卷。第二卷应包括两册,用以分析资本的流通过程(第二册)和阐述资本主义总过程的各种形式(第三册),而最后一卷即第三卷(第四册),马克思打算用来探讨经济理论史(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12页)。马克思逝世以后,由恩格斯整理付印,并把马克思的属于第二册的手稿作为《资本论》第二卷出版,把属于第三册的手稿作为第三卷出版。——第8、12、23、70、162、191、410、518、526、539、540、551、583、586、588、672、677、688页。

  [162]指1868—1874年西班牙资产阶级革命。这次革命是由1868年9月18日加迪斯舰队举行起义反对伊萨伯拉二世的反动君主制开始的。人民群众积极参加了起义,政府的军队几乎全部站到了人民群众一边。起义结果,国家政权转到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化的地主手中,于10月3日成立了以塞腊诺将军为首的临时政府。1869年召集的制宪议会通过了资产阶级君主制的宪法,宪法在国内确立了普选权。1873年在残酷的阶级斗争形势下在西班牙建立了资产阶级联邦民主共和国。然而,1874年大资产阶级和地主实行了波旁王朝的复辟。——第150、156、162、167、172、555页。

  [174]指波拿巴政变后在国内制定的1852年法国宪法。——第163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