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历史唯物主义是否实证科学

2017-03-16《哲学动态》2016年第9期陈永盛

历史唯物主义是哲学还是实证科学,一直是学界的热点问题。经过几年前学界的热讨论和冷思考之后,近两年平静了下来。那么,问题真的得到解答了吗?不然。鉴于这一问题十分重要, 它不仅关系到历史唯物主义的学科定位,而且关系到我们能否正确地理解和呈现马克思的思想; 因此,这又是必须要彻底澄清的问题。为此,本文试图通过三个方面对其进行重新审视和澄清,以期作出自己的解答。

澄清一:问题的还原

关于马克思学说跟哲学和科学的关系问题, 最早可追溯到“柯尔施问题”上。这个问题指的是:卡尔·柯尔施( 也称科尔施) 在发表于《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史文献》上的长篇文章《马克思主义和哲学》中,首次明确提出“马克思主义跟哲学和科学的关系”问题。具体地说,在这一问题上,他反对那个时代占主导地位的观点,即反对那些认为“马克思主义没有自己的哲学”的观点。因为在柯尔施看来,马克思主义不仅有哲学, 而且“ 完完全全为哲学思想所渗透”。对那些夸大马克思后期著作中的“科学的精确性”,从而把马克思主义当作“客观的和自由的科学”的第二国际的理论家们,柯尔施进行了批判,并指出:哲学并不同于科学,科学从事的是局域性的实证事实描述,它不介人到事物的变化中;而哲学则是一种革命世界的能动力量,它能辩证地把握这种变革的过程。尔后, 这个问题经过发酵, 演变成了“阿尔都塞问题”。阿尔都塞认为,在马克思的著作中存在一个“认识论的断裂”,断裂的位置就在1845年,即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在阿尔都塞看来, 在1845年之前, 充斥马克思思想的是人道主义和意识形态理论等哲学形式, 而1845年之后( 包括1845年),马克思则转向了从现实生活的物质条件出发去批判社会历史现实。也就是说,在断裂前,马克思的立场是“哲学”而在断裂后则转向了“科学”。“ 柯尔施问题” 和“ 阿尔都塞问题”曾一度引起国内马克思主义学界的高度关注,并激起了就“马克思学说跟哲学和科学关系问题”的热讨论。但经过学者们对马克思思想的再认识,以及对柯尔施和阿尔都塞思想所存在的缺陷和错误的发现,这场热讨论很快就冷了下来。然而在几年前,这一问题又出现了复苏,并陷人一场新的交锋中。这场新的交锋主要围绕“ 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究竟是实证科学还是哲学”而展开,其中以段忠桥教授和俞吾金教授就此问题而引起的“烽烟” 最为激烈。在此,笔者尝试把学界有关此问题的争论称为“实证科学问题”。关于实证科学概念,在马克思与恩格斯的著作中出现过:“在思辨终止的地方,在现实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真正的实证科学开始的地方。关于意识的空话将终止, 它们一定会被真正的知识所代替。对现实的描述会使独立的哲学失去生存环境,能够取而代之的充其量不过是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考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概括。这些抽象本身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这些抽象与哲学不同,它们绝不提供可以适用于各个历史时代的药方或公式”。

一般而言,认为“历史唯物主义不是哲学而是实证科学”的一方正是从这里展开自己的论证的。他们认为,终止思辨就是终止以黑格尔为代表的思辨的形而上的唯心主义哲学;而那种被表述为“在现实生活面前”、“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科学, 则佐证了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是真正的实证科学。与此相反, 另一方则认为“历史唯物主义是哲学而不是实证科学”。他们认为,在进行论证之前有必要对这段话进行稍微的变动,即认为必须在我们所通用的中央编译局的译文中加上一些必要的定冠词和不定冠词。也就是,由“在思辨终止的地方” 变成“在这种思辨终止的地方”;“真正的实证科学” 变成“这一真正的实证科学”;“意识的空话”变成“意识的这些空话”;“独立的哲学”变成“这种独立的哲学”;“最一般的结果的概括”变成“最一般的结果的一个综合”;“这些抽象与哲学不同”变成“ 这些抽象与这种哲学不同”。但与此同时,与前面第一种见解一样,在此他们也把“这种思辨”、“这种独立的哲学”、“这种哲学”、“这些空话”等指归为德国思辨哲学。不同的是, 他们从这些加上了定冠词和不定冠词之后的句子中得出了这样的观点, 即认为马克思在此表达了两层意思:第一,“真正的实证科学”是奠基于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之上的,因为它是以现实的生产活动、现实的人和现实的感性世界为前提的历史学。第二,历史唯物主义就是描述人类历史发展的科学。另外,他们还从胡塞尔和海德格尔的视域中区分开哲学和科学, 认为马克思所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是以存在尤其是社会存在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的本体论哲学。不难发现,交锋双方都有其合理之处, 在论证上不分伯仲,但又都未能彼此说服对方。

在笔者看来, 要实现对“实证科学问题”的澄清,一方面不应把所有问题都仅仅局限在提出“实证科学”概念的那段话上,而应把那段话还原到马克思当时的语境中,把其放回到整篇《费尔巴哈》章中,甚至放回到整本《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来进行解读,另一方面还要顾及马克思提出“实证科学”这段话、这篇文章、甚至整本书的前因后果以及马克思的动机和目的。一言以蔽之,就是要对“实证科学问题”进行还原。

我们知道,《德意志意识形态》的一个明确目的和动机就是要清算马克思、恩格斯自己的哲学信仰,并阐明他们的见解。按照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的介绍,《德意志意识形态》所要阐明的“见解”就是主要由马克思制定的唯物主义历史观。而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也提到了写作《德意志意识形态》的目的, 即阐明他们与德国哲学的意识形态家们的见解相对立的见解。以上是创作《德意志意形态》的目的和动机。那么马克思又是如何实现这一目的的?他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提到:“ 这个心愿是以批判黑格尔以后的哲学的形式来实现的。”这是他阐明自己见解的形式、手段和途径。我们发现,学界往往把这个重要的知识点给忽略了。其实,这个知识点正好反映了《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写作语境。也就是说,《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创作语境是“批判黑格尔以后的哲学”。从这个语境中, 我们可以得出两个核心要义: 第一,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所批判的对象是黑格尔以后所形成的各种“批判哲学”,而不再是直接针对黑格尔的思辨哲学。第二,《德意志意识形态》是通过批判来实现创作目的的。如果说其中的《费尔巴哈》章主要还是在批判的基础上对自己的学说进行专题阐述,那么其他篇章则明显是在与论敌进行“逐条”对质。

由此,在明确了马克思《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创作语境之后,我们再返回到“ 实证科学问题”上,结合整个文本对那段话进行重新解读。在这段话中,马克思确实提到“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是“真正的实证科学”。但与此同时, 马克思还指明了这种“ 真正的实证科学”是在“思辨”没有开展的地方,即在现实生活面前所开启的,它以现实为前提和研究对象。至此, 我们仅知道马克思要在“思辨终止的地方”、“ 在现实生活面前” 开启“真正的实证科学”,他并未告诉我们他的历史唯物主义究竟是哲学还是实证科学。我们再来分析接下来的内容,马克思提出“关于意识的空话将终止”,根据上下文的承接关系, 这里“关于意识的空话将终止”对应的是在开启“真正的实证科学”之后。也就是说,开启“真正的实证科学”之后,“关于意识的空话将终止”。紧接着,马克思指出,“它们一定会被真正的知识所代替”。这就是说,“关于意识的空话”一定会被“真正的知识”所代替。尔后, 马克思则明言, 以现实为研究对象的“真正的实证科学” 消灭了思辨哲学的存在根据, 取而代之的将是对现实进行研究所形成的一般论述。但马克思又强调,对现实进行研究所形成的那种一般论述不是思辨哲学, 它与现实紧密结合在一起,它本身就是对现实的描述的“ 真正的知识”。如果离开现实,不以现实为出发点,那么这种研究现实的“ 抽象”也会变成思辨哲学, 因而也会变得毫无价值。由此可以断定,开启“真正的实证科学”是对“思辨”的终止,是对“独立的哲学”的否定,而取代它的则是一种不同于“ 哲学”的“真正的实证科学”。

至此, 结合前面的语境分析和马克思的创作动机及其目的,我们仅知道马克思在开启“真正的实证科学”的地方, 让“真正的知识”,即“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考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概括”代替那些“意识的空话”、“独立的哲学”。显然,结合马克思的创作目的不难发现,马克思所言的这种“最一般的结果的概括” 其实就是指他后来所说的那些与德国哲学的意识形态家们的见解相对立的见解;这种见解本质上就是他此时所形成的历史唯物主义新见解。

可见, 对于“实证科学问题”我们不能简单地说历史唯物主义是哲学或是实证科学, 我们应谨慎地说马克思开启了“真正的实证科学”,并在开启“真正的实证科学”的地方阐明了自己的历史唯物主义的见解。

上述只是对问题进行还原,但问题的关键所在是什么?或者具体地说,马克思是如何开启“真正的实证科学”的?在开启“ 真正的实证科学”的地方,又是怎样阐明他的历史唯物主义的见解的? 这都需要进一步澄清。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