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时政讲坛 >  正文

邓锦宏:农村普惠金融产品和服务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2015-06-10中国改革论坛网邓锦宏

2015年5月30日,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金融新常态课题组、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北京分院与一亩田中国农产品电子商务交易平台联合主办的“中国农村互联网金融论坛”在北京举行。一亩田集团创始人、CEO邓锦宏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一亩田集团创始人、CEO邓锦宏演讲实录:

尊敬的韩俊副主任、彭森副主任、迟福林院长、高尚全副主任,还有到场的各位农业金融领域的精英,以及现场的媒体朋友们,大家上午好!

非常荣幸能有机会向各位领导和朋友分享一亩田集团围绕农村市场创业的感受和心得。今年初,克强总理宣布了『互联网+』国家战略,并提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中央一号文件》也提出了农业现代化建设的方针,在国家意志推动下,我们的农产品电子商务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对农村互联网金融话题也有更加全面深入的思考。

先和大家分享两个案例:

去年下半年,国内一家知名的特大型餐饮企业,在一亩田平台上抛出了每年7500万元的大米采购订单,为此我跑了一趟东三省的黑龙江、吉林和辽宁,和当地农业合作社谈订单农业的事。结果让我很意味,在15家合作社中,只有2家有能力接单,但他们的产品通不过盲测,可以通过盲测的3家合作社却无法接单。他们没有能力扩大生产,因为土地流转和购买生产资料都需要一定资金。目前在国内,靠农业订单去贷款或融资的渠道,根本是不通畅的。

还有另外一个情况。批发市场的老板也频繁遇到各类临时性的资金需求。比如有人要去陕西购买苹果,原计划采购10万元。但去了产地后,发现苹果品相特别好,难得来一次,就想一口气拿下更多的货。这可能需要15万元。农户方面也希望一次性买光。现金不够可能做不成生意。批发商只能到处打电话找朋友借钱,如果借钱磨蹭了几个小时,苹果没准被别的老板抢光了。

创业这四年,我和几个小伙伴走遍了国内25个省市,去了500多个县,遇到大量的上述两类金融需求。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互联网金融的下一片蓝海,肯定就是在农村市场。一个地方或一个领域,越传统越落后,就越蕴含着巨大商机和能量。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也有相似的判断。他们在文章提到:“无论在拉丁美洲还是亚洲, 农户和微型企业的年均投资回报率可以达到 117%-847%”。

可以说,无论国内农村6-7亿的农民,还是数千万的农业流通参与者,他们普遍存在巨大的、个性化的金融需求。这些巨大的、个性化的需求如果得到释放,这将是一个至少10万亿级别的金矿。

我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充满前景的市场。但大家都面临一个共同的困境:农村金融是块大家都想啃,但都不敢用力啃下去的肉,这块肉里骨头太多,一不小心就会崩掉你的牙齿。农民和贸易商又『欲借无门』。想借时借不到,不知道找谁去借,不知道多久能借到,借到后又不知道该还多少利息合理。种种问题都导致农村金融市场难以得到真正释放。

为什么大城市适用的普惠金融产品和服务,在农村或农产品流通领域一直无法进入实操层面?我认为存在四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是资产信息化的问题。传统农村收入、农产品交易以及消费都是现金形式的。金融机构很难判断具体农户的家庭收入和消耗情况。相比之下,城市居民的资产、个人薪酬等都是信息化的,通过银行的数据,就可以评估要不要给他提供贷款以及数量。但对农民是没法这样操作的。

第二,是生产和交易不可控的问题。目前农业生产还是靠天吃饭,大多数中国农民都不知道未来三个月的农产品价钱是高还是低,不知道今年赚钱还是赔钱,也不知下面要种什么更靠谱。因此谁也不敢给他们借钱,因为都不清楚他们有没有偿还能力。

第三,是农民无抵押物的问题。在不同的农村市场,一栋楼、一亩地、一车货,他们的价值千差万别,无法估算。甚至有的地方人走楼空,连田地也彻底荒芜了。这些资产不具备太大的抵押价值。

第四,是农产品交易双方的信用问题。农民和采购商都喜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没有一家机构能够记录他们的交易行为,也就很难为国内6-7亿农民和数千万流通参与者建立一套合适他们的信用体系。

上面四个难题,哪一个都不简单,短期内都很难得到妥善解决。但是,一亩田在最近的业务发展过程中,对于这些问题有了自己的经验。我们认为,这些困难短期可能无法一一破解,但在不远的将来,可以通过互联网电商模式找到破解之道。

在资产信息化建设方面,一亩田目前将传统的农产品交易每一个环节信息化,包括交易双方的个人信息、农产品的商品信息、银行账户、成交价格、物流等信息,形成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交易大数据。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