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习中国原创 >  正文

习近平再立全面从严治党新目标

2016-12-26学习中国

  “法者,治之端也。” 党内法规制度是否完善是一个政党成熟程度与执政水平的重要标志。党是一个充满朝气的生命体,有次序、有规矩,才能避祸免灾、生机盎然。党的行稳致远,不仅有赖于理想信念、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与否,而且也有赖于法规制度的完善与否。为“履行好执政兴国的重大历史使命、赢得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胜利、实现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习近平近日就“坚持依法治国与制度治党、依规治党统筹推进、一体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并为全面从严治党再增新目标,他指出:“要按照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部署,认真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意见》,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快补齐党建方面的法规制度短板,力争到建党100周年时形成比较完善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为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的制度保障。”请随“学习中国”小编一起学习。


图为:2016年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一、接力前行永在路上


  党内法规制度建设是一项接力工程,永远在路上,没有终点。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开创性地将法律概念引入党内生活,甚至把党的章程和决议称为法律或法规。列宁在领导俄共过程中,同样非常重视党章的修改与完善,并根据形势任务的需要领导制定了一系列党内法规和法规性决议。中国共产党向来重视纪律制度建设,1921年7月,党的一大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包含了若干属于党章内容的条文。1922年7月,我们党召开二大,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诞生了党史上的第一部党内法规。1938年,毛泽东同志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首次提出了“党内法规”的概念,他提出:“为使党内关系走上正轨,还须制定一种较详细的党内法规,以统一各级领导机关的行动。”1992年,党的十四大将“党内法规”一词正式写入党章。

  1990年7月31日中央发布《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程序暂行条例》,首次对党内法规进行了明确定义:“党内法规是党的中央组织、中央各部门、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制定的用以规范党组织的工作、活动和党员的行为的党内各类规章制度的总称。”2013年5月27日,中央发布《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废止了《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程序暂行条例》,并对“党内法规”的定义进行了完善,指出:“党内法规是党的中央组织以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央各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制定的规范党组织的工作、活动和党员行为的党内规章制度的总称。”

  注重党内法规制度建设,是党的一大政治优势。习近平强调法规制度治党的基础性作用,创造性地把党内法规建设融入到了党的其他建设之中。他要求“建立健全包括刚性的制度约束、严格的制度执行、严厉的惩戒机制在内的立体式、全方位的制度体系”。2012年12月11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正式印发。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制定的第一部重要党内法规。习近平在主持审议时指出:“咱们规定就是规定,不加‘试行’两字,就是要表明一个坚决的态度,表明这个规定是刚性的。”此后,《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陆续施行,成为从源头上狠刹奢侈浪费之风的综合性、基础性党内法规。习近平指出:“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从立规矩开始,首先制定了八项规定,随后陆续出台一系列制度。各级根据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在联系服务群众、规范权力运行等方面制定和修订了一批工作制度和管理制度。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紧,针对干部工作生活的监督制度已基本建立健全,下一步就是要严格执行。”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出台或修订的党内法规50多部,超过现行150多部中央党内法规的1/3。习近平指出:“我们深入研究探索,汲取全党智慧,坚持依规治党和以德治党相统一,坚持高标准和守底线相结合,把从严治党实践成果转化为道德规范和纪律要求,党内法规制度体系更加健全。我们研究依规治党这一重大课题,坚持纪严于法、纪在法前,实现纪法分开,修订廉洁自律准则、党纪处分条例、巡视工作条例等党内重要法规,制定党委(党组)落实从严治党责任的意见。针对干部管理监督中的薄弱环节,我们完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加强‘裸官’管理等规定,推动制度建设与时俱进。”


图为:2015年2月2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专题研讨班在中央党校开班。

习近平在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


  二、补齐短板扎紧笼子

  党的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关联上下左右、涉及方方面面;党内法规制度不可能“一药痊众疾,一方治百病”,需要体系化、全面化,形成没有短板的“木桶”、密度均匀适宜的“笼子”。不同时期应有不同的规矩,不同领域应有不同的规范,不同的人群应有不同规章;与时偕行、因地制宜、因人而异,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习近平指出:“要健全完善制度,以党章为根本遵循,本着于法周延、于事有效的原则,制定新的法规制度,完善已有的法规制度,废止不适应的法规制度,健全党内规则体系,扎紧党纪党规的笼子。”



  要建立新的法规制度。正如木桶效应一样,党内法规制度体系的综合效应也取决于短板。因此,必须以改革创新精神,见短立补。习近平指出:“要完善党内法规制定体制机制,注重党内法规同国家法律的衔接和协调,构建以党章为根本、若干配套党内法规为支撑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提高党内法规执行力。” 党内法规制度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分重点、按步骤推进。2013年5月27日,《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和《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备案》对外发布,为党内法规的“立法”和备案程序规定提供了法规依据。这两部重要党内法规的制定和公布,是推进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重大举措,传递出依法治党的新信息、新思维。2013年11月,党的历史上第一次编制了《中央党内法规制定工作五年规划纲要(2013--2017年)》,这是加强党的制度建设顶层设计的一项战略工程。《纲要》提出,“抓紧制定和修订一批重要党内法规,力争经过5年努力,基本形成涵盖党的建设和党的工作主要领域、适应管党治党需要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框架”。中央政治局2014年8月29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化党的建设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实施方案分别从深化党的组织制度改革、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制度改革、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4个方面,提出了改革的主要任务。

  要完善现有的法规制度。“循法之功,不足以变世;法古之学,不足以制今。”时移则规迁,事易则矩异。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制定颁布了一系列党内法规制度,对于规范党组织工作、活动和党员行为,增强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党内法规制度中存在的不适应、不协调、不衔接、不一致问题日益突出。习近平指出:“这些年来,从中央到地方搞了不少制度性规范,但有的过于原则、缺乏具体的量化标准,形同摆设;有的相互脱节、彼此缺乏衔接和协调配合,形不成系统化的制度链条,产生不了综合效应;有的过于笼统、弹性空间大,牛栏关猫,很多腐败问题不仅没有遏制住,反而愈演愈烈。要把反腐倡廉法规制度的笼子扎细扎密扎牢,必须做到前后衔接、左右联动、上下配套、系统集成。”要按照于法周延的原则修改已有的法规制度,使党内法规制度具有完备性、系统性,实现全覆盖、体系化。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平提出修订1980年制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和2003年12月31日颁布施行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准则》《条例》的修订历时一年多的时间,中央纪委常委会4次审议,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和中央政治局先后审议通过。两者一柔一刚,前者正面倡导、重在立德,指明道德高线,后者开列负面清单、重在立规,划出行为底线,将党的十八大以来关于作风、纪律等方面新要求转化为党内法规,体现了党内法规制度的与时俱进。习近平指出:“新形势下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既要坚持过去行之有效的制度和规定,也要结合新的时代特点与时俱进,拿出新的办法和规定。”



  废止不适应的法规制度。“世易时移,变法宜矣。”以前,党内法规重立轻废、立多废少。一些法规制度存在失效、内部冲突、繁杂不清等问题,制约了党内法规制度体系的效应,有损于党内法规制度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已经到非清不可的地步了。2012年6月,中央发布《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开展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清理工作的意见》,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启动了对党内法规制度的集中清理工作。2013年8月下旬,中央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废止和宣布失效一批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决定》,对162件部分内容同党章和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相抵触、同宪法和法律不一致、明显不适应现实需要、已被新规定涵盖或替代的法规和规范性文件予以废止;对138件调整对象已消失、适用期已过的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宣布失效。2014年11月,第二阶段清理完成。经过两个阶段的清理,共废止322件,宣布失效369件,二者共占总量的58.7%。通过清理,摸清了党内法规制度的家底,有力维护了党内法规制度的协调统一。

  “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法规制度严密无缺、实施有力,党攻无不克;党有良规、国有良法、民有良德,中华民族战无不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