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论马克思的时代观

2017-11-20中国社会科学网牟成文

尊重人的内在和谐是马克思的时代观的题中应有之意。“新唯物主义”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要重视现实生活中人的需要。〔27〕马克思指出,需要是人对物质生活资料和精神生活条件依赖关系的自觉反映,“他们的需要即他们的本性”。〔28〕从社会关系层次看,人的需要是人追求自己的对象的一种本质力量。这种力量,一方面,由人的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决定,随着人的实践活动的产生而产生,随着人的实践活动的发展而发展;另一方面,人的实践活动和人们的社会关系本身又构成需要的内容。从社会发展层次看,需要构成一切社会活动观念上的内在动力,它是主体对客体能动关系的内在化。“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的一个最严重的错误就是忽视人的需要从而导致对人之存在的盲视,这显然是不为马克思所接受的。马克思指出,人“对自然界的独立规律的理论认识本身”,就是为了使人的外在“服从于人的需要”。〔29〕因此,人的所有实践活动都必须遵循两个尺度:物的尺度和人的内在尺度。人的内在尺度是人之本性的需要。人总是将自己的需要倾注在对象之中,从而实现其自身的本质力量。整个人类发展历史表明:需要在可能性上构成实践发展的动力,实践则将这种可能性转化为现实。人在生存和发展问题上表现为各种各样的需要,需要在现实生活中又体现为人的利益。利益表示的是人的需要对所需对象的占有关系。对利益的追求是人的活动持续发展的现实动因。正是利益使得人的本质力量凝聚于对象之中,以改造对象来满足其自身的需要,由此决定了人们所从事活动的价值所在。在特定语境下,人的需要被划分为合理需要和不合理需要。人的利益也被划分为合理利益和不合理利益。从人的内在本性出发,人的需要不仅表现为合理的,而且表现为内在和谐的。比如,人的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必然要遵循一种“前定和谐”才能促进人的健康发展。如果在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的比例上失调,人的内在和谐就会出问题,人的发展也必然会出问题。因此,马克思的时代观之所以是科学的时代观,就因为它是在尊重人的内在和谐的前提下谋求社会发展与人的进步的时代观。

尊重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谐也是马克思的时代观的题中应有之意。在马克思看来,人是社会中的人,而社会则是由人所构成的社会。在现实社会中,既不存在孤立的人、纯粹抽象的人和离群索居的人,也不存在无人身的社会、纯粹自然的社会。社会中的人必然构成一定的社会关系,而社会关系就是指“许多个人的共同活动”,“一定的生产方式或一定的工业阶段始终是与一定的共同活动方式或一定的社会阶段联系着的,而这种共同活动方式本身就是‘生产力’。”〔30〕既然如此,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谐既构成人之存在的一种内在要求,又构成社会存在的一种内在要求,还构成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的一种必然要求。在没有阶级或者阶级斗争的社会里,社会对立或者矛盾主要表现为人同自然之间的矛盾或者对立。当社会出现阶级或阶级斗争以后,人与社会之间的“原始和谐”被打破。被打破的“原始和谐”虽然表征着社会得到史无前例的发展和人类获得史无前例的进步,但是,它同时昭示着人类社会进入到一种结构性的社会对立之中。在阶级社会里,社会对立或矛盾不仅表现为人同自然之间的矛盾或对立,而且还表现为人同人之间的矛盾或对立,阶级同阶级之间的矛盾或对立。有时,社会对立或者矛盾主要表现为人同人之间的矛盾或者对立,阶级同阶级之间的矛盾或者对立。在这种对立或者矛盾背后,还存在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与对立、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与对立。但是,人主要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阶级与阶级之间的关系来直接感受各种对立或者矛盾的现实存在。马克思强调人与社会之间要实现和谐,就因为他看到了人与社会之间存在着矛盾或者对立。马克思揭示这些对立或者矛盾的存在,并不仅仅是为了解释它们的存在,而是为了根本地消灭它们的存在,以便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能够真正实现和谐。至于采取何种方式来消灭它们,马克思指出:“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现代资产阶级的私有制是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31〕因此,消灭资产阶级的私有制是实现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谐的关键所在。除此之外,还必须具备一切需要具备的条件,才能从根本上实现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谐。因此,马克思的时代观之所以是科学的时代观,还因为它是在尊重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谐的前提下谋求社会发展与人的进步的时代观。

尊重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也是马克思的时代观的题中之意。自然是什么?自然是指人以外的所有客观物质世界。关于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马克思有过这样的论述:“自然界的人的本质只有对社会的人来说才是存在的;因为只有在社会中,自然界对人说来才是人与人联系的纽带,才是他为别人的存在和别人为他的存在,只有在社会中,自然界才是人自己的合乎人性的存在的基础,才是人的现实的生活要素。只有在社会中,人的自然的存在对他说来才是人的合乎人性的存在,并且自然界对他来说才成为人。因此,社会是人同自然界的完成了的本质的统一,是自然界的真正复活,是人的实现了的自然主义和自然界的实现了的人道主义。”〔32〕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第一,人同自然界在本质上就是相互依存的,也就是说,人的本质存在离不开自然界的存在,自然界的本质就是属人的本质,二者统一于社会。第二,自然主义与人道主义在本质上必然统一于社会之中。第三,人同自然界处于一种相互生产、相互生成、相互作用和互为工具的关系之中,社会就是这样的统一体,因此,自然主义与人道主义的真正实现只有在社会中才是可能的。当然,人在自然界中展现自身存在价值绝对不是靠任意掠夺自然界来完成的。马克思恩格斯反对以野蛮的或者粗野的方式来掠夺自然界,在多种场合强调人征服自然界的方式必须要文明。恩格斯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每一次胜利,起初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却完全发生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最初的结果又消除了”,“我们每走一步都要记住:我们统治自然界,决不像征服者统治异族人那样,决不是像站在自然界之外的人似的,——相反地,我们连同我们的肉、血和头脑都是属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之中的;我们对自然界的全部统治力量,就在于我们比其他一切生物强,能够认识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33〕因此,马克思的时代观之所以是科学发展的时代观,还因为它是在尊重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的前提下谋求社会发展与人的进步的时代观。

马克思的时代观为我们精准地分析和揭示我们的时代特征及其深刻内涵提供了基本方法、基本立场、基本视角和基本观点,因此,研究马克思的时代观在今天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