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 中特理论研究 >  正文

着力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2017-06-01中国改革论坛网赵敏 王金秋

为纪念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和习近平同志考察中国人民大学《资本论》教学与研究中心5周年,深入研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发展问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资本论》教学与研究中心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于2017年3月18日在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举办“《资本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纪念《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高校、科研院所的百余名专家学者出席了本次会议。中国人民大学张宇教授主持开幕式,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教授致开幕词。

《资本论》的研究对象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

中国人民大学卫兴华教授指出,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是发展生产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应该是如何更好更快地发展生产力,《资本论》有关生产力的理论对指导当前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有重要的理论意义。生产力是生产的能力和生产要素的发展。生产的能力主要指生产物质资料产品的能力。关于生产要素的发展,国内学者曾有生产力二要素与三要素之争,关键在于对《资本论》的理解存在分歧。

卫兴华教授认为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研究了劳动过程的三个简单生产要素,也指明了生产力要素会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发展。马克思在第一卷里提出了决定资本主义社会劳动生产率的五个要素,除了三个简单生产要素外,还包括科学发展和其他生产力的应用。而劳动生产力和劳动生产率是一致的,决定劳动生产率的因素和决定生产力的因素是相同的。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资本主义利用科学、分工、改善劳动管理等发展生产力的论述对当前社会主义生产力的发展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院余斌研究员认为,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一定的生产方式和与其相适应的生产关系,以便揭示一定社会形态的经济运行规律,说明这种经济社会形态的产生、生存、发展和死亡以及被更高等级的社会经济形态所代替的规律。从而,与之相对应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对象是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多种生产方式以及和它们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以便说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产生、发展和超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高阶段升级的规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能只在学理上解释原有的经济原理,还要对深化改革提出理论指导,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既要充分说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巨大发展成就,还要指出发展中的问题,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指导意见。

《资本论》的方法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

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顾海良教授指出,马克思的理论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最终的理论,《资本论》的结构、内容本身就是随着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变化与时俱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要以马克思《资本论》理论、方法、与时俱进的精神为指导,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现实,形成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范畴。《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哲学的贫困》着重体现了马克思的方法论,《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版的序言也强调了方法论,1873年第二版跋正式提出了研究方法和叙述方法,对《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两条道路理论做了补充,将这些联系起来,对理解《资本论》的方法和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主任逄锦聚教授指出,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要以《资本论》构建体系结构的方法论为指导。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结构和马克思《资本论》的结构可以发现一个逻辑关系:研究目的决定研究对象,研究目的和研究对象决定研究内容,研究内容决定体系结构。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最主要的研究目的是完善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满足人民需要,实现每个人的发展。由这个目的决定的研究对象是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及其与之相对应的生产关系、交换关系,研究对象决定的研究内容是如何完善发展社会主义。有此目的、对象,以实现每个人自由全面发展和实现人民幸福为主线,在《资本论》方法论的指导下,吸取人类其他经济学的文明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的构建一定会实现一个新的飞跃。

北京大学方敏副教授指出,《资本论》可以提供明确的指导方法,经典作家关于未来社会的构想不是教导而是方法。要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首先要对历史唯物主义方法重新进行深入的讨论,要运用历史和逻辑相一致的方法研究历史运动的规律,在生产力、生产关系的二重统一视角下研究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警惕将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视为历史哲学论或历史决定论。

另外,方敏副教授认为,政治经济学研究不能忽视对矛盾的分析,比如公有制和市场经济的矛盾,生产方式内部、生产力、劳动关系之间的矛盾,生产、交换、分配之间的矛盾,企业和政府的矛盾,以及中国和世界的矛盾等,矛盾的分析也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规律的揭示。

南京财经大学周绍东副教授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起点的争论关键是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方法的认识不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起点可以遵循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叙述起点和研究起点的方法,从具有最少规定的范畴出发,层层叠加规定性,从而构建新的理论体系。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将商品作为起点相对应,周绍东副教授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起点——社会主义商品概念,以及如何进一步构建理论体系进行了初步构想。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