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为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发声

2016-12-27中国社会科学网谭苑苑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关于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的研究在国内学界一直有所争论,观点分歧较大。笔者认为,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的论争并非无意义的语词之争,而是涉及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质的根本问题之争,它不仅关系到对马克思经济学、哲学思想的基础性解读,而且关系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发展。

马克思有无哲学本体论思想之争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内学术界就马克思是否有哲学本体论思想存在较大争议,形成了观点鲜明的两个派别,分别以俞吾金和俞宣孟为代表。俞吾金一直致力于研究马克思本体论问题,他不仅对本体论研究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作出了多番探讨,还对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的阶段性特征作出了系统概括,认为“马克思有哲学本体论思想”。俞宣孟则在其《本体论研究》中多次明确否认马克思有哲学本体论思想,他认为,马克思倡导的正是对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客观唯心主义的批判,亦即对本体论的批判,同时本体论问题只属于旧哲学形态的一个领域,任何将马克思学说与本体论学说相联系的做法均不可取。

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肯定派”的主要理由包括:从西方哲学发展史的脉络来看,关于哲学本体论的思想都有迹可循,哲学本体论的研究成为任何哲学家都无法回避的问题。虽然“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但是这并不影响本体论研究所处的基础性地位。我们应当正视马克思哲学对于“传统本体论”的批判和扬弃,马克思正是在批判与扬弃的过程中酝酿着“新本体论观”。

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否定派”的主要理由包括:马克思著作中出现本体论的次数较少,而且马克思本人一贯对西方哲学特别是德国古典哲学中唯心主义本体论思想采取批判态度,反对这种用概念进行逻辑推导的纯粹思辨哲学。“否定派”认为,本体论是马克思哲学所要批判的对象,因此若再去争辩马克思哲学本体论的具体含义,则是毫无意义之举。

笔者认为,哲学本身应当具备本体论的性质,哲学本体论的内涵包括思维的、主观的、思辨的逻辑推理过程,但是马克思哲学更强调主观与客观、抽象与具体的统一以及逻辑与历史的一致。我们不应混淆哲学与具体科学的界限及适用范围。哲学虽属于形而上的思考,但其思考的来源是形态万千、纷繁复杂的具体事物,它通过抽象的逻辑思维能力去把握、探寻瞬息万变的现象中相对不变、永恒的规律。虽然马克思立场鲜明地对西方传统哲学特别是对德国古典哲学进行过全面清算,更是与“传统本体论”划清界限,但这并不等于马克思否认其哲学思想中本体论的存在,并不等于其一切著作拒绝与本体论问题发生任何关联,并不等于马克思的思想只谈“形而下”不谈“形而上”。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哲学观中,并不是只有“形而上”的纯思辨活动,正因为问题不在于“解释世界”而在于“改变世界”,所以马克思强调人类的生产实践活动是感性的、现实的人和自然界。马克思更加关注人类社会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之间的关系、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以及人的全面发展的未来图景。

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具体含义之争

学界关于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具体含义这一问题的探讨也出现较大分歧,持有不同观点的学者提出颇有见地的观点与依据,可分为两大类。

一是将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定义为物质本体论或实践本体论。支持物质本体论的学者认为,马克思哲学本体论问题应当回归到最根本的起点,即世界应统一于物质,物质是客观实在性;实践应被视为行为、属性、功能、中介的范畴,并不涉及宇宙哲学观的本体论含义;不应混淆实践唯物主义和实践本体论,现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重心的改变并不意味着哲学本体论的基础地位也可以转变。

支持实践本体论的学者则认为,“实践”强调的是人类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它在马克思哲学思想中既占据本体地位,又与上述物质本体论的内涵区别开来。实践本体论中包含了对于真理的批判性,体现了马克思实践唯物主义性质的永恒主题,这与马克思一贯的学术主张和立场一致;“实践”作为一种崭新的世界观,是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沟通的中介,以人类改造物质世界的客观活动的、具体的、动态的方式来考察和探索当代本体论的问题,体现了当代本体论的现实价值,以此升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代内涵。

二是将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进行阶段性划分或者组合而定义。在《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路历程》一文中,俞吾金将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发展历程划分为自我意识本体论、情欲本体论、实践本体论、生产劳动本体论和社会存在本体论五个阶段。他认为,社会存在本体论是基本本体论,而实践本体论和生产本体论是一般本体论。之后,他在《马克思哲学是社会生产关系本体论》一文中,将马克思哲学本体论思想定义为“社会生产关系本体论”。最后,他在《马克思对物质本体论的扬弃》一文中将其修正为“实践—社会生产关系本体论”。

有的学者从辩证唯物论的角度出发,认为马克思的本体论是物质本体论;有的学者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得出结论,马克思的本体论是感性存在本体论;有的学者从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强调实践在哲学中的作用,指出马克思的本体论是实践本体论;有的学者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强调生产劳动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出发,认为马克思的本体论是生产劳动本体论;有的学者认为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明确指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因此马克思的本体论是社会存在本体论;有的学者则认为马克思的本体论既不是物质本体论,也不是实践本体论,而是实践—物质本体论。上述观点都可以在马克思著作里找到根据,因此也都有一定道理。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