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 >  正文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马克思主义观

2013-01-22《马克思主义研究》梁树发

 

 

  【内容提要】“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我们不仅要理解它的马克思主义性质,而且要研究和把握它的马克思主义观。“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宣示的马克思主义观是:用实际内容而不是抽象定义作回答的现实的马克思主义观;以辩证的历史的唯物主义为哲学基础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观;以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为最高标准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观;与时俱进,不断开拓创新的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观。
  【关键词】“三个代表”重要思想;马克思主义观
  马克思主义观是人们关于马克思主义——它的本质、特征、结构、作用,发展阶段、发展规律和历史命运,以及它与其他科学和各意识形态形式的关系等的根本看法。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各个不同理论形态,既是标志马克思主义不同发展水平和发展阶段的思想体系,又表现了各具特色的马克思主义观。“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它以马克思主义的特殊理论形式表现了一种特殊的马克思主义观。对“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马克思主义观的正确认识, 就是对“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的科学性质和科学内涵的正确认识,这对于我们深人学习和贯彻“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对于我们认识“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经验,从而与时俱进地发展马克思主义,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用实际内容而不是抽象定义作回答的现实的马克思主义观
  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听到关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这样一个提问。提问本身和对问题的回答,自然都包含着一定的马克思主义观。一种传统的、简单的回答这一问题的方式,是给它一个关于马克思主义的直接的定义。这其实不是对这一问题的真正的回答。因为从这种回答中,人们得到的仍然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抽象的了解。人们提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这一问题,往往是有针对性的和有一定理论背景的。对马克思主义没有一点了解的提问者实际是很少的,他们的提问多是出于对关于马克思主义的通常解释和了解不够满意,或者产生怀疑和否定的意向,他们其实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问题已经有了自己的特定看法。对于提问者来说,是不可能满足于一个关于马克思主义的抽象定义的。考察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我们发现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时,除了反复告诫人们不要把他们的理论当作教条和抽象的理论公式外,或者除了看到他们关于它们的理论原理及其性质的系统陈述——并且往往是在论战当中——以外,我们看不到他们的回答形式。而翻遍列宁的所有著作,我们同样难于发现其关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直接回答或抽象定义。列宁把“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 看作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1]他并且把马克思主义的这一认识和处理问题的方法论原则,同时也是其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贯彻于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这个一般的根本的问题的回答。列宁总是按照“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 的原则,现实地回答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问题。就是说,在列宁那里,关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这一问题的答案,不是现成的,而是“具体分析” 的结果。这样,我们从列宁的回答中得到的就是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真正的了解,因为这是基于对一种活的因而是现实的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其实,无论是毛泽东还是邓小平,在回答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时,都是坚持了这样一种回答的原则和方式的。他们关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问题的回答,都表现了一种现实的马克思主义观。
  从形式上看,“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不是关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系统阐述,更不是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这一问题的专门回答。但是,当我们真正地领会了它的科学涵义及其理论品质的时候,我们就不再怀疑它以其理论的内容实际完整地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以其特殊的理论形式给予我们一种关于现实的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一种关于马克思主义的现实的认识。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回答什么是马克思主义问题的特有方式,表明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精义的科学的和深刻的把握。以“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为特殊形态的马克思主义,是从我国现阶段的实际出发的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新时期我们党领导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和坚持“以实际问题为中心研究马克思主义” 的伟大理论成果。它继承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和邓小平阐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式和方法,发扬了一种现实的马克思主义观。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在回答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问题上, 从形式到内容都贯彻了马克思主义的现实性的品质。它其中的每一个命题、每一个思想都突出地反映了我们所处时代的精神,具有马克思主义的现实性和与时俱进的鲜明特色。发展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是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条件下的必然选择,因而是一个现实性的选择;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就是代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活动主体的根本利益,这也是一个现实性的、同共产党人的奋斗目标和历史发展趋势相一致的要求。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无产阶级政党始终保持其先进性和历史方位的现实性要求。“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不仅规定了我们党的先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性质,而且也在我们党和每一位党员的马克思主义观方面提供了一种重要启示。它是以首先回答在新时期我们要“ 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 这一问题,并实际提出一种具有全面意义的关于新时期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而表现了一种现实的、活的马克思主义,并同时向我们展示一种具有同一性质的现实的马克思主义观。
  二、以辩证历史的唯物主义为哲学基础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观
  任何思想体系都有特定的哲学作为其理论基础。“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作为一种科学的思想体系、作为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新形态,当然有它特定的哲学基础。这个基础概括地说就是辩证的历史的唯物主义。它不仅决定了“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的科学性质,决定了它的体系性质,而且决定了它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观的性质。
  科学性是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的性质,马克思主义的一切性质都以它的科学性为基础。就对世界的认识而言,马克思主义哲学始终把这种认识的真理性的追求作为最基本的追求。应该说明的是,在认识和对待马克思主义问题上,我们反对那样一种由第二国际后期某些“正统马克思主义”者和当代西方“科学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流派所代表的科学实证主义倾向!这种倾向把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理解为经验科学式的知识体系,像经验科学那样毫无特定的价值意义,而坚持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科学性与批判性、革命性的统一,反对把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性、革命性与它的科学性割裂开来、对立起来。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是一般的哲学,它是无产阶级的哲学,因而是彻底改变现存世界的革命的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具有鲜明的价值判断意义。但是,如果认为为了强调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的和革命的性质,而否认或者轻视它的科学性质,则是完全错误的。在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上,正确的态度应该是既要坚持一种批判的、革命的(亦即实践的)马克思主义观,又要坚持一种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观,把二者有机地结合起来。
  “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的哲学基础的辩证的和历史的唯物主义性质,从根本上、总体上决定了它的科学性质。这个基础具体说来有以下方面:
  第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一般哲学基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具有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意义,它从根本上决定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科学性质和它的科学思想体系性质。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对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意义,首先在于它是这一思想形成和提出的一般哲学基础。“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最初特别是就新时期党的建设问题提出的,是为了解决新时期我们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如何建设党” 的问题提出的。在谈到这个问题时,江泽民同志指出,我们要“全面研究我们党七十多年的历史,并结合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曲折历程来进行总结和反思”[2];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党和党员要能够始终保持先进性,就要“体现时代的要求”[3];我们要能够肩负起领导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高中级干部要“能够科学判断形势,正确把握大局,实事求是地决定政策”。[4]江泽民同志的这些阐述,充分体现了党制定的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党正是贯彻了这一思想路线,用这一思想路线指导党的建设和全面工作,并不断总结经验,才形成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以“始终代表” 、“先进生产力” 、“先进文化” 、“发展要求” 、“前进方向” 、“最广大人民” 等鲜明的语言形式, 表达了一种在我们党的建设与发展中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上与时俱进、不断开拓创新的思想内容,不仅表达了“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所蕴含的辩证发展观, 而且丰富了党的解放思想, 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第二,“两大”根本性要求决定“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彻底的唯物主义性质。马克思主义的彻底唯物主义性质,特别表现在它的历史唯物主义性质或方面。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唯物主义原理的主要之点,在于它关于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的思想。列宁指出,历史唯物主义在关于社会发展规律的考察中,所使用的方法是“从社会生活的各种领域中划分出经济领域,从一切社会关系中划分出生产关系,即决定其余一切关系的基本的原始的关系”。“把社会关系归结于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水平。”[5]也就是说,唯物史观始终把生产力的发展看作为历史发展的最后的决定力量。从生产力的发展出发,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进而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来具体地理解社会运动及其发展过程,理解社会的根本矛盾及其发展的基本规律。从历史观察的方法的角度看,这是从社会构成的客观要素及其运动来理解社会运动和社会发展。但是,社会是由从属于一定社会关系、生产关系的人及其活动构成。正是在这一意义上,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第一部合作完成的著作——《神圣家族》中阐述了唯物主义历史观的一个基本原理——“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6],从而最早在科学的意义上揭示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规律这两个分别从社会活动的客体和主体的角度揭示的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其实质内容和意义是一致的,它们都是关于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的科学表达。
  “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的科学意义,就在于它是以上述这样一种科学的历史观为其哲学基础的。其中党“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这一思想, 正是以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最后决定力量的原理,进而以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和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规律的原理为其哲学基础的;而党“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一要求,这一共产党人的根本价值观,是以对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基本规律的认识和肯定为其哲学基础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对历史唯物主义的这两个基本原理的贯彻,从根本上决定了它的科学性质。
  第三,重点论与两点论相统一的全面发展的辩证法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方法论基础。“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中包含着深刻的和丰富的辩证法思想,如先进政党与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关系的辩证法、生产力发展与社会全面进步的关系的辩证法、人类社会活动的主体与客体相互关系的辩证法、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物质文明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关系的辩证法、党群关系的辩证法等。唯物辩证法是关于世界普遍联系和发展的科学。世界普遍联系的客观辩证法决定了我们在关于世界的认识和改造中坚持全面性要求的主观辩证法。全面的辩证法就是在实际工作中贯彻重点论与两点论相统一的方法论原则。“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在涉及的上述各种辩证关系中,最突出的就是关于物质文明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关系的辩证法。
  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关系实际是一个社会全面发展、全面进步问题。而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指导上的全面发展、全面进步的思想,是一个正确反映社会结构的辩证法和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思想,是一个正确反映社会主义本质与结构、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经验和规律的思想。“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主张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和“始终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体现了社会全面发展和全面进步的思想。
  三、以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为最高标准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观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又是无产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用这一科学指导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实现自身解放和发展的思想武器。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性与革命性相统一的思想体系。马克思在其青年时期谈到他对哲学的认识时,曾经认为哲学的任务就是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并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马克思认为,承担着这样一种使命的哲学,这样一种性质的哲学,它的主体只能是无产阶级,只有无产阶级才能够掌握这种哲学,实践这种哲学。“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7]同样的思想马克思在稍后的著作《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也有明确的表述。毛泽东曾经把阶级性和实践性看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 两个最显著的特点” [8]。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谈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批判性、实践性和无产阶级性质,概括起来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革命性质。进一步说,他们在这里直接谈到的虽然都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革命性质,其实也是他们的整个思想体系即整个马克思主义的性质!
  “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作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具有马克思主义的一般性质和特征。它是科学的,也是革命的,是科学性与革命性的统一。“三个代表”的要求是建立在我们党对共产党执政的规律、对社会主义建设的规律、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的正确认识基础上的,从而决定了它的科学性质。“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还通过对新时期我们党的建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指导意义,通过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和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显示了它的革命性质,特别是通过“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宣示和实践,更加直接地表现了它的革命性质、进步性质。我们党把“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三个代表”的要求提出来,并把它视为不断发展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最终目的,视为我们党同一切剥削阶级政党的“根本区别” 和党的一切工作的“最高标准”,把“最大多数人的利益是最紧要和最具有决定性的因素”的观点看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9]这是在一个特殊的角度和以特殊的形式表现出来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除了表现在它的实践的、批判的性质以外,还表现在它与这一理论的主体的关系中。这一关系表现为相互联系的两个方面:它是谁的理论和世界观,它代表谁的利益和为谁服务。理论的性质与它的主体的性质具有一致性。根本说来,无产阶级的先进性质,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及其伟大实践,决定了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决定了作为这个阶级的“头脑”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先进性、革命性。马克思主义自产生以来,也在对一代又一代的无产阶级战士的哺育中,在对不断发展的无产阶级实践的指导中,实现着和发展着它作为革命的进步的意识形态的意义。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是在它的“理论实践”中得以实现的,同时也使作为这一理论的主体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观具有了现实性。
  但是,无产阶级作为历史上的一个独立的和最先进的阶级,在实现自己的和人类的解放过程中,从来不把自己看作是同资产阶级战斗的“孤胆英雄”,也不独享斗争胜利的果实。它是一个能够和善于团结最广大人民一起战斗的革命的阶级,一个从来懂得自己斗争的普遍意义,从而能够把自己的解放与整个人类的解放统一起来的阶级,把自己的利益与整个人类的利益特别是最广大人民的利益统一起来的阶级。无产阶级对于自己的地位、作用及其斗争性质的认识,对于它与人民群众在社会和斗争中的关系的认识,是以它对于自己和人民群众在社会阶级结构中的地位和历史进程中的作用的科学认识为根据的。无产阶级从来把“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和“人民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10]的观点看作为自己世界观的基本观点,并用它来指导自己的实践,制定斗争的目标、路线、纲领和策略。
  总之,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在其地位、目标和利益上同最广大人民是根本一致的,它除了在先进性和历史作用方面给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外,在最广大人民面前不索取自己的特殊利益。它始终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则,坚持以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为最高标准。马克思主义从与作为其主体的无产阶级的联系中获得其革命的意义,同时也从它所始终代表的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中获得其革命的、进步的意义。“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坚持“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表明了它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的性质和我们党用于武装自己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观。
  四、与时俱进、不断开拓创新的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观
  发展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马克思主义不仅用这一观点观察世界和指导改造世界,而且用它来认识和对待自己,把发展看作是自己的内在的品质和要求。马克思主义是用自己的历史来说明这一品质的。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马克思主义时起,到它经历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等重要发展阶段,表明马克思主义是一个与时俱进、不断发展的科学。“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继承和发展。它作为历史和实践发展的产物,其内容所具有的发展性质,表明了一种发展的马克思主义
  首先,“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提出,除了有我们党80年奋斗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20多年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等经验基础外,还有我们党以发展的观点认识对待马克思主义,不断实现理论创新的经验基础。在如何正确认识和对待马克思主义问题上,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总是强调“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它始终严格地以客观事实为根据。而实际生活总是在不停的变动中。因此,马克思主义必须随着时代、实践和科学的发展而不断发展,不可能一成不变。”[11]“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只有正确运用于实践并在实践中不断发展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12]党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本质的认识和对这一认识的实际运用统一起来,用一种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观指导党在新时期的实践,指导党的理论和思想建设,从而形成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这一伟大理论成果。
  第二,“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的理论内容彻底贯彻了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观点, 从而以自己的理论品质宣示了一种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观。“三个代表”的要求,是一个相关方面的发展的要求,即中国先进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和中国先进文化发展的要求。尽管在“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一要求中,没有出现“发展”的字眼儿,但是由于“根本利益”是一个相对概念,党总是根据社会发展的实际而不断调整对“根本利益”的认识和给自己提出更高标准的要求,所以它是包含着历史与发展的内涵的。无论是生产力和文化的先进性的规定和要求,还是对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价值追求,都具有动态的性质,都是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实现的。
  第三,党也以发展的观点认识和对待“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本身彻底贯彻了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观,我们党也以同样的观点和态度对待“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本身。江泽民同志在党的十六大报告中谈到创新的意义和要求时指出“创新就要不断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实践没有止境,创新也没有止境。我们要突破前人,后人也必然会突破我们。这是社会前进的必然规律。”[13]江泽民同志在这里就创新问题所谈的发展观点,具有马克思主义辩证发展观的彻底性质和一般意义。而这种性质和意义表现在对“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认识和态度上,就是江泽民同志阐明的关于“‘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发展的、前进的”[14]认识。它表现在关于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态度和要求上,就是“必须使全党始终保持与时俱进的精神状态,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境界”,“必须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不断开创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必须最广泛最充分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不断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增添新力量”,“必须以改革的精神推进党的建设,不断为党肌体注人新活力”。[15]
  总之,“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最充分最鲜明地贯彻和表达了一种辩证唯物主义的发展观,这种发展观不仅被自觉地运用于对形势的观察和任务的制定,对党的建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指导,对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的期望,而且自觉地运用于对马克思主义、对自身的认识和实践,从而用自己的经验或实践、理论内容和固有品质展示了一种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观。“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系统而深刻地向人们展示了其现实的、科学的、革命的和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观,同时也就向人们展示了一种中国化了的具有独特特征的马克思主义新形态。
  参考文献:
  [1]《列宁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13页。
  [2]江泽民:《论党的建设》,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360页。
  [3]江泽民:《论党的建设》,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267页。
  [4]江泽民:《论党的建设》,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第275页
  [5]《列宁选集》第3 卷,人民出版社1995 年版,第6、8页。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104页。
  [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5页。。
  [8]《毛泽东东选集》第3 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第284页。
  [9]江泽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22、23页。
  [10]江泽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9页。
  [11]《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1997 年版,第13—14页。
  [12]江泽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10页。
  [13]江泽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3页。
  [14]同上书,第17页。
  [15]同上书,第12、13、14、16页。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 三个代表” 重要思想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孙丽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