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马克思资本积累的时空界限观念蠡测

2016-12-06中国社会科学网马文保 程晓

资本积累就是剩余价值的资本化。从历史发展的结果来看,资本积累的主要方式能够随着积累的要求做出调整和更新。资本主义自由竞争时期,资本通过生产出符合市场要求的高品质的商品来提高利润、增加积累;垄断资本主义的到来扩大了资本积累的原料产地和消费市场,进而增加了资本积累;到了福特时期,标准化、专业化的生产方式扩大了生产与再生产的规模、提高了劳动生产率,资本依靠商品的批量生产来获得利润从而增加积累;随着大规模生产的市场逐渐饱和以及消费需求多样化,福特模式已经不能满足资本积累的要求,因此,资本积累逐渐摆脱规模生产,积累核心从市场和生产部门转向了财务和广告部门,商品和服务领域的真实资本的形成越来越从属于金融。由此可以看出,资本通过不断克服积累过程中的障碍而实现着价值的增值。那么,这样是否就可以说明资本积累是无限的或永恒的呢?在亚当·斯密及其追随者看来,答案是肯定的。他们认为导致资本积累困难的原因是人性的贪婪和对资本积累规则的无知。因此,只要加强严密的市场规则对人性弱点的管制,以确保他所说的“秩序与良好的政府”,就可以实现资本的永续积累。马克思认为,不能因为可以在观念上超越阻碍资本增值的外在界限,就说它已经被实际地克服了。资本积累的界限并不是外在的、偶然的,而是在资本自身的规定之中,是资本自身矛盾的必然结果。因此,无论资本创造出怎样的方式来扩展价值增值的途径,资本积累的困境都不会被消除,而只会被不断扩大,最终必然表现为更加剧烈的形式。

一、资本积累的限制与界限

“限制”和“界限”从表面看,两者表达的似乎是同一个意思,即都表达那些阻碍事物发展的因素。在黑格尔看来,说事物是有限的是就它不能超越某一特定的界限而言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界限是不可以被克服的。事实上,“某物在被规定为限制之时,就已经超出了限制”,每一事物都是向着超越自己限制的方向发展的,“植物超出限制为种子,又超出限制为花、为果、为叶”。①因此,说一事物是有限的,并不意味着它不能再发展下去,而意味着它已经变成了别的事物,而这别的又同样会超越自己的限制变成其他事物,如此这般趋向无限。因此,“限制”和“界限”在这里只是表明事物无限发展中的一个必将被克服的阶段。

学术界也正是从这种角度谈论资本积累的限制的。亚当·斯密认为不同资本之间的恶性竞争阻碍了资本积累,“随着资本在一国的增长,资本能带来的利润必然减少。在一国之内越来越难找到新的盈利方式。结果造成了不同资本之间的竞争,一种资本所有者竭力想占有其他人的投资领地,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他希望仅仅通过利用更加合理的方式把对方排挤出这个领地。他不仅必须把货物贱卖,而且为了卖出,有时他必须用更高的价钱买入……他们之间的竞争提高了工资、降低了利润,当资本所带来的利润由此在买卖两端都减少时,用来支付资本运行的价格(利润率)必然随之减少。”②但是,通过国家干预,恢复了良性竞争,资本也就可以实现无休止的积累。亚当·斯密之后,资本的限制被解释为不同的因素。在大卫·李嘉图看来,资本家之间的竞争不会造成利润率的下降,剩余价值率的下降才会导致利润率的下降,而因农业生产力的下降而导致的工资提高又造成了剩余价值率的下降。希法亭认为,资本家在繁荣时期盲目扩大固定资本,固定资本的扩大降低了资本的流动性,从而导致了资本积累的困难,扰乱了经济运行中供给与需求的平衡。进入20世纪,对资本积累限制的理解更加多样化:30年代是银行政策不当,70年代中期是石油价格猛涨和越战期间扩张性财政政策,90年代初是因为80年代滥发贷款等等。由此可见,虽然大家对限制资本积累的原因的理解各不相同,但似乎都认为是由人为的因素所致。因此,好像只要营造适合的经济环境,制约人为的干扰,限制就可以被克服。在许多学者看来,资本积累的限制只是暂时的,资本积累是能够永恒的。

“限制”恰恰表明事物是无限的而不是有限的,而“界限”才说明了事物自身的规定性和有限性。马克思谈到资本的有限性时,首先是在黑格尔意义上讲的。他认为,“任何界限就表现为必须超越的限制”,在资本统治世界的时期,“任何一种界限都是而且必然是对资本的限制”。③资本不会因疲倦、衰老而在某一点上不能超越自己的限制,资本不断克服障碍实现积累的历史过程就表明了资本巨大的活力和能量。但马克思同时认为资本不是无限和永恒的,因为它不能超越其自身规定的内在矛盾,“决不能因为资本把每一个这样的界限都当做限制,因而在观念上超越它,所以就得出结论说,资本已在实际上克服了它……”④资本无法克服它自身的规定这个界限,它不是从资本之外强加到资本身上的,而是资本生存所必需的。因此,资本积累的界限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相对界限,即资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借助扩张性的经济运动把制约资本积累的因素减到最少;二是绝对界限,即由资本自身的规定造成的限制,这是资本无法克服的,“因为每一个这样的限制都是同资本的使命相矛盾的,所以资本的生产是在矛盾中运动的,这些矛盾不断地被克服,但又不断地产生出来。”⑤因此,资本积累最大的限制便是它无法克服的自身的规定(自身的矛盾),这也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必然走向灭亡的原因。

在马克思看来,既不能片面夸大资本的相对界限,即认为任何限制都能阻碍资本积累;也不能无视资本的绝对界限,盲目崇拜资本自我调节的能力。就第一方面而言,马克思曾批评西斯蒙第低估了资本超越自身限制的能力,说他只看到资本本身产生的限制的不可超越性,并希望从外部寻求克服限制的途径,但他殊不知这些外部的限制必然会被资本推翻。⑥西斯蒙第没有看到资本能够摧毁一切阻碍其积累的外部因素的力量。就第二个方面而言,马克思认为李嘉图看到了资本的普遍的趋势,这比忽视资本积累能力的学者要深刻得多,但他认为资本自身就包含着克服一切障碍、解决一切矛盾的能力,“生产由此而遇到的限制是偶然的,是可以克服的。”⑦在马克思看来,资本的规定是充满内在矛盾的,而且这些矛盾会随着资本积累程度的提高愈益充分暴露,势必将导致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资本自身——被超越。

马克思认为,资本自身包含着四个界限:其一,必要劳动是活劳动能力交换价值的界限;其二,剩余价值是剩余劳动和生产力发展的界限;其三,货币是生产的界限;其四,交换价值是使用价值的生产的界限。⑧第一个界限指的是,活劳动能力的交换价值的实现受必要劳动时间的限制。资本要扩大积累就必须保证足够的消费,因此资本必须保证劳动者的劳动能力具有一定的交换价值,保证一定的必要劳动时间。然而,资本积累同时又要求尽可能缩短必要劳动时间,以便增加剩余价值。这样,资本自身的要求就包含着一个既要缩短必要劳动时间,又要保证足够的必要劳动时间的矛盾;这一矛盾是资本积累的第一个界限。第二界限指的是,剩余劳动增加和生产力发展只有在能够实现剩余价值的范围内才是可能的。资本为了实现剩余价值要求增加剩余劳动和发展生产力,但是,剩余劳动不是可以无限增加的,这反过来又限制着剩余价值的实现。因此,资本自身的要求与目的之间存在着无法克服的矛盾,这一矛盾是资本积累的第二个界限。第三界限指的是,只有在能够扩大货币积累的范围内,资本生产才能实现。资本生产要求不断增加货币积累,然而资本自身又制造了货币实现的困境(消费不足),这一矛盾是资本积累的第三个界限。资本的第四界限表明,使用价值的生产只有在实现交换价值的前提下才是有意义的。这意味着资本一方面需要创造人的需求,需要创造更多的消费领域以满足它积累的要求;另一方面,资本又将人的需求限制在交换价值的范围内,这一矛盾是资本积累的第四个界限。上述资本自身的四对矛盾构成了资本积累的四个界限,这是资本的内在矛盾产生的界限,它与资本积累的本质是相一致的。资本的每一次发展都无法克服这些矛盾,相反,资本发展程度越高,就越会成为阻碍生产、阻碍消费的力量。“这些限制在资本发展到一定阶段时,会使人们认识到资本本身就是这种趋势的最大限制,因而驱使人们利用资本本身来消灭资本。”⑨大卫·李嘉图也认为,资本无限积累的那种优越性,最终会因为自身的矛盾而成为生产和消费的阻碍,成为资本积累的界限。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