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时政讲坛 >  正文

许耀桐:中国新型民主观生命力日显

2017-01-04宣讲家许耀桐

党的十八大以来,究竟应该怎么认识民主、发展民主,成为一个焦点问题。在此方面,习近平同志发表的《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是论述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文献,代表着中国共产党人对民主问题的新认识。我认为,这两篇讲话深刻地、创新性地阐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诸多理论问题,体现了一种新型民主观。

■中国新型民主观建立于全新的、坚实的制度基础之上

在当代中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保证国家政治生活既充满活力又安定有序,关键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根本制度安排。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中国发展民主政治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国新型民主观创新的立足点。习近平同志指出:“以什么样的思路来谋划和推进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具有管根本、管全局、管长远的作用。古今中外,由于政治发展道路选择错误而导致社会动荡、国家分裂、人亡政息的例子比比皆是。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坚持正确的政治发展道路更是关系根本、关系全局的重大问题。”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最为正确的道路选择。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支撑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根本政治制度。

通过体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发展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一种坚实牢靠的新型民主形式。习近平同志指出:“实现民主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不能拘泥于刻板的模式,更不能说只有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评判标准。”长期以来,由于西方国家率先通过资产阶级革命,推翻了封建专制统治,形成了民主政体和民主制度的模式。人们由此产生了根深蒂固的观念和思维惯性,以为“天下民主、定于一尊”,民主只能有一种,那就是西方民主,只有西方的民主才称之为民主,其他的民主都不能算作民主。这当然陷入了认识民主的误区。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本来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道理。然而,人们也往往容易在常识上犯错误。现在明确民主绝非只是一种“刻板的形式”和唯一的“评判标准”,民主应该是多样化的,它在现实中会表现出各种形态。名非天造,必从其实。习近平同志高度肯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是个新事物,也是个好事物”,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民主只能是一种“西式”的冠名,为应该提出而且也必须提出不同于西方的中国特有的新民主政治观,扫清了思想障碍,确立了科学前提。

■中国新型民主观符合国情基本要素,优势明显

符合中国国情的新型民主观,由以下几个基本要素构成:

其一,主张“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实行人民民主”。在西方看来,民主就是多党竞争,怎么能由一个政党来领导民主呢?这当然是一种偏见。在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善于倾听人民的声音和意见,自觉接受人民的监督,决定了它不但可以领导民主,而且能使民主卓有成效。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关键是要增加和扩大我们的优势和特点。我们要坚持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提高党的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的水平,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切实防止出现群龙无首、一盘散沙的现象。相比较而言,西方国家的政党只有一个功能,就是捞取选票的功能,竭尽全力取得选举的胜利、上台执政,根本没有组织和领导民主的功能。

其二,主张“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这样的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绝不是一句口号,也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必须落实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具体地保证人民能够依法享有有效行使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的权力。这与西方民主表面上尊重人的自由和选择意愿、尊重人的权利和法治规则,但实际上忽视和搁置了公民的管理权力,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其三,主张“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是中国共产党实行民主政治的创造,是中国国家组织形式和活动方式的基本原则。人民代表大会统一行使国家权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是地方国家权力机关。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各级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国家机关实行民主集中制,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有合理分工又有相互协调;在中央统一领导下,充分发挥地方主动性和积极性,保证国家统一高效组织推进各项事业。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