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恩格斯致马克思 1868年9月21日

2016-12-19宣讲家

  伦敦

  1868年9月21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摩尔:

  施韦泽的信寄还。这个家伙真是个畜生,他满以为用这样一封信就能博得你的好感。他把你变成整个“欧洲”的领袖,同时委婉地向你暗示,你的王国正因为如此并不特别属于哪一个国家,所以它本来在尘世间是不存在的。他立你为教皇,好让你封他为德国皇帝,并借此踢威廉一脚。不管怎样,你手里有这样一封信是很有价值的。

  我认为,你首先要向这个庸人指出,他的工人代表大会[160]只有成为真正的工人代表大会,而不是他的汉堡代表大会[129]的简单再版,也就是说,只有施韦泽注意到代表大会除拉萨尔分子外也有其他代表的时候,才有意义。到现在为止,还看不到这样的迹象,也看不出施韦泽在这方面采取了任何步骤。他能不能同威廉和其他人“友好”,那是无关紧要的;在这件事上他应当和他们共同行动。至于章程,你可以写信告诉他,重要的不是章程的内容,而是实行章程的方法。

  这个家伙显然是想排挤小威廉、倍倍尔这些人,并且想利用你的一点书面的东西。看来,这对他很重要,否则他决不会给你写那样一封信,让它永远落在你手中。而且象你正确指出的,他看到靠拉萨尔的几句话再也混不下去了,必须广泛开展活动才行。

  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也给过小威廉几本《雾月十八日》[注:卡·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编者注]。要能拿回几本就好了,我这里一本也没有了。

  我要写信给“戈迪萨尔”[注:波克罕。——编者注]。

  西班牙事件[162]有可能结束全部战争叫嚣。无辜的女人伊萨伯拉是路易唯一可靠的同盟者,如果在西班牙革命取得胜利,整个形势就会完全改观。事情大概很快会见分晓;我想,无辜的女人的末日到了。

  你的  弗·恩·

  注释:

  [129]1868年,全德工人联合会(见注41)中的先进分子在工人运动的经验的启示下,特别是在国际和马克思《资本论》的思想的影响下,开始抛弃拉萨尔的教条。拉萨尔派的领导人害怕在工人中失掉影响,不得不大耍手腕。1868年7月10日《未来报》第266号和1868年8月21日《社会民主党人报》第98号上发表的即将在汉堡举行的联合会大会议程中列入了下列几点:关于展开争取完全的政治自由的鼓动,关于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关于工人阶级的国际合作。马克思在《致全德工人联合会主席和理事会》(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58页)这封复信中对这个议程作了评价。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谈到自己的回答时写道,他祝贺拉萨尔派,因为“他们放弃了拉萨尔纲领”(见本卷第134页)。

  在汉堡举行的大会(1868年8月22—26日)通过了下列重要决议:原则上同意罢工运动,一致承认,“马克思的著作《资本论》对工人阶级作了不可估量的贡献”,最后,指出了各国工人共同行动的必要性。但实际上拉萨尔派的领导人继续阻挠联合会加入国际,而且仍然保持原来的立场。——第118、121、150、157、160、550页。

  [160]指施韦泽和弗里茨舍得到在汉堡召开的拉萨尔派的联合会大会(见注129)的同意以国会议员身分于1868年9月26日在柏林召开的全德工人代表大会。出席代表大会的代表二百零六名,代表十四万二千多工人(主要是北德意志各城市的)。这次代表大会根本拒绝加入倍倍尔和李卜克内西领导的纽伦堡组织的各个工人协会派遣代表参加。柏林代表大会以后,成立了一些工会,它们是按拉萨尔派的宗派主义组织的式样建立起来的,并且联合成为一个以施韦泽为首的总的联合会。这个组织完全从属于全德工人联合会。马克思对施韦泽作了尖锐的批评,因为组织这样的代表大会导致了德国的工人工会的分裂,见本卷第558、559页),同时,代表大会所通过的章程根本违反工会运动的目的和性质。——第147、150、159、168、556页。

  [162]指1868—1874年西班牙资产阶级革命。这次革命是由1868年9月18日加迪斯舰队举行起义反对伊萨伯拉二世的反动君主制开始的。人民群众积极参加了起义,政府的军队几乎全部站到了人民群众一边。起义结果,国家政权转到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化的地主手中,于10月3日成立了以塞腊诺将军为首的临时政府。1869年召集的制宪议会通过了资产阶级君主制的宪法,宪法在国内确立了普选权。1873年在残酷的阶级斗争形势下在西班牙建立了资产阶级联邦民主共和国。然而,1874年大资产阶级和地主实行了波旁王朝的复辟。——第150、156、162、167、172、555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