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英国的新马克思主义与新左派

2017-06-01光明网李 勇

英国新马克思主义是20世纪50年代在英国兴起的、旨在将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思潮,其目标旗帜鲜明,就是要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实现社会主义。正是基于这种极强的社会实践倾向,20世纪50年代末英国的新马克思主义孕育了英国新左派运动,换言之,英国新左派是英国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与政治载体,新马克主义通过新左派将其内在要求与精神表达出来,以推动英国社会的发展与社会主义的实现。要严格区分英国新左派和新马克思主义很难。这主要是因为其身份往往交织在一起,同一个人会在不同时期或场合表现出不同的特征。然而,总的来说,我们仍然可以对他们做些必要和简单的区分。

第一,两者在成员结构与总体特征上表现出不同的特点。英国的新左派是一场社会政治运动;而新马克思主义是一股理论分析思潮,旨在以新的方式来分析英国社会,继而实现社会主义。

英国新左派形成于英国工党与共产党的内部分裂,其成员还包括其他革命左派与学生以及当时国际政治危机催生的激进的不结盟力量。作为整体的新左派运动旨在以一种新马克思主义的形式来分析当代英国社会。而英国的新马克思主义则以符合英国国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并服务新左派运动。

在50年代后期国际和国内的政治危机下,汤普森与萨维尔(John Saville)出版了作为“人道主义社会主义季刊”的《新理性者》杂志。与此同时,一群工党的左派人士与持异议的大学生筹备了《大学》和《左派评论》这两份新的社会主义杂志。

《新理性者》代表新马克思主义,而《大学》与《左派评论》更多体现的是新左派的特征。新马克思主义者以《新理性者》为基础,不仅坚持阶级斗争、社会主义人道主义和人类代理人来反对非人性的历史过程论,还以“持久的政治学”来武装自己。《大学》与《左派评论》集中于社会批判、文学批判和社区规划。许多小说家、艺术家以及记者在这两份杂志上刊文,因此这两份杂志名噪一时,拥有广泛的读者群。与之相对,《新理性者》的读者群比较小,最大的发行量只有2300册。然而,《新理性者》始终是持异议的共产主义者与无政党的新马克思主义者的主要理论标杆。这些人大多是学者和专业研究人员,并且致力于用马克思主义方式来指导他们的研究和写作,其中也有很多人致力于社会学的发掘以再现“青年马克思”。但是,他们始终是英国新左派的少数派,相较于以《大学》和《左派评论》为代表的经验的“社会主义人道主义者”,他们在工人运动中的根基更深,并早在1957年就为英国新左派打上了新马克思主义的烙印。反过来,这也是他们的个体经历与政治成熟性的反映,是他们对已有价值不妥协的立场的反映。

第二,从所取得的成果与社会影响上来看,新左派运动在文化与道德批判上对英国社会产生的影响至关重要。虽然作为一场统一的社会运动的新左派运动最后消沉了,但其作为分析方式与视角的新马克思主义却流传了下来。

英国的新左派是一个分布广泛的运动。在牛津大街上,每周举行议题广泛的政治会议,并且有左派科学家团体、教育团体、社会主义史学团体、文学团体、伦敦学校左派俱乐部、国际论坛等机构支撑。1960年,《新理性者》《大学》《左派评论》等三份杂志合并为《新左派评论》,新杂志旨在促进并为新左派运动指明方向。这是英国新左派运动的高峰,也是新左派运动的重大成就。正因为如此,英国新左派在国内外名噪一时。然而,作为整体的新左派所秉持的对当下社会的新马克思主义的分析并没有被外界社会所认知。直到麦金泰尔的《道德荒原笔记》出版后,外界才开始将这场文化运动或政治运动中的文化问题与老左派对“面包与黄油”的追求的偏见区别开来。

但是,对新马克思主义思潮来讲,三份杂志合并为《新左派评论》致使它丢失的远比它得到的要多。新马克思主义以及英国的持异议的共产主义在新杂志上集体失语了。英国的新马克思主义者将“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理念注入煤矿与工厂的工人群体中,以拯救工人运动中的个人灵魂为目的。虽然他们一直全力在帮助工人创作与出版工人公报,但是并没有遗忘其最主要的理论创作任务。在英国新左派内部,出现了一批具有相当理论高度的新马克思主义专著,如:米利班德的《议会社会主义》、希尔的《清教主义与革命》、汤普森的《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等。

到20世纪60年代末,作为统一的社会运动的新左派运动基本失败了,但是其新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方式与理论气质却得到了传承,并直接影响了后来英国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与分析的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与发展。新左派的最大困境在于其关于英国资本主义的“道德诊断”被保守的当权派吸收了,而它的文化诊断与治疗方式却又被工党的社会文化委员会所接受。在这种情况下,新左派斗争的两个维度必然会导致其在未来的分裂局面。与其说这种分裂局面是新左派紧张局势的根源所在,还不如说是新左派未解决的理论分歧与相互冲突的现实斗争目标的产物。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英国新左派会如何发展?从第二代新左派的学术转型以及新左派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创作上的巨大贡献来看,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将英国新左派看成一种学术倾向,并且有理由做出这样预估:未来的英国新左派将会以学者散居的形式存在,他们将在大学、成人或社区教育等领域开展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活动,通过思想渗透与社会行为来影响英国社会与历史进程。新左派思想家像自耕农那样精细地阐述和评价马克思的观点,他们所掀起的学术浪潮已经汇入了未来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社会科学中;尽管他们或许已经离开了学术的前沿阵地,但他们的重建工作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遗产。


(责任编辑:李晓凤)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