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孙立冰、丁堡骏: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其基本经济原则

2017-12-11《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 第5期 孙立冰 丁堡骏

  2013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①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时代发展的新高度,在总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其改革和发展目标所作出的新的理论定位和历史定位,它必将对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中国社会各种矛盾和问题不断显现,许多人自觉不自觉地提出了疑问: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不是科学社会主义? 特别是在党的十四大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确定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后,思想理论界不断有人用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和市场社会主义来解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致于在一定范围内,许多人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误认为是民主社会主义或市场社会主义。在这种背景下,习近平总书记重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其用意显然是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本质属性,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将其与资产阶级的、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以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出现的以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为特征的冒牌的社会主义划清界限。为此,我们不妨回顾一下我们曾经面对过的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

  根据马克思主义诞生时的相关文献,马克思恩格斯在 《共产党宣言》中将当时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概括为: (1) 反动的社会主义,主要包括封建的社会主义、基督教的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和德国的或 “真正的”社会主义; (2) 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 (3) 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对于这些社会主义派别的科学成分、不科学因素以及阶级性,马克思恩格斯都有过深刻的分析和批判,本文不再赘述。下面我们将着重分析马克思主义诞生后,在世界范围内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产生过深刻影响的两种所谓的社会主义,即民主社会主义和市场社会主义。这两种社会主义不是科学社会主义,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

  1.不能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误读为民主社会主义

  民主社会主义作为资本主义病床前的庸医,它非但没有医好资本主义的痼疾,反而瓦解了第二国际,断送了苏联、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事业。因此,民主社会主义是我们必须要认真对待的一种非马克思主义思潮,它与科学社会主义是有本质区别的。科学社会主义主张无产阶级通过暴力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从根本上变革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实现全部生产资料转归社会所有,真正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公平、正义。而民主社会主义则反对用暴力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反对彻底变革资本主义私有制。他们认为,这是违背道德伦理的,力图用各种社会改良的办法改造资本主义社会,进而实现社会的自由、平等、公平、正义。可见,民主社会主义不过是表达了一种在资本主义制度范围内改善工人阶级生活状况的愿望而已。按照民主社会主义的方案,将无法实现资本主义制度向共产主义制度的变革,更不可能实现彻底解放无产阶级的革命目标。

  民主社会主义最初表现为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其代表人物主要有法国的对工人阶级怀着或多或少的但总是捉摸不定的同情的民主共和主义者,即1848年的赖德律-洛兰型的人物和1874年的带有蒲鲁东主义情绪的“激进社会主义者”,以及德国的自称为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拉萨尔派。他们中间的许多人在恩格斯领导和指导的第二国际成立时,曾经深刻地意识到生产资料归社会公有的必要性,并接受了科学社会主义纲领,因此,马克思恩格斯在创立科学社会主义之初也曾经将民主社会主义看作是自己的同路人。但在恩格斯逝世后,伯恩斯坦和考茨基背叛了科学社会主义,把科学社会主义斥为“空想主义”,否定飞跃、否定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提出“和平过渡”和所谓的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论调。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在思想理论上对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背叛,必然导致行动上的错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第二国际的各个政党纷纷站在本国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支持国会通过战争拨款,支持资产阶级政府 “保卫祖国”,让交战国的无产阶级互相厮杀。这样第二国际就彻底丧失了工人阶级政党的性质,在后来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自然丧失了领导地位。

  列宁继承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批判了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及其所奉行的民主社会主义,提出了帝国主义论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国胜利”说,并且首先在俄国取得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十月革命胜利后,在列宁和斯大林的领导下,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在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巨大成就。然而,在斯大林逝世后,苏联经历了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和戈尔巴乔夫等领导人逐步接纳和尊崇民主社会主义路线的过程。从推崇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到公开推行唯市场化,从推崇个体经济、民营经济到公开推行唯私有化,直到在政治上推崇资产阶级民主化而放弃无产阶级专政,最终导致苏共垮台、国家分裂、经济衰退。因此,是民主社会主义断送了苏联的社会主义事业。

  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民社派人士。在如何看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绩和存在的问题时,他们大肆宣扬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绩是经济上私有化、政治上民主化的结果,存在的问题是中国私有化和民主化的程度还不够高。因此,民社派人士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根本出路在于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即走改良资本主义的道路。他们极力主张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搞极端的市场化、私有化,妄图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平演变为资本主义。他们否定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暴力革命,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成就,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企图用高福利的改良的资本主义取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必须对这种错误倾向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清醒的认识。

  2.不能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误读为市场社会主义

  市场社会主义是20世纪东欧国家寻找建设社会主义道路时,误入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话语体系而形成的一种所谓的社会主义模式。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国家开始向社会主义国家发起理论上的进攻和政治上的和平演变。米塞斯和哈耶克等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以资产阶级微观经济学的一般均衡理论和福利经济学的资源配置学说攻击社会主义不能解决经济计算问题,因而社会主义经济是行不通的。而波兰的经济学家奥斯卡·兰格等人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不料却陷入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的话语体系,提出所谓的市场社会主义模式,在根本世界观和方法论上落入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怪圈。第一,兰格坚持认为,“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事实本身并不决定分配消费品和分配人民各种职业的制度”?。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不决定劳动者的就业关系和个人消费品的分配方式,这是典型的资产阶级形而上学的观点。第二,兰格提出的市场社会主义的试错法模式,就是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对西方资产阶级微观经济学的一般均衡理论和福利经济学的资源配置学说的翻版。东欧的波兰、南斯拉夫、匈牙利等国家就是按照市场社会主义设计的市场模式进行改革,最终断送了社会主义事业。这是一场悲剧,是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学家把西方经济学中的一般均衡理论和福利经济学的资源配置学说神圣化为社会主义经济规律而产生的悲剧。米塞斯作为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从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出发,污蔑社会主义不能进行经济核算,这是经济学领域里资产阶级经济学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进行的责难和挑战。这种挑战的本质就是用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庸俗的错误理论来污蔑新生的社会主义经济,兰格等人正是因为陷入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的话语体系和理论设计,用资产阶级方案设计社会主义模式,其结果必然导致这一理论及其政党在后来的改革中的失败。

  20 世纪 80 年代初期,英国工党在大选连续败北的情况下,开始对传统的市场社会主义理论中的社会主义本质特征、生产资料所有制、计划与市场等问题进行重新审视。他们认为,公有制与其他所有制形式一样,都是实现社会主义终极目标即自由、平等和民主的手段。因此,在英国工党的市场社会主义理论中,公有制已不再是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特征和本质内容,取而代之的是以高效的私营经济为基础的混合经济。同样,市场被认为是实现社会主义的重要手段,甚至暗示只有通过市场才能实现社会主义,而计划只有在市场不能有效发挥作用时才能启动。市场社会主义的这些主张在 1997年布莱尔上台后得以实施,即在英国工党的党章中彻底放弃了对生产、分配、交换领域实行公有制的主张。这就进一步验证了马克思的一个重要论断: “一种理论体系的标记不同于其他商品的标记的地方,也在于它不仅欺骗买者,而且也往往欺骗卖者。”③市场社会主义及其悲剧进一步启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家: 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伟大飞跃,对这种社会经济制度进行设计必须要有全新的视野,必须和传统的资本主义私有制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通过前面对不同时期的社会主义思潮及其实践的回顾,我们可以看到: 在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之外,是没有任何社会主义的学说能够称得上是科学的,在这些学说指导下的社会主义实践也是无法取得成功的。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早期坚持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建设社会主义,尽管存在一定失误,但仍然取得了巨大的建设成就,后来由于以民主社会主义等非马克思主义、非科学社会主义思想指导改革,而葬送了社会主义。就当今人类社会历史进程而言,要么是走科学社会主义道路,要么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走所谓独立的 “第三条道路”是行不通的。鉴于这样的理论背景和实践背景,才有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郑重宣布: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这一重要论断明确阐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与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当代的科学社会主义,而不是与马克思主义对立的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更不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这充分坚定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和勇气,同时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推进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