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68年8月26日

2016-12-19宣讲家

  曼彻斯特

  1868年8月26日于伦敦

  亲爱的弗雷德:

  从德国还是没有得到任何“补给”。完全指望半答应了的事情自然是愚蠢的。但是溺水者要抓稻草。星期五是那张十二英镑期票到期的日子,这事我在信中告诉过你了。由于直到今天什么也没有收到,我为了避免在家里接到拒付证书,刚刚去找了一趟我的面包铺老板,他说,他“也许”能在明晚以前弄到钱,但只能借几天。同时,我收到了我的房东的一张便条,现随信附上。恰好此时全都一拥而上。真能叫人发疯。

  请把贝克尔的破书带来或寄还给我。他在理论上、政治上和经济上对拉萨尔的反驳是从你关于军事问题的小册子[注:弗·恩格斯《普鲁士军事问题和德国工人政党》。——编者注]里抄来的。

  这个贝克尔以他的载勒尔式的作品给我们帮了大忙。他做拉萨尔“遗嘱继承人”完全够格。

  我接到出席全德工人联合会代表大会(8月22—25日在汉堡举行)的邀请书[142],它是由作为主席的施韦泽和德国各个地区的二十多个工人(理事会理事)签名的。我在答复[注:卡·马克思《致全德工人联合会主席和理事会》。——编者注]的时候不得不考虑到后面这些人。我说明,我不能出席大会是由于国际工人协会中央委员会的工作繁忙,并且表示我感到高兴的是,他们的代表大会的议程中提出了那些成为任何“严肃的”工人运动的出发点的问题:展开争取完全的政治自由的鼓动,规定标准工作日和工人阶级进行国际合作。换句话说,我祝贺他们放弃了拉萨尔纲领。他们是否懂得其中的奥妙,还要等着瞧。施韦泽这个整个拉萨尔集团中唯一有头脑的人,肯定是会感觉到的。但是,他是认为有必要指出这一点还是要装傻,我们以后会看到的。

  你的  卡·马·

  注释:

  [142]要求马克思以贵宾身分出席全德工人联合会汉堡代表大会(见注129)的正式邀请书是1868年8月13日以联合会主席和理事会的名义发出的。全文发表在1868年8月14日《社会民主党人报》第95号上,并在1868年8月18日的总委员会会议上宣读。——第134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