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 中特理论研究 >  正文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三大历史性命题

2014-03-06《东南学术》(福州)2008年1期福建省社科联课题组


  中国共产党在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出了这次大会同时也是今后一个时期党和国家全部工作的主题。主题鲜明宣示我们党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从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将更为宽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将更加系统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将更趋成熟定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先前的新民主主义,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生两次历史性的飞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蕴涵着中国共产党人不懈探索的三大历史性命题: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这种探索虽然已取得重大成果,但仍在发展中,为我们留下巨大的实践和理论空间,同时也为我们留下巨大的思想学术空间,中国思想学术界在这巨大空间里的一切努力,不管其结果是否科学正确,都是有益于这种探索的,多方面的成功结果将拓宽我们的眼界,难以避免的失败结果,至少有助于减少探索的曲折性,甚至避免重大失误。

  社会主义变革显露社会主义本质

  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是我们传统的探索命题。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历史科学的研究中,提出科学社会主义命题。马克思是完全而且仅仅根据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得出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要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结论。不像空想社会主义主要从社会正义要求提出社会主义命题。所以科学社会主义更多地分析了在资本主义社会内部形成的导致社会主义必然到来的物质基础问题,如生产社会化、资本和雇佣劳动、无产阶级自觉存在、异化劳动、社会分工等等。因而基本上是从社会生产方式方面,原则地谈到社会主义唯一的物质基础是大机器工业,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基础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人们在生产过程中的同志式互助合作关系,分配原则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至于上层建筑方面,很谨慎地提到“社会主义共和国”政体,① 还从唯物史观上讲到社会主义将导致阶级消灭,从而也导致国家消灭问题。马克思、恩格斯以后,列宁更多地谈到社会主义国体问题,即无产阶级专政问题。对此,斯大林有更多的自己的发挥。

  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主要是从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上谈社会主义,从思想体系上认为社会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学说,因而认为在中国,革命要分两步走,先新民主主义革命,后社会主义革命,从革命方面谈社会主义谈得多。新中国建立,顺利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了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此后我们更多从社会制度上谈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如经济基础方面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按劳分配,还有计划经济,上层建筑方面的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以及意识形态领域的马克思主义领导权。从社会主义社会制度谈社会主义的基本状况,一直延续到中国的社会主义变革。

  20世纪80年代中国社会主义变革开始于经济领域的改革开放,然后向其他领域的全面改革开放发展。这场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改革大开放,极大地调动亿万人民的积极性,使中国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历史转折。使社会主义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改革,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觉醒和创造。在改革开放历程中创立的邓小平理论,特别是其所包含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社会主义本质理论,为我们探索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认识,达于更深的层次,即从本质上把握对社会主义的认识。进而在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要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作为社会保证方面,提出了社会和谐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论断,使得社会主义本质理论在这社会主义变革的历史关系中更为深刻地展开。

  正是社会主义变革显露了社会主义本质。所谓本质,是事物的根本性质,是事物本身组成要素之间相对稳定的内在联系,是由事物本身所具有的特殊矛盾构成的。组成事物要素以及要素之间的关系结构是事物本质存在的客观基础,一事物和他事物本质区别是由事物的各个特殊组成要素及其关系结构决定的。一般说来,本质和规律、必然性属于同一层次的范畴。事物本质是在事物内部矛盾运动中逐步得以显露的。我们党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也是随着对社会主义的社会形态和生产方式矛盾运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特殊性认识的深化而逐步深化的。基于我们党对社会主义本质认识的历史发展,基于事物本质也在不断发展的马克思主义观点,我们提出了社会主义本质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这一命题,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矛盾特殊性的方面考察其和谐属性。

  我们党对社会主义本质及其属性的认识,是在社会主义变革和实践发展中逐步深化的。

  新中国成立后,如上所述,我们党主要是从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基本特征来认识什么是社会主义。当时我们的社会主义实践还未充分展开,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更多地是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论述中来寻找理论根据,特别是从《哥达纲领批判》、《反杜林论》等有关的论述来认识,而不是从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中矛盾暴露得比较充分的条件下来认识社会主义的本质及其属性。因为社会主义在马克思那里,还不存在;在我们这里,社会主义还刚刚开始。随着社会主义实践的逐步展开,特别是改革开放的实践表明:计划经济并非社会主义本质属性;公有制与按劳分配各有其多种实现形式,至于哪一种实现形式更有利于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更有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更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综合国力,已经不是理论问题,而是应由实践来回答的现实问题。至于人民民主专政也有着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不断发展,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也有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不断发展。所有这些发展也都丰富着我们对社会主义本质理论的认识。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我们党对中国这样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继续进行了不懈的探索。邓小平同志提出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个问题实质上是社会主义本质理论问题。邓小平同志在1992年的南方讲话中明确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这个理论认识主要是从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矛盾运动的本质来概括的。生产方式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统一,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反映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反映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关系的人民根本利益所在。做出上述理论概括的实践基础是: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建立以后,依然会存在着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所以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通过改革开放建立起充满生机活力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生产力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要通过改革解放生产力,所以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还有解放生产力的历史任务,这使我们对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矛盾运动有了崭新的认识,生产方式相对于社会制度,在唯物史观上触及更深的历史和社会的基础。我们党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从社会形态方面发展到生产方式方面,完全是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变革和实践发展的一种理论结果。当然这个理论概括的实践要求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这也应该被看做是社会主义自然历史过程的带有必然性的一个结果。邓小平同志关于社会主义本质问题的论述,使我们党对社会主义本质理论的认识发展到一个新阶段。而对这一本质属性在社会主义变革的历史关系中展开的认识,则基于对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特殊性的深刻把握。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