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亓光:马克思有无公正理论的政治话语性阐释

2018-01-02中国社会科学网亓光

推介词:该文抛弃旧的“马克思有无公正理论”的分析路径,不以简单的“有无”最作为判断的逻辑起点与分析旨归,而是从一个重塑的政治哲学分析框架——政治话语框架——入手,对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的话语性进行了彻底的剖析,具有较强的思想性和创新性,在众多马克思主义公正理论的相关研究中独树一帜。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导师林毅

课题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当代中国公正话语体系构建研究”(项目号:13CZZ002),负责人:亓光

作者简介:亓光(1983—),男,博士,中国矿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助理,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博士后流动站研究人员。

[①]引文中,尖括号标注了第二版增加的内容,而用方括号标注第二版删除的内容。参见J. S. Mill, Utilitarianism, ch. 5; in Essays on Ethics, Religion and Society, Collected Works of John Stuat Mill, ed. F. E. L. Priestley and J. M. Robson, x (Toronto: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London: Routledge & Kegan Paul, 1969) 244-245.

[②]霍布斯认为,话语与公正即权威相关,这回归了公正的古典思想渊源;自由主义出现后,话语问题已经与权威的确立渐行渐远,公正话语的重要性也就被具体的公正原则、制度甚至特殊的感知或行为方式所取代。

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研究已成为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重大论题,成果蔚为大观。而要研究马克思(主义)公正观,必须首先对“马克思有无公正理论”加以辨析。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公正观与马克思的公正理论是一组相互区别的理论范畴。但问题在于,马克思的公正观与马克思(主义)公正观之间的关系问题。很多学者断言,马克思的公正观与马克思主义的公正观是不同的。当然,从经典作家的不同论述、思想发展的差别内容以及理论所解决的不同时代和社会的公正问题的角度看,马克思的公正观当然不能等同于马克思主义的公正观。然而,按此逻辑,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也被相互剥离了。在目前的研究中,的确存在将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剥离清楚的观点。但是,从整体理解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角度看,这种所谓“纯学术”的态度实质上是分析马克思主义者在刻意肢解马克思主义时惯于使用的方式。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学说,但更是一种批判的政治理论。强调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的一致性和整体性,不仅对在与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理论斗争中表明立场,更是为了在与形形色色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辩论中坚持立场。将马克思的独特性抽离于马克思主义,在思想上就为民主社会主义等流派留下了政治合法性。这也正是分析马克思主义学者在讨论“马克思有无公正理论”问题时所希望得到的结果。因此,从“观”的高度出发,关注的是一个理论的本质特征、思维方式与政治底色,马克思(主义)公正观必须以马克思的公正观为基础与标准,所发生的“变化”也不应超出上述三点的根本一致性。因此,我们认为马克思的公正理论作为一个具体理论,是一个特殊的研究对象,它是发现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的重要前提和基本条件。

对马克思有无公正理论,存在着大量的解释和论断,主要的解释模式有三,即“伍德-塔克命题”说、关键或核心概念说与马克思政治哲学语境说。在这些解释模式的选择中,政治哲学的话语转向提供了新视角和新理路,即公正话语的视角。公正话语是一个整体范畴而非关于公正概念或理论的话语现象。而且,由于“公正的话语性”,既有的公正概念解释与公正理论阐释的碎片化问题已经显露无疑。所谓碎片化问题,较早出自分析马克思主义理论家G. A.柯亨、C. B.麦克弗森、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r)等人,其主要观点是认为近代自由主义公正理论破坏了公正问题的整体性,将公正问题等同于所谓生产公正、分配公正、交换公正与矫正公正等,而忽视了公正对于一个社会结构、政治制度、文化形态与行为习惯的总体性标准(或状态)的地位。他们大多认为,自由主义公正理论之所以碎片化是因为其理论前提就是原子化的——占有式个人主义(麦克弗森语),而历史上的公正从来是“共同体性”的。自由主义公正理论的成功之处也是其公正话语最为迷惑人的地方,就是以碎片化取代总体性的理论范式。在此基础上,如果按此追问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特别是辨析马克思有无公正理论的问题,则难得真解。但是,令人遗憾地是,很多研究依然坚守碎片化思维,试图把马克思装扮成分配公正论者、交换公正论者,或试图将马克思的批判性公正观简化为一种能够直接解决现实不公正问题的理论方案。我们认为,相对于解决“使得马克思(主义)公正观在社会中得以广泛传播与普遍认同”的目标而言,厘清马克思有无公正理论的任务更应集中于马克思(主义)公正观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公正话语。由此可见,自由主义解释框架的局限性问题已经显露无疑,批判和解决这些问题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但只有科学地认知公正话语的重要性、有效地运用这一范畴及其分析模式,才能为辨析“马克思有无公正理论”夯实基础,进而不断发掘和完善马克思(主义)公正观。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