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 邓小平理论 >  正文

邓小平理论对毛泽东社会主义建设思想的创新发展

2014-12-27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领导中国人民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之后,毛泽东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通过没收官僚资本,建立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社会主义国营经济,完成土地改革,采取一系列从低级向高级的过渡形式,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逐步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经过1949~1956年的努力,成功实现了马克思曾设想的土地私有制向集体所有制的过渡和对资产阶级的和平赎买,胜利完成了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使中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毛泽东在领导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过程中,既借鉴了苏联的许多做法,又以苏为鉴并结合中国国情,开始了中国式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在这个探索实践中,他创造性地提出了一系列关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主张,至今仍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进行了新的探索,逐步形成了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可以说,毛泽东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为邓小平理论的形成起到了理论奠基和经验准备的作用,而邓小平理论则是对毛泽东思想的创新发展。

一、关于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种种原因的制约,中国采取了“一边倒”的对外政策,并以苏为师,开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在实践中,毛泽东发现了苏联模式的一些弊端,提出对苏联模式要有分析有批判地学、不能盲目地学的思想,并开始探讨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问题。他从多个方面对苏联经验进行了反思,第一个站出来批判苏联模式,并试图“找到自己的一条适合中国的路线”、“反映中国客观经济规律”的发展模式[1]。这正是他坚持实事求是,坚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思想反映。他曾指出:“我们要学的是属于普遍真理的东西,并且学习一定要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如果每句话,包括马克思的话,都要照搬,那就不得了。我们的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2]他多次强调,认清中国国情,乃是认清一切革命和建设问题的基本依据。毛泽东勇于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精神,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冲破长期“左”的禁锢奠定了思想基础,对党破除僵化的形而上学的思想路线,恢复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探索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是与毛泽东破除迷信苏联,试图寻找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的探索实践分不开的。它“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中国这样的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3]是当代科学社会主义最伟大的理论成果。正如中共十四大报告指出的,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道路“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3](p.13)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时,邓小平提出要“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4],提倡恢复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作风。此后,邓小平讲到毛泽东思想,讲得最多的就是实事求是。1992年,他在“南方谈话”中强调:“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要提倡这个,不要提倡本本。我们改革开放的成功,不是靠本本,而是靠实践,靠实事求是。”[5]坚持实事求是,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把学习外国经验和中国的实际结合起来。邓小平强调:“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要注意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但是,照抄照搬别国经验、别国模式,从来不能得到成功。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5](pp.2~3)在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思想内容上,邓小平继承了毛泽东正确的思想主张,如重视发展农业、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设想、学习西方资本主义的先进科学技术和企业管理方法、巩固和发展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等等。这些都为邓小平探索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二、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探索

毛泽东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中,曾意识到社会主义建设的长期性。1954年6月和1957年2月、7月,他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和《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的讲话中,把社会主义区分为“建立”和“建成”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他指出,我们的社会主义刚刚建立,还没有建成,要建成社会主义,还需要长期的艰苦奋斗和发展社会生产力。1958年11月,毛泽东告诫全党对中国经济发展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其主要问题就是要解决对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认识。他明确指出,现阶段是社会主义,人民公社中的集体所有制不等于全民所有制,将来达到全民所有制也不等于就是共产主义。集体所有制向全民所有制过渡,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至60年代初期,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已有10多年的经验,在此基础上,毛泽东结合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发展阶段进行了较为集中的思考,提出了“社会主义又可能分为两个阶段”的思想。他指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不是凝固不变的,社会主义这个阶段又可能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不发达的社会主义,第二阶段是比较发达的社会主义,实现后一阶段比前一阶段需要更长的时间,并提出从不发达的社会主义到比较发达的社会主义需要一百年左右或更多时间。

毛泽东对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正确认识,在当时急于过渡的“大跃进”、“人民公社”的大背景下,没有形成理论体系,较多的是建立在对马列社会主义阶段论的感性认识之上。但这些思想主张反映了他对社会主义的艰苦探索,在社会主义思想史上具有开创意义,对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有重要的借鉴作用,两者在本质上是一脉相承的。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共产党恢复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正确认识中国社会主义发展阶段成为一个基础性的理论课题。邓小平是中共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核心成员,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和教训有深刻的认识。他在谈到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时指出,不要离开现实和超越阶段采取一些“左”的办法,这样是搞不成社会主义的。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提出有一个发展过程。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明确指出:“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处于初级的阶段”[6]。1987年8月,邓小平在谈到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三大时第一次明确指出:“我们党的十三大要阐述中国社会主义是处在一个什么阶段,就是处在初级阶段,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5](p.252)邓小平继承了马克思主义的阶段性理论,结合中国国情,较好地解决了阶段性与整体性相统一的问题,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此后,经中共十三大正式确认,并指出中国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要经过上百年的时间。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