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资政镜鉴 > 决策参考 >  正文

村务监督委员会:创新和完善基层民主的具体实践机制

2018-02-21学习时报网

采访嘉宾:

李雪勤中央纪委研究室原主任、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客座教授

吴理财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湖北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张新宇浙江省武义县委书记

编者按: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要求建要求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从源头上遏制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促进农村和谐稳定。就《指导意见》 中 的 相 关 问题,我们特约请了相关部门人士、专家、地方领导展开此次三方会谈。

完善乡村治理体系的现实需要

现在全国大多数农村形成了以村党组织为领导核心、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为决策机构、村民委员会为管理执行机构、村务监督委员会为监督机构的村民自治组织体系。这种权力结构使农村基层自治的主体回归村民,使农村基层治理方式发生了深刻变革。

学习时报: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指导意见》,要求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从源头上遏制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促进农村和谐稳定。请您介绍下《指导意见》出台的背景。

李雪勤:村务监督委员会是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重要组织形式。现在全国大多数农村都形成了以村党组织为领导核心、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为决策机构、村民委员会为管理执行机构、村务监督委员会为监督机构的村民自治组织体系,构建起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农村基层自治权力结构。这种权力结构使农村基层自治的主体回归村民,使农村基层治理方式发生了深刻变革。

村务监督委员会最早是2004年6月浙江省武义县后陈村在实践中探索建立的。2005年6月,在后陈村村务监督委员会成立一周年之际,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专程进行了考察,对村务监督委员会这一基层民主监督制度进行了肯定。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改时增加了村务监督委员会这一制度形式,并确定为开展农村基层民主监督工作的法定机构,为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的推广和运用提供了重要法律保证。2017年8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深改组第三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该《指导意见》,要求不断总结经验,完善制度设计,进一步规范监督主体、内容、权限和程序,完善村党组织领导的村民自治机制,切实保障村民群众合法权益和村集体利益,提升乡村治理水平。可以说,《指导意见》的出台,充分体现了党中央进一步发展基层民主、加强基层反腐倡廉建设、促进农村和谐稳定的决心和要求。

吴理财:《指导意见》的出台有以下几个背景。首先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反腐败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农村基层组织延伸。数据显示,5年来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处分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27.8万人。这些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小官贪腐,不仅损害着百姓的切身利益,更侵蚀了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要严肃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此次《指导意见》出台,就是十九大后中央首次专门就打击基层腐败做出的重要部署,也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在基层进行制度反腐的重大举措。

其次,随着城乡融合发展政策的实施和精准扶贫的大力推进,资源下沉、项目下乡成为国家支持农村经济社会建设的重要方式。农村各种经济社会建设项目逐步增多,可调配的资源日益丰富,基层干部在项目的实施和资源的使用上就有了更多用权的机会,当然也就需要更多的监督力量。但是仅靠上级部门对村干部和村庄项目进行直接和经常性的监督,越来越不能适应农村社会事务的发展。所以面对日益繁重的基层监督任务就要求我们挖掘和培育基层社会内部的监督力量,这样不仅可以激活村庄内部监督能量,也可以更有效地减少和遏制基层腐败问题的发生。

再次,乡村振兴战略中治理有效目标的实现要求创新和完善基层民主的具体实践机制。在基层群众自治中,民主选举是基础,而民主监督则是基层民主有效运转的重要保障。在现实中,村级民主监督不能有效实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常设和权威的监督机构。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的完善,就确保村级民主监督特别是日常性监督有具体的组织依托和载体,这将使村务监督更加有力和有效。而只有监督有力,才能激发村庄内部活力,确保乡村振兴目标中治理有效地实现。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