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现状与发展

2016-12-25中国社会科学网白永秀 吴丰华 王泽润

作者简介:白永秀(1955- ),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导,陕西 西安 710127;吴丰华(1985-) ,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陕西 西安 710127;王泽润(1993- ),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陕西 西安 710127

政治经济学是经济学的基础学科,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也是经济学学科建设的基础①。但多年来,政治经济学被严重边缘化②③,学科建设形势严峻、地位尴尬。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政治经济学发展和学科建设作出重要论述和指示,提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④。围绕怎样理解并实现“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学者们对政治经济学学科地位、如何处理政治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关系、政治经济学理论创新与中国化、政治经济学学科体系创新、政治经济学教育教学等问题进行了探讨,但这些文献多侧重于强调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所需要坚持的、丰富的和创新的等宏观性和方向性议题。这些问题和讨论并不新颖,只是提出的时代背景发生了变化。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与改革的不断深化,就曾促使我国经济学界对传统政治经济学研究进行反思。在这场名为“中国经济学向何处去”的大讨论中,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理论以及学科建设成为争论的焦点,摆脱“苏联范式”和教条主义的束缚、改革政治经济学研究和教学方法,成为当时大多数学者的一致看法。这场二十多年前的大讨论实际上成为国内经济学发展的一个分水岭,之后西方经济学理论全面引入并蓬勃发展,而政治经济学无论是研究还是教学都逐渐式微,学科发展趋缓。

关于当前国内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存在的突出问题和发展困境,可以说内因是主要的。对此也存在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是“新形势下我们对于意识形态斗争的经验不足,放松了警惕”⑤所致;另一种观点认为,是“方法论上的教条主义和本本主义及其导致的研究和教学缺乏科学精神和不规范”⑥所致;还有观点指出,理论发展创新不足是政治经济学学科滑坡的主要原因⑦。关于改进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的思考,已有研究主要集中在政治经济学的学科体系创新,以及相关的教材和教学改革方面。不难发现,现有研究对政治经济学学科的发展困境基本达成了共识,但对现存问题还缺乏较为系统的梳理,对导致问题原因的探讨还欠缺足够的自我批评。对于建设政治经济学学科,大多数学者能持开放包容的态度,但依然有人在认识政治经济学和其他经济学科的关系时,持对立观点。中国政治经济学要创新和发展,必须解决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问题。本文将从学术研究、学科队伍、学科阵地和人才培养四个方面分析当前中国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指出并纠正束缚政治经济学学科发展的错误认识,进而提出创新发展政治经济学学科的系统方案。

一、我国政治经济学学科发展的现状

任何学科建设和发展的现状,都涉及学术研究、学科队伍、学科阵地和学科人才培养等内容。学术研究是学科发展的核心,队伍建设是学科发展的基础,阵地建设是学科发展的平台,人才培养决定着学科发展的未来。而当前我国政治经济学在上述四个方面存在的问题,不仅反映出该学科地位下滑的事实,也显示导致这一学科地位下降的主要原因。

1.政治经济学学术研究既脱离现实又缺乏相对独立性

理论的生命力在于它的简洁与实用。经济学理论的生命力依赖于其对现实经济问题的解释力和预见力⑧。但目前,我国的政治经济学研究要么自说自话、轻视已有研究的贡献,一味“引经据典”⑨,要么“存在脱离实际的问题,远远不能适应我国现实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⑩,要么“缺乏基本的稳定性和科学发展的相对独立性”,“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属于‘政策解释学’和‘政策宣传学’,随着中央文件和政府政策的变化而变化”(11)。而且对于一些基本理论问题,现有政治经济学研究并没有在理论上给出系统且严谨的解释;对于一些在经济发展中遇到的现实问题,如国有企业改革的未来方向,政治经济学学界内部并没有达成统一的认识;对于如何理解和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如何实现“五化同步发展”等问题,现有政治经济学研究成果难以给出具备解释力和预见力的贡献。这些都反映出作为理论经济学的政治经济学,其理论却不能被应用经济学所应用的尴尬局面。

此外,我国政治经济学研究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最基本的研究方法——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传承不足、创新不够。政治经济学研究要不断吸收新的研究方法,但这并不意味着抛弃这两个最基本的研究方法,也不提倡对某一新方法的盲从。有学者指出,国内政治经济学研究“缺乏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问题的自觉性和基本功,习惯于从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和框架出发思考问题,寻求答案,照搬照抄国外时髦理论和话语体系”(12)。上述诸多问题不仅阻碍了我国政治经济学的进步和发展,而且极大地削弱了其作为理论经济学的指导作用,致使其在学科和思想市场中被边缘化。

2.政治经济学学科队伍建设滞后

近年来,我国虽然涌现出了一些优秀中青年政治经济学教学、科研工作者,但总体仍面临后继乏人的困难局面。

一是高层次人才匮乏,领军人才偏少。以“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为例,2011年-2014年,隶属政治经济学学科的长江学者共3人,仅为全部经济学36名长江学者的7.7%,只占全部社会科学229名长江学者的1.3%,而同期金融学的长江学者数量是政治经济学的3倍(参见图1)。


图1 2011年-2014年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讲座教授中政治经济学人才分布情况(单位:人)


资料来源:根据教育部历年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公布文件中的数据整理统计。

注:本图仅选取2011年及以后的数据,因为教育部在2011年实施了新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将2013年和2014年合并,是因为教育部文件中将2013年和2014年度长江学者名单合并发布。

二是政治经济学教学、科研人员减少。一方面,政治经济学教学人员减少。高校政治经济学教师流失严重,普遍缺乏能讲通讲好政治经济学课程的教师,而能讲授《资本论》或高级政治经济学课程的教师更是少之又少。“越来越多接受西方经济学价值观和话语体系的人占据讲堂,而从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学的教师越来越少,队伍青黄不接。”(13)“一些教师开始转而讲授学生感兴趣、实用性强的课程;另外部分教师虽还在讲授政治经济学,但其科研主攻方向已经不再是政治经济学。”(14)另一方面,政治经济学科研人员减少。“近年来,一些高校经济学院竞相高价引进海外特别是从美国归来的西方经济学博士,而我国自己培养的政治经济学专业人才已很难进入各个大学的经济学院”(15),并且真正坚守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学者也逐渐减少。

三是学术界对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分歧很大。一部分有官方背景的学者,可能将政治经济学官方化、过度意识形态化,如提出政治经济学首先要突出“政治”,或认为,“思想教育的时候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改革开放重要决策的时候用西方经济学”(16);另一部分教条地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学者,往往把研究局限在对政治经济学基本理论问题的争论上,但这些争论却脱离我国经济社会实践,难以促进政治经济学的创新与发展;还有一部分政治经济学的发展者,以部分老一辈政治经济学家和中青年政治经济学者为主,他们不断为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和发展作出尝试和努力。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