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资政镜鉴 > 决策参考 >  正文

马洪波:国家公园理念的形成与演变

2018-01-09学习时报网马洪波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构建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完善主体功能区配套制度,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最新定位和要求,意味着国家公园将会逐步取代自然保护区成为我国自然保护地体系的主体。深化认识国家公园这一“舶来”理念的起源与演变,将有助于保证正在开展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沿着正确轨道运行。

国家公园是一个平衡保护与利用关系的产物

在后世关于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创建的叙述和追溯中,总是流传着一个充满着理想主义和利他主义色彩的“创世神话”:1870年9月19日晚,一群探险者围坐在美国怀俄明州黄石地区两条河流汇合处的篝火旁,从保护生态的利他视角,破天荒地提出了将这里整块地盘划出来设立国家公园的设想。其实,创建或持久地保护国家公园,并不是一个理性发展的过程,而是一场不同利益主体相互博弈的政治斗争。最早提出设立黄石国家公园不仅是为了保护这里的自然美景,而且是发现了这些风景奇观中蕴含的巨大商机,同时横穿美国大陆的铁路竣工也使旅游业的发展成为可能。美国国家公园建设其实也走过大量修建道路、旅馆和宿营地,开发旅游景点、吸引大量游客,猎杀野生动物,忽视当地原住民权益等过度开发的弯路,这些自然保护地也曾经沦为商业产品。实际上,在影响国家公园的所有争吵声中,持续时间最长且争论最为激烈的,就是如何在保护与利用之间划出界线。

在经历了对国家公园掠夺式开发的阶段后,美国国家公园组织法等相关立法和执法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保护与开发拉锯式的博弈,人们最终认识到国家公园内的美丽风景是生态旅游业发展的重要基础。同时,不断增长的城市化倾向,使人们越来越多地关注工薪阶层的住房、健康和普遍的福利,城市公园和户外游憩被视为对抗贫民窟、堕落、疾病和绝望情绪的有效手段。所以,国家公园是在人们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对回归大自然的渴求日益旺盛,在保护为主、兼顾利用的原则下创设的一种自然保护地类型。

另外,创建国家公园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强化民族文化认同的重要方式。一个民族国家要把不同的民族团结在一起,有必要培育和鼓励社会性的社会建构,以便让人民共建共享,产生认同感,并把全国“黏合”在一起。这些社会建构包括民族英雄、神话、偶像、庆典、纪念物、艺术(如文学、绘画、电影)、饮食、习俗以及传统。

美国内战结束以后,发展前途呈现一派繁荣景象,全体国民也信心十足,进入美国的黄金时代。随着疆域的拓展,西部发现的这些自然奇景正好弥补了美国的缺陷,即该国缺乏古老城池、贵族传统,以及旧世界成就中其他类似遗留物方面的遗憾。早期欧洲移民来到北美洲后,语言文字是欧洲带来的,宗教信仰是欧洲带来的,境内又没有历史悠久的城市,唯一与欧洲不同的就是西部地区发现的自然美景,而这正是强化美国国家意识的重要依托。所以,国家公园理念向前演进,它所满足的文化需求远远超过环境需求。寻求独特的民族身份,而非所谓“石头的权利”,才是隐含在景观保护后面最原始的推动力。自然吸引物,包括国家公园也履行着民族身份、民族自豪感和民族成就象征的功能。可以说,美国率先建立国家公园,不仅是为了保护自然环境和适度发展旅游业,更是为了在这个新兴国家强化来自世界各地移民对美国的国家认同,增强美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国家意识。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