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时政讲坛 >  正文

张红宇:发挥农业规模经营在现代农业中的引领作用

2015-06-10中国改革论坛网张红宇

2015年5月30日,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金融新常态课题组、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北京分院与一亩田中国农产品电子商务交易平台联合主办的“中国农村互联网金融论坛”在北京举行。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演讲实录:

各位,大家下午好。

非常高兴再次参加迟院长主持的闭门会议,我多少年一直是中改院的热心支持者、参与者,关注中改院的相关活动,就农村互联网金融的问题,上午在总结各位专家的致辞和报告中,我已经谈了一些相关的观点,下午有这么一个机会,特别是迟院长也讲可结合农村改革和农村互联网金融这个主题议论更深入一点、更广泛一点。因此我愿意再谈谈我相关的意见。

我上午谈到了,总书记在最近七省市党委主要负责同志的经济座谈会上讲到,四化同步发展农业现代化是薄弱环节,要把加快农业现代化发展作为当前经济工作十大任务之一来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农业现代化是个关键问题,加快农业现代化发展,有发展问题,有改革问题,我想从发挥农业规模经营在现代农业中的引领作用用最简短的时间讲三个观点,明确一个定位,把握一个方向,强化一个支撑,就讲这三句话。

第一,明确一个定位。改革开放到现在三十六年的历史,中国已经是世界上名副其实的第二经济大国,去年的经济总量63.64万亿人民币,人均GDP超过了7575美金,中国的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都得到了非常强势的发展,中国已经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工业化大国,城镇化每年保持一个多的百分点向前推进,去年达到了54.77%,信息化应该讲和发达国家,我个人认为,基本上在一个平台上。但是农业现代化与工业化、信息化和城镇化的水平相比,不在一个层面上。自己跟自己相比进步很大,与其他国家相比,应该讲还非常的滞后。所以明确一个定位,就是说我们有什么样的经济大国地位,有什么样的工业化程度,有什么样的城镇化水平,有什么样的信息化进步,就应该有什么样的农业现代化水平。因此明确一个定位,就是要实现农业现代化与其他三化同步发展,使农业现代化和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处在一个平台上并保持同步发展,希望通过十年、八年的努力,实现这一个愿望,就是农业现代化要始终与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保持同样进步,实现协调发展。

第二,把握一个方向。我国是农业大国,但是我们远不是农业强国,我们在粮食、棉花、肉类、水产品、蔬菜、水果生产方面,都在世界上位列第一,人均重要农产品、粮食和肉类、水产品我们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去年我们粮食总量12141亿斤,人均占有粮食444公斤,超过世界水平,世界去年的粮食总量是25亿吨,71亿人,人均大约是350公斤。我们去年肉类总产量8707万吨,人均超过65公斤左右,世界平均水平大约是40到45公斤。我们去年水产品总量6450万吨,人均超过46公斤,世界平均水平大约是20到25公斤。但我讲的是世界平均,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比如世界第一农业大国,美国人口3.1亿,美国生产的粮食总量,每一年大约是3.5到4亿吨,人均粮食1200公斤。大家都知道,发达国家平均的肉类80到120公斤,中国是世界发达国家水平一半,发达国家人均奶的占有水平都是150到200公斤左右,中国去年人均奶的占有水平是28公斤,中国是美国的十分之一,美国人均占有280公斤左右。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农产品总量在很多品种上是世界第一,但是人均还是低于发达国家的。我想强调的是,中国尽管是世界粮食生产第一大国,但是这些年来,特别2004年以后,我们已经成为了世界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大国。去年我国进出口贸易额4.2万亿美元,世界第一。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进出口农产品贸易额1945亿美元,在整个进出口贸易额中占比4.6%,这也是符合世界经济发展规律的。我想讲的是,1945亿美元的进出口农产品贸易额,出口720亿美元,进口1225亿元,逆差505亿元,中国是当今世界第一农产品进口大国,我们为什么进口那么多农产品,前些年更多的表现在需求,因为随着经济增长,收入水平的提升,我们自己的农产品供给,不能满足多样化、差异化、高端化需求,但最近这两年逆差增大更多的是因为国内外的农产品价格差异越来越大,我们生产的农产品由于成本居高不下,农产品价格尽管去年以来一直处于跌跌涨涨态势,由于成本高,价格有上涨的压力,然而国际农产品价格低迷,因此进口挡不住。

反过来,中国农产品生产的成本往上翘,进口农产品价格越来越低,趋势往下走,这个现象是全社会都关注到了。这也是所谓价格天花板往下走,成本地板往上走,我们农产品生产特别是资源农产品生产的优势空间越来越狭小,怎么样提升中国农业的竞争力,是实实在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需要把握下一步突破的方向。为什么我们会成为世界农产品进口大国,方方面面原因很多,需求增加,收入增加,我们自身的农产品生产成本高昂,诸如此类等等。因此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尽管是农产品生产大国,但是由于我们生产成本越来越高,由于我们的资源相对我们的人口而言非常稀缺,农村劳动力尽管不断地往外转移,去年达到了2.74亿,但是留在农业内部的毕竟还是一个大数,相对于我们的工业化,相对于我们的城镇化,我们的农民仍然总量太多,农业劳动生产效率偏低。这是当前三农问题中的一个非常突出、值得关注的问题。事实上我国的农业劳动生产效率是美国的1%,是发达国家平均数的2%,是世界平均数的64%。我们这两年农业劳动力创造的增加值,不用说跟发达国家相比,即便是跟我们自己的工业化、城镇化相比,我们一个农业劳动力创造的增加值,2013年大约是2.9万,第二产业超过10万,第三产业创造的增加值超过8万。换句话讲,农业是工业劳动生产效率的五分之一,是第三产业的四分之一,农业生产效率偏低是我们现代农业发展最根本的突出问题。怎么样提升农业竞争力,是去年中央作出关于国民经济进入新常态阶段以后,我们必须有所考虑的重大问题,也是一个明确的要求。我们讲转方式、调结构、促改革,核心问题就是怎么提升农业的竞争力。我们前两年讲农业,讲现代农业的标志,或者现代农业的概念,概括为讲科技,讲装备,用现代的科技,用现代的物质装备,用现代的经营理念,用现代的产业体系,用现代的经营方式和现代的人构成的农业叫现代农业。但今天我们讲现代农业发展的概念,前年中央农村会议上提出,要走一条生产技术先进、规模经营适度、市场竞争力强、生态环境可持续的中国特色现代农业道路。内涵和外延都大大地拓展,讲生产技术先进,讲规模经营适度,讲市场竞争力强,讲生态环境可持续。

第一句话讲生产技术先进,就包括了很多的内容。三个方面,生物技术、物质技术,再加上信息技术。过去我们讲技术就是一个生物技术,讲优良品种,现在我们讲所谓的生产技术,有生物技术还包括装备技术,这个装备技术也不仅仅是农业机械,物质装备。我们过去是把它作为一个所谓的生产工具,现在农业机械本身就是生产力,最简单的例子,原来我们小型拖拉机耕地,耕十公分、二十公分深,主要是替代劳动力,但是对生产能力的发展提升没有明显的作用。现在的大马力拖拉机,四百马力、五百马力耕地一下子可翻地翻到四十公分、五十公分,这样耕下来的土壤原来可能产八百斤,现在能产一千斤,这就不仅仅是工具的问题了,是实实在在的生产力,因此物质装备可以是技术手段,也是生产要素,再加上信息技术,所以我们讲生产技术先进内涵是非常深刻、非常全面的。

第二句话讲规模经营适度。讲生产关系,也讲生产力,对于规模经营,我下面要专门讲。这里要强调适度,不是你规模越大越好,什么叫适度,南方地区以家庭为经营单位一年可以搞两熟,一百亩左右,北方地区一年一熟,家庭经营范围内搞两百亩左右,这就叫适度。第三句话,市场竞争力强。过去我们讲农业,只讲农业是弱势产业,农民是弱势群体,要受国家保护,要国家支持,党的十六大以来,我们对农业的支持保护框架逐步建立起来,税收政策,补贴政策、价格政策、投入政策、金融保险政策,都致力于扶持农业保护农业,这无疑是对的,对做大做强农业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是党的十八大以后,根据国内外变化的环境和条件,我们特别强调了农业本身要有竞争力,这也是当前世界农业发展的客观规律,你看最近这两年,美国也罢、欧盟也罢、日本韩国也罢,都在强调怎么减少对农业的直接补贴,怎么扩大经营规模,怎么做大做强农业自身,怎么提升竞争力,因此第三句话叫市场竞争力强很有现实意义。第四句话过去是从来不讲的,叫生态环境可持续。这个话题很重要,但时间关系我就不多讲了,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现代农业的表述,是依据去年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上的讲话归纳总结的,叫三个更加注重,即更加注重科学技术、更加注重市场竞争力、更加注重可持续发展,走一条产业高效、产品安全、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集约化现代农业发展道路。我给大家喋喋不休地讲去年和前年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讲今年和去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讲关于现代农业的表述,核心是比过去更加强调了一个是对农业的效益要求,一个是对农业的科技要求,一个是增加了对农业的可持续和生态方面的要求。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