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经济参考 > 经济分析报告 >  正文

从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看中国经济未来走向

2018-01-08和讯网邵宇

当下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正在经历“三高一低”的过程。

第一高:全球主要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历史最高,如果要收缩会怎么样?笔者判断,明年全球流行大拐点就会来临;第二高,主要经济体的杠杆率有史以来最高,现在这个时刻是人类欠债最多的时刻;第三高,美国的股票、房子,已经创下了20年的新高。中国股票估值尚可,但是中国的房价也是历史新高。一低也就是VIX(波动率指数)创新低。

全球经济和我们最相关是人民币汇率,人民币汇率方面,不少人在去年犯了不少错误。今年美元贬值,是因为欧洲的风险降低了。今年欧洲有荷兰大选、法国大选、德国大选,这三次都是主流党派获胜。如果欧元上升,美元就自然回落。自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到了今年又加了一个汇率的逆周期因子,随着美元的下行,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压力已经释放了。

未来社会主要矛盾变化

2017年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商品有一个暴涨的过程,这个周期已经迷惑了很多人,有的人说新的周期来了。其实,这个周期有一些新的东西,比如说产能的去化,但是老的部分如投资、房地产相关的仍然是提升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为什么说它是旧繁荣呢?在于我们的四个关键部门的债务变化。特别注意的是居民部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居民部门债务相对GDP的比重不到20%,但最新的数据已经跳到50%了。还有就是地方政府债务,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最新的数据是33%。所以经济能够平稳下来是因为我们的居民部门和地方政府,一起在过去8年间加了60%的杠杆。由于加了很大杠杆的原因,所以现在还像是旧繁荣。换句话说,我们的接盘侠买了很多的房子。问题是居民部门不断加杠杆,如果不去杠杆的话未来在哪?

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判断,也就是主要矛盾变化。过去提的“落后生产”按照政治经济学原理,一个是生产力,一个是生产关系,主要是来自于供给侧;转折点是在2002年左右,也就是那个时候中国制造的产能进入了全面的过剩,未来怎么样?未来的矛盾从“物质文化需要”转化为“美好生活需要”。这也是需求,需求包含的内容不仅仅是吃饱、穿暖,它需要更高品质的消费体验,包括衣食住行等全方面需求品质的提升。

“不充分”指的是供给不充分,供给不充分相对比较简单。比如说我们的供给不够,不能提供满足需求的产品。我们的产品升级主要针对不充分。什么是不平衡?它涉及分配。中国的主要不平衡,应该是城乡之间不平衡、中东西部不平衡、居民财富分配不平衡。我们整个经济或者整个社会不断在公平和效率之间来回寻找。未来可能偏向追求公平。

三方面

判断未来经济走向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看未来经济的走向呢?我们提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分析框架,通过这个框架了解在新时代捕捉关键的三方面:需求、供给、宏观调控。

首先来自于新的需求。老的需求是投资、消费、进出口,我们提出的新需求是深度城市化带来的新一代投资升级、居民财富分配改善引至的消费升级,以及一带一路引领的新出口新开发。深度城市化是关键,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到未来城市化的核心是城市群,例如包括雄安新区的京津冀区域、粤港澳湾区、杭州湾通州湾的长三角等都是未来决胜的主流战场,将成为深度城市化的典型。未来有将近三亿的人口形成智慧城市、超级城市群的发展。深度城市化的过程,自然就会带来消费升级,形成消费、投资的良性循环。以前中国的出口只是简单的鞋子、袜子、电子商品等,未来有高铁,支付标准、支付系统等出口构建全球化4.0全新竞争格局,这也是一带一路的核心目的。

其次,从供给角度来看,新供给主要是六个方面: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新组织、新制度。老的供给也就是产能过剩,新技术和新产品,主要围绕技术创新,即制造业大量的收购和研发。新业态、新模式、新组织,是指的服务业,就是目前很热的“互联网+”概念,即以消费者的需求为起点,利用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等来进行智能制造与智能生产,这也是制造业与服务业的深度融合。此外还需要有新的制度支撑。财税和货币制度的安排支撑了过去中国快速城市化和房地产的繁荣。十九大提到,特别重点的是建立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后续有很多制度改革期待突破。

最后就是宏观调控的调整。在传统的体系里,宏观调控往往被理解为放水、印钞等。笔者则认为,更为重要的是整个宏观部门的资产负债表面临系统性的再造。三年前提出的杠杆转移的过程,现在基本在按照这个流程在走。杠杆要绝对去的话是非常难的,各大经济体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去杠杆。我们不再是简单地印钞或者放水,而是进行杠杆的稳定,让总体上升速度能够降下来,再进行杠杆的腾挪,让各个宏观部门的杠杆互相调剂,然后在重点部门和区域,例如部分僵尸化的企业和非重点建设区域的地方政府实现局部去杠杆,最终将实现一个比较平衡的资产负债表,就是通过杠杆的转移和修正,来获得一个比较稳定,不会出大的金融风险的一个成长的路径。对杠杆的去化和风险控制,在未来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内,仍然是主流,金融经济框架整体将表现为稳杠杆、移杠杆和去杠杆并行。

(作者系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华曦蕊)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