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 科学发展观 >  正文

从方法论上剖析社会对可持续发展的误读

2013-11-26人民论坛吴盛汉

  为了“无车日”不惜砸毁奔驰轿车;为了“环保意识”不计成本研发“新鲜空气”;为了“重大工程”可以“先上马后补票”。如此种种,虽然主观愿望是善良的,但实际结果却是不科学的,是违背可持续发展的。其根源就在于对可持续发展的误读,秉持了错误的可持续发展观。
  可持续发展的辩证内核
  1980年《世界自然保护战略:为了可持续发展的生存资源保护》第一次明确将可持续发展作为术语提出。此后,全球范围内对可持续发展形成了众多解析。《我们的共同未来》指出:“可持续发展是指既能够满足当前的需要,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①《关于可持续发展的声明》指出:“可持续发展,系指满足当前需要而又不削弱子孙后代满足其需要之能力的发展,而且绝不包含侵犯国家主权的含义。”②但从众多可持续发展的定义的内核构成来看,可持续发展就是要:建立极少产生废料和污染物的工艺或技术系统,在加强环境系统的生产和更新能力以使环境资源不致减少的前提下,实现持续的经济发展和提高生活质量。可持续发展的这一内核包含了“需要”与“约束”这两个方面的辩证内容:
  第一,可持续发展的核心是发展。“作为一种发展观,它当然首先要讲发展。发展是人类满足自身需要的努力的全部过程和结果。”③没有发展就没有人类的文明,就没有历史的进步。这是可持续发展辩证内核“需要”的方面。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走向富裕是当今中国的主旋律。十八大报告指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兴国之要,发展仍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只有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才能筑牢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幸福安康、社会和谐稳定的物质基础。”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倡导节能减排,鼓励低碳环保,不能逆历史发展潮流,回归原始状态。低碳出行不能砸车,节约用水不能不喝水。
  第二,可持续长久的发展才是真正的发展。人类的生产活动固然要有资源、环境的投入,没有投入就不会有产出。但这种投入不是无节制的投入,而是要能保证不危害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不伤及地球承载能力的一种投入。这是可持续发展辩证内核“约束”的方面。因此,可持续发展必须依赖于创新技术、提高效率,建立极少产生废料和污染物的工艺或技术系统,使资源、环境的消耗速率低于资源环境的再生速率,使当前的决策不对改善将来生活水平的前景造成危害。
  对可持续发展的误读
  以增长为代价来保持续。随着社会经济的增长,人类对资源环境的需求越来越大。与此同时,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却越来越高,“天更蓝,水更清,城更美”成为了人们共同的心声。于是,有些人认为只有放缓经济增长,甚至停止经济增长才能维护生态系统的平衡,才能保证现有的资源、环境得到保护,才能保证下一代的发展。这种观点显然是片面的,这是一种知性思维,即形式逻辑思维,是形而上学的方法论。他们以直觉和表面的观点孤立地看待增长与资源环境的关系。认为环境的破坏是源于经济的增长,只有放弃增长,才具可持续。其实,环境保护与经济的增长并不是相互对立的。增长是经济在量上的增长,是本体,是实质。而增长方式是实现量的增长的途径和方法,增长本身并不是造成环境破坏和生态恶化的原因,造成环境破坏和生态恶化的根源在于落后粗放的增长方式。在经济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可以通过不断优化增长方式,来获得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双丰收。因此,臆想以增长为代价来保持续,这显然是片面的,是因噎废食的做法。
  社会的发展首先要以经济的增长作为保障,没有经济的增长,人类就无法享受现代农业的保障,也无法享受现代工业的富足,更无法享受现代服务业的便捷。古人骑马会见爱人的幸福感受,跟现代人坐飞机到上海会见爱人的幸福感受是不可能一样的。所以,经济在量上的增长是人类文明进程的必然要求,没有增长,可持续发展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当然,我们强调经济增长需要投入并不是无偿投入,而是经济性投入,追求投入最小,产出最大。这就要求我们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加快形成新的经济发展方式,把推动发展的立足点转到提高质量和效益上来,改变传统的生产模式和消费模式,减少废气、废水、废物排放,使资源环境利用速率小于资源环境的再生速率,实现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相互协调相互促进。
  以环境为代价来促发展。持这种观点的人一方面是以资源投入是经济发展的物质基础为理由,认为人类利用各种手段来索取各种自然资源以满足人类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是无可厚非的;另一方面,他们以环境具有自我净化的能力为理由,认为生产过程中的排放可以通过环境的自我净化功能来加以处理。这种观点貌似是通过演绎推理的方法得出的一种结论。其实,这其中隐藏着致命的错误。即无论是后者还是前者中的大项与小项,分别在大前提与小前提中已经被偷换概念,因此,整个推理是错误的,结论也是荒谬的,其实质是以牺牲资源环境来促进经济发展,是一种杀鸡取卵做法。
  经济活动是人类开发利用自然资源以满足物质和文化需要的活动,能源、土地、水、森林等资源是人类生存之本,经济发展需要以一定的资源为物质基础。但是,资源承载能力是决定经济发展水平的基本要素。如果经济发展一直沿袭高消耗的模式,资源的持续供给能力将不断下降,将严重危及到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持续性。
  环境是各种生物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是经济生产能力的重要保障。如果经济的发展继续沿袭着“高投入,高污染,高消耗”的模式,使得环境所接受的废弃物的种类和数量超过其自净能力,那么环境质量将急剧降低,影响到资源的存量水平和质量水平,使生产效率、人类健康以及未来发展机会蒙受损失,并阻碍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
  综上所述,资源是经济发展的物质基础,环境是经济发展的空间支持。经济的发展不能以牺牲资源环境为代价,应该把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保护联系起来。求发展不能以损害自然、毁灭性掠夺自然、污染环境为代价,而是应当把发展与生态保护联系起来,依靠科技进步,节约资源和能源,减少废物排放,实行清洁生产和文明消费,建立经济、社会、资源和环境持续发展的新模式。④只有使二者相互协调才能真正做到可持续发展,达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两不误。
  以经验伪装“规律”默认污染的合理性。如果“以增长为代价来保持续发展”和“以环境为代价来促发展”这两种发展观是较为容易识别其错误性的话,那么,“先污染后治理”和“边污染边治理”则是具有极其蒙蔽性的。它以众多发达国家曾走过的发展之路为“经验”,认为在经济水平不高的条件下,相当一部分环境保护目标和措施,将由于经济水平和技术水平的限制而不能实现,社会将忍受环境污染的后果。以此为借口,持此观点者认为“先污染后治理”或者“边污染边治理”具有“客观规律性”。

  这种观点之所以具有蒙蔽性,是因为它借助了归纳推理的外衣,将可持续发展看作是一个经验科学上的理论,以“经验事实”为依据去论证污染与治理同存并行的合理性。但是,归纳推理是从有限的事实出发,“对历史上业已出现并与当前社会经济现象密切相关的历史现象和现实现象进行概括和总结的基础上,揭示同类经济现象的一般特征。但归纳推理方法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它不可能穷尽所有的相关现象,其结论具有偶然性”⑤。所以,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并不能成为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无论是“先污染后治理”还是“边污染边治理”他们虽然也提倡治理,但他们从本质意义上都承认污染的合理性,把环境破坏和生态恶化看作是经济增长过程不可避免的代价。不可否认,无论是在农业时代还是工业时代,伴随社会经济的增长,都出现了环境破坏和生态恶化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并不是经济增长的结果,而是落后粗放的增长方式作祟。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