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恩格斯致马克思 1868年9月16日

2016-12-19宣讲家

  伦敦

  1868年9月16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摩尔:

  我只能了了草草地写封短信,因为我的右手风湿痛发作,而且我已经写了整整一个下午了。

  附上十英镑银行券一张。如果没有别的办法,波克罕回来时,你一定要叫他采取点措施。你知道,我自己现在相当拮据。你是否已写信给迈斯纳谈过结算的事?由于工人现在从各个方面开了炮,沉默很快就会结束的,第二版也不会再拖很久了。现在正是该书登新广告的最好时机;你考虑拟一个稿子,我把它寄给迈斯纳,反正我要给他回信的。不过事不宜迟。还应当把载有德国人在布鲁塞尔的决议的《泰晤士报》和昨天的《民主周报》[151]等等寄给迈斯纳。要经常激发他的热情。如果你没有这样做过,现在就这样做吧。(这一号《泰晤士报》我这里弄不到。)这样,交换价值就会源源而来。

  《泰晤士报》刊载的埃卡留斯的报告提到的事实,对你很有利,摩里先生会注意的。[注:见本卷第127页。——编者注]这里的报纸也都刊登了这个报告的相当完整的摘录(但大部分摘自《每日新闻》)。

  代表大会开得还比较好。公开谈琐事,悄悄办正事,这种方法证明是很出色的。这样,总委员会仍然设在伦敦,蒲鲁东主义者又该对他们是蒲鲁东主义者,他们之外再无别人这样的定论感到心满意足了。

  谈到劳埃德等等的那一号《未来报》曾两次提到你,这也应该寄给迈斯纳。如果你愿意,这一切我都可以办到。

  莫泽斯·赫斯使我很开心。[152]

  但现在有一个问题:你是否认为迫切需要向工人简单通俗地叙述一下你的书的内容?如果不这样做,那就会冒出一个莫泽斯来,他会这样做的,而且会把一切都搞错的。对此你的意见如何?

  艾希霍夫的东西[注:威·艾希霍夫《国际工人协会》。——编者注]随信寄还。

  人一走开,这里就一定会干出蠢事来。趁我不在,席勒协会[45]理事会的家伙们根据来自布莱得弗德的建议,邀请福格特这头猪到这里来讲演。我自然立即声明退出理事会,“否则我就是对这样一个人间接投信任票,这个人我认为已经有证据可以证实,他在1859年曾经当过波拿巴的领津贴的暗探”。[153]这头猪明天来。

  你的  弗·恩·

  注释:

  [45]席勒协会是为纪念伟大的德国诗人弗·席勒诞生一百周年于1859年11月在曼彻斯特成立的,它的目的是要成为曼彻斯特德国侨民的文化生活和社会活动的中心。起初,恩格斯站在一旁对协会的带有普鲁士官僚主义烙印的活动抱批判的态度。在席勒协会的章程经过一些修改以后,恩格斯于1864年担任协会理事会理事,后来又任协会主席;他在这方面付出了很多时间,对协会的活动有很大影响。在1867—1868年,恩格斯特别忙于席勒协会兴建新厦的各种事务。1868年,在恩格斯离开曼彻斯特期间,理事会邀请了卡·福格特到协会作讲演,这件事促使恩格斯辞去协会主席和理事会理事的职务(见本卷第141页,以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66—367页)。理事会秘书戴维逊于1868年10月2日代表理事会请求恩格斯改变自己的决定,但恩格斯没有同意。1870年4月,恩格斯重新被选为席勒协会理事会理事,但他已不再积极参加协会的活动了。——第28、48、99、111、141、342、670页。

  [151]在1868年9月11日国际的布鲁塞尔代表大会上,德国代表团提出了关于马克思《资本论》的下列决议案:“我们,布鲁塞尔国际工人代表大会的德国代表,建议所有国家的工人都来学习去年出版的卡·马克思的《资本论》;呼吁协助把这部重要著作翻译成目前还没有翻译出来的各种文字。马克思的功绩是不可估量的,他是经济学家当中对资本和它的组成部分作出科学分析的第一个人。”这项决议由代表大会一致通过,并于1868年9月15日发表在《泰晤士报》埃卡留斯的通讯中。

  在1868年9月12日《民主周报》第37号上发表了李卜克内西在德国工人协会联合会纽伦堡代表大会上的演说。李卜克内西在他的演说中痛斥了资产阶级学术界和报刊对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持沉默态度的阴谋。——第140、142页。

  [152]这里指莫·赫斯1868年9月11日在国际工人协会布鲁塞尔代表大会会议上的演说。赫斯在反对蒲鲁东主义者的“无息信贷”论时,引证了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答蒲鲁东先生的〈贫困的哲学〉》中对这种理论的批判。——第141、143页。

  [153]弗·恩格斯《致席勒协会理事会》(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66—367页;并见注45)。——第141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