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论马克思的时代观

2017-07-18中国社会科学网牟成文

〔作者简介〕牟成文,华中师范大学科学社会主义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武汉430079。

马克思的时代观是马克思关于其所处的时代的根本看法或者根本观点。马克思的时代观之所以是马克思的,不仅因为马克思所处的时代具有不同于其他时代的特点,更为重要的是,马克思对其自身所处的时代特征及其内涵进行了科学揭示。要搞清楚马克思的时代观,我们势必要搞清楚:马克思所处的时代是一种什么样的时代?马克思的时代观是一种什么样的时代观?

一、马克思所处的时代

马克思所处的时代构成马克思时代观的基本坐标。在笔者看来,至少有三个特点能够把马克思所处的时代同其他时代区别开来。马克思所处的时代是19世纪上半叶到下半叶之间的这段时期。自19世纪上半叶开始,在政治领域,世界出现了持续不断的社会动荡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在经济领域,欧洲乃至世界开始发生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在思想文化领域,德国古典哲学、法国空想社会主义和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正在对世界产生重要影响。

(一)在政治领域,世界出现持续不断的社会动荡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

进入19世纪以后,世界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开始进入机器生产时代,资本主义的政治统治得到进一步加强,议会民主与共和制度开始确立。同时,各种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开始大量涌现并导致政治危机。这突出地表现为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与对立空前激化。正是在这种前提下,法国里昂工人于1831年和1834年的起义,提出“不能劳动而生,就要战斗而死”的口号。英国于1836—1848年出现宪章运动,工人们提出自己的主张,要求推翻富人政权,争取民主共和。德国西里西亚纺织工人于1844年举行起义,要求取得普选权,参与国家管理。虽然这三次工人运动都失败了,但它们标志着无产阶级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开始登上世界历史舞台。

(二)在经济领域,欧洲乃至世界开始发生周期性经济危机

18世纪中期以后,欧洲乃至世界在经济领域开始发生周期性经济危机。一方面,科学革命引发技术革命,而技术革命又带动产业革命,产业革命又催生近代意义的工厂制度;另一方面,发轫于英国的社会变革迅速波及欧洲大陆乃至世界。到19世纪上半叶,欧洲几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相继完成从工场手工业到机器大工业的过渡,其他国家的产业革命也获得了长足发展。产业革命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极大发展,整个世界面貌也开始发生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同时,产业革命也导致资本主义社会的结构性矛盾逐步凸显出来,周期性经济危机越来越严重。1825年英国爆发了第一次全国性经济危机。此后每隔10年左右就爆发一次大规模的经济危机,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1836年英国再次爆发经济危机并波及美国。1847年的经济危机席卷了整个欧洲和美国并演变成全球性经济危机。每次危机到来时,惨象环生:商业停顿、产品滞销、银行倒闭、信用凋敝、工厂关门、失业人数暴增、社会萧条,包括无产阶级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陷入极度困顿之中。产业革命不仅生产了一个工业资产阶级,而且还生产了一个人数远远超过工业资产阶级(资本家阶级)的工业无产阶级。社会阶级的两极分化越来越显著:一方面是财富日益集中到少数资本家手里;另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手工业者和农民破产并沦为无产阶级,无产阶级的队伍因此日益扩大。这样一来,“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即无产者。”〔1〕现代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从它产生那一天起就开始了,而斗争的形式、内容、深度和广度也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

(三) 在思想文化领域,德国古典哲学、法国空想社会主义和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正在对世界产生重要影响

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成就是黑格尔的理性主义哲学和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哲学。黑格尔的理性主义哲学“以纯粹的思辨的思想开始,而以绝对知识,以自我意识的、理解自身的哲学的或绝对的即超人的抽象精神结束”,因此,它“不过是哲学精神的展开的本质,是哲学精神的自我绝对化;而哲学精神不过是在它的自我异化内部通过思维方式即通过抽象方式来理解自身的、异化的世界精神。”〔2〕费尔巴哈“是唯一对黑格尔辩证法采取严肃的、批判的态度的人;只有他在这个领域内作出了真正的发现”〔3〕,但是,费尔巴哈没能从根本上克服黑格尔理性主义哲学的弊端,最终,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不过是机械的唯物主义。德国古典哲学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诞生提供哲学素材。

空想社会主义诞生的标志是1516年托马斯·莫尔所著的《乌托邦》一书。自此以后,空想社会主义经历了三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到19世纪中叶达到巅峰。恩格斯认为,空想社会主义的发展分为三个时期。这三个时期大致同西欧资本主义发展的家庭手工业简单协作、手工工场和机器工业等三个阶段相当。空想社会主义 “从共产主义思想的微光经由直接的共产主义思想发展成为本来意义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体系,即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人为代表的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从而为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准备条件。”〔4〕

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主要代表人物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马克思认为:“斯密认识到了剩余价值的真正起源”,〔5〕“李嘉图揭示并说明了阶级之间的经济对立”。〔6〕这样一来,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深刻揭露资本主义的本质及其剥削秘密提供了思考路向。

此外,在自然科学领域,以能量转化学说、细胞学说和进化论为代表的一系列重大发现和成果的问世对世界科技革命产生深刻影响。这为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提供科学基础。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