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68年9月25日

2016-12-19宣讲家

  曼彻斯特

  1868年9月25日于伦敦

  亲爱的弗雷德:

  无论如何你要尽快地给李卜克内西写东西。否则这家伙会自己动手去搞,而且你可以相信,他会搞糟的。我觉得,你要是同时指出伯恩哈特·贝克尔(当他还是“人类的主席”的时候,那样卑鄙地骂过我们)[168]的下流小册子[注:伯·贝克尔《揭露斐迪南·拉萨尔的悲惨逝世的内幕》。——编者注]从你的小册子[注:弗·恩格斯《普鲁士军事问题和德国工人政党》。——编者注]里盗窃了什么和有了痛苦经验之后他应该承认什么,那就好了。施特龙把这本小册子带到布莱得弗德去了,你如果现在写信给施特龙,马上就可以拿到它。

  向这个“拉萨尔主义”“开始”进攻的时刻来到了,因此,绝不应该对伯·贝克尔这本下流的小册子保持沉默。[169]

  我们的火性子小威廉所说的“呼吁”是这么回事:自从德国工人同我们的关系由于他们代表大会的各种决议而有了变化以来,我(就是说以国际协会的名义,作为它的德国书记)自然应该向他们发出几条一般性指示。但这根本用不着太性急。所有这类事应该遵守“着急反倒误事”的格言,而大家知道,我们的小威廉这六七年来对这种事是从不“着急”的。

  至于施韦泽,我已预感到有某种转折的迹象。因此,尽管我给他的回信在几天以前就写好了(在信中我以门托尔的审慎态度,特别就宗派运动和真正阶级运动两者条件的区别开导了他),我还是把它压下来了。而现在,当他要在柏林召开旨在建立工会的代表大会的新尝试有了明显结果以后,我才答复他。不管怎样,施韦泽可以从我这里得出一条经验,即我给他回信的时间总是同他来信中“感情的热度”成反比。

  威廉处总共只剩下一本《雾月十八日》了。

  福格特在席勒协会的讲演怎么样?

  你的  卡·马·

  布朗基一直出席布鲁塞尔代表大会。

  在一本关于1857年危机的蓝皮书[170]中,调查委员会主席、皮尔的老太婆集团中最讨厌的饶舌者之一卡德威尔问狄克逊(利物浦一家已经倒闭的银行的行长),这家银行的股东大多数是否都是不懂银行业务的妇女、牧师和诸如此类的人物?狄克逊回答说,根本不是,他们大多数是“商人”,但他又极其意味深长地加上一句:

  “他们中间大多数是实业家、商人,但是这些商人对他们本身业务以外的任何其他事务能够了解多深,颇成问题。”

  这不是很动听吗?顺便说一下,让穆尔从他借书的那个图书馆借一本福斯特的《关于汇兑》寄给我,因为这本书这里的图书馆没有。我很快就寄还。

  注释:

  [168]指拉萨尔派的全德工人联合会主席伯·贝克尔1865年3月22日在联合会的汉堡分会会议上的讲话;他在这篇讲话中诽谤国际工人协会,并且诽谤马克思、恩格斯和李卜克内西。贝克尔的讲话发表在1865年3月26日《社会民主党人报》第39号的附刊上。马克思在《人类的主席》一文中揭露了贝克尔的诽谤(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100—105页)。——第154页。

  [169]按照马克思的建议,恩格斯在1868年10月初给自己的《论拉萨尔派工人联合会的解散》一文写了补充,揭露了这封信中提到的伯·贝克尔在他的小册子中的剽窃行为(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72—373页)。——第154页。

  [170]《银行法特别委员会的报告。委员会会议记录、证词、附件和索引》,根据下院决定于1858年7月1日刊印(《Report  from  the  select  committee  on  the  bank  acts;together  with  the  proceedings  of  the  committee,minutes  of  evidence,appendix  and  index.Ordered,by  the  House  of  Commons,to  be  printed,1  July  1858》)。

  蓝皮书(Blue  Books)是英国议会和外交部发表的资料和外交文件的总称。蓝皮书因蓝色的封皮而得名,英国从十七世纪开始发表蓝皮书,它是英国经济史和外交史的主要官方资料。——第155、527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