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习中国原创 >  正文

习近平揭示的文艺规律

2016-12-02学习中国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文艺兴衰,根本在于特定的“世情”、“时序”的影响。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是在历史的淘洗中形成的文艺必须遵循的规律。11月30日,习近平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指出:“古今中外,文艺无不遵循这样一条规律:因时而兴,乘势而变,随时代而行,与时代同频共振。在人类发展的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文艺都能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成为时代变迁和社会变革的先导。”请随“学习中国”小编一起学习。


图为:2016年11月30日,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歌谣文理,与世推移”。文艺总是为时代而书写,因时而兴。艺术只有以时代的普遍要求为条件,才能辉煌发展。习近平指出:“任何一个时代的经典文艺作品,都是那个时代社会生活和精神的写照,都具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和特征。”在欧洲文艺复兴运动中,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琪罗、蒙田、塞万提斯、莎士比亚等文艺巨人,发出了新时代的啼声,开启了人们的心灵。我国文艺的发展同样与时代紧紧相连。先秦时期,我国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兴盛局面,开创了我国古代文化的一个鼎盛期。20世纪初,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发端于文艺领域的创新风潮对社会变革产生了重大影响,成为全民族思想解放运动的重要引擎。延安文艺是在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革命战争年代生成和发展的文艺形态,是中华民族精神文化家园中的一朵艳丽的奇葩。延安文艺中那些至今熠熠生辉的作品,皆是拥抱时代、深入生活的艺术结晶与精神花朵。《黄河大合唱》就是其最具代表性的佳作之一。这部由光未然作词、冼星海作曲的大型交响乐,以其雄伟的气魄,感心动耳,荡气回肠。它是唤醒民族精神的激越号角,它是奔向光明的震天战鼓,它是吓破敌胆的正义怒吼。它划破昏暗的夜空,瞬间传遍延安、传遍中国、飞向世界。《礼记·乐记》说:“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乘;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政通矣。”被鲁迅誉为“中国最杰出的抒情诗人”冯至说:“我总觉得一个诗人离不开他所处的时代。这个时代不是空洞的或抽象的,而是与真实的存在密切相关的,诗人的作品应是一个时代的心灵记录,也是一个时代的历史见证,比写的历史更真切一些。”时代的印记是文艺家和艺术作品最鲜明、最本质的印记。文艺创作必须面对自己的时代说话、与时代互动,世界上没有与时代完全隔绝的文艺家,也没有与时代完全脱钩的艺术作品。



  “时运交移,质文代变”。文艺是时代的一面旗帜,应乘势而变、顺应世务。任何文艺都应随着历史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晋代文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时序》中说:“蔚映十代,辞采九变。”以鲁迅为代表的“左翼作家联盟”唱响时代主旋律,在1930年开始的时候,其作品主要是揭露和批判反动统治和社会黑暗,反映人民群众的艰难困苦。他们鲜明提倡 “无产阶级文艺运动”和“大众文化”运动,创作了《故事新编》、《子夜》、《家》、《骆驼祥子》等一大批伟大作品。1936年,日本帝国主义的魔爪伸向中国腹地,民族矛盾上升到第一位。鲁迅又积极倡导时代作家,以笔杆子投身到民族救亡的洪流之中。他说:“‘左翼作家联盟’五六年来领导和战斗过来的,是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运动。这文学和运动,一直发展着;到现在更具体底地,更实际斗争底地发展到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是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一发展,是无产革命文学在现在时候的真实的更广大的内容。这种文学,现在己经存在着,并且即将在此基础之上,再受着实际战斗生活的培养,开起烂缦的花来罢。”他要求“左翼作家联盟”要以“抗日反汉奸”的创作方针汇合到抗战的“总流”中去。时代是文艺创作的定盘星,文艺工作者要把握时代的脉搏、透视生活的本质,准确定位个人与时代关系,赋予文学和艺术以时代品质。



  “质文沿时,崇替在选”。文艺是时代的产物,随时代而行,与时代同频共振。文艺只有贴近生活现实、呼应时代需求,才能散发出朝气蓬勃的生命力。习近平说:“任何一个时代的文艺,只有同国家和民族紧紧维系、休戚与共,才能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离开火热的社会实践,在恢宏的时代主旋律之外茕茕孑立、喃喃自语,只能被时代淘汰。”1936年11月,著名左翼作家丁玲辗转到达延安,很快融入战斗生活,她说:“战斗的时候,要枪炮,要子弹,要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我们也不应忘记使用另一样武器,那帮助着冲锋侧击和包抄的一支笔!我们也可以说一支笔是战斗的武器。”在戎马倥惚中,她写下《记左权同志话山城堡之战》、《速写彭德怀》、《南下军中一页日记》、《到前线去》等大量速写、通讯,这些作品生动讲述了红军将士的革命斗争生活,洋溢着高昂的革命激情和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应和了革命知识分子以笔为枪、奉献革命的时代期盼。丁玲在前线收到由红一方面军转交给她的毛泽东同志的《临江仙·赠丁玲》词电文,词云:“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弄宴会,招待出牢人,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日文小姐,今日武将军。”从“文小姐”到“武将军”的丁玲以革命战士的英姿战斗在中国文坛上。文艺家只有在与时代生活的血肉相连中,才能正确认识时代并深刻反映时代;一切伟大的文艺作品,都是文艺家投身时代、拥抱生活的艺术结晶与精神花朵。

  “因形创声,随时造曲,应物无穷。”文艺遵循时代,时代选择文艺;文艺唱响时代精神,时代光耀文艺风采。习近平指出:“反映时代是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广大文艺工作者要把握时代脉搏,承担时代使命,聆听时代声音,勇于回答时代课题。”今日中国,正处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佳时期,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文艺家应担负起历史使命和文化责任,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新貌,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祖国、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助力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